一个穿着短衫武者打扮的人打开门:“你是谁?来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这人谁啊,怎么走到这儿来的?这外面要是没人引路,不都是绕一圈就下去了么。难道说,这人是误打误撞,正好迷路进来的?

    正好,让他留在这儿打杂吧。

    “白一鸣在吗,我是来找他的。”邱明拱拱手。

    “你找一鸣师叔?那你是谁啊?”这人谁啊,不是误入这里?一鸣师叔倒是回来了,不过在闭关呢。

    邱明一听,就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。没想到白一鸣辈分还不小,面前这个人看起来也三十多了,居然是白一鸣的师侄。

    “去跟你们掌门说,岳阳的儿子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就你这样的,也想见我们掌门,你是来找揍的吧?”这人说着就想将邱明推出去,然后教训一番。

    但是他刚一伸手,还没碰到邱明呢,就感觉一股大力撞在他身上,让他整个人都飞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~有人扰乱山门!”

    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,马上就有一些人跑了过来。邱明背着双手迈步进去,这里面的景色也不错,爸妈之前就是生活在这里?

    一个主事模样的人站在邱明面前:“你是谁,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敢来这儿捣乱?”

    “我是岳阳的儿子,叫你们掌门出来,我说几句话就走。奉劝你们最好不要来硬的,否则后悔的一定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或许这里对父母来说也有一份回忆,所以邱明并没有打算把这里砸了。否则他那些灵符扔出来,再用上定海珠什么的,这里最少能拆掉大半。

    主事之人眼角狂跳,这人就是岳阳的儿子?那个将白一鸣废了的人?

    他也是白家的人,自然知道事情原委。那岳阳的儿子实力非凡,白一鸣的实力,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废了,他跟白一鸣的实力也不过就是伯仲之间,可不敢跟邱明动手。

    这人很厉害,但是竟然敢打上山门,这是太小觑他们门派了。上千年的传承,虽然在这个时代,因为天地灵气的关系,可能修为增长很困难,但一些秘术同样还有很大的威力!

    “里面请,我这就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其他弟子都愣愣的看着这人,怎么回事,有人闹事,你身为门派的执事不管,居然还请对方进去?

    到了一个房间,邱明坐下。那主事之人离开,说是去请掌门了。

    白凌天正在密室之中云用秘法,为白一鸣凝聚血丹呢,这时候怎么可能出关?那主事之人想了想,就找了白家另外一位高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岳阳的儿子来了?欺人太甚!”那东西不是让人送过去了么,大家也已经两清,怎么还打上门了?

    怎么,是来为岳阳报仇的?哼,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,想要报仇,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!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觉得欺人太甚。我让他在云海阁等着呢,看他一点防备都没有,要不要找人趁机把他抓住?”

    白凌海一挑眉毛,对啊,岳阳的儿子,比岳阳更厉害,那么肯定有不少当年岳老头的传承。

    他要是带人抓住了,拷问出传承秘法,掌门可能没机会当,但在门派里面的话语权肯定要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那白一鸣这次伤了丹田,虽然白凌天可以用秘法为其凝聚血丹,但可是不能生孩子了!白一鸣的接班人,很有可能就变成他们这一枝儿的!

    “去叫一亮他们几个过来,做好准备,今天咱们就让岳阳的儿子知道,咱们白家的阵法有多厉害!还有,别让其他家知道了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邱明看到一个老者走过来,器宇轩昂的样子。但邱明一看,这人的实力也就一般,老爹现在都能收拾了!

    这就是白一鸣的父亲,这个门派的掌门,也不怎么样啊。

    “岳先生,这次上门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姓邱。这次来呢,就是过来看看,不行吗?”

    不行吗?这句话太嚣张了,白凌海怒气登时就冲到了脑瓜顶。以为你实力很强,就敢来这儿放肆?

    门派的千年传承,可不只是你表面上看到的这些。

    “改姓邱,这是不是数宗忘典啊?不过你们叛逃了门派,也不配姓岳了。那么岳老头那些传承,你还是留下吧。”白凌海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,那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!”邱明正愁没理由动手呢,现在对方主动挑衅,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把这个门派叛徒余孽拿下!”

    忽然跑出来八个人,加上白凌海,一起将邱明围住。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剑,看起来像是一个阵法。

    邱明还是坐在那里,微笑的看着这些人,他正好想看看,这门派的阵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九个人忽然站成一列,邱明发现站在最前面的人气势瞬间暴涨。他一挑眉毛,这算是传功接龙的秘术,有意思。

    白凌海手持宝剑:“现在你就算是求饶也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唰的一剑刺向邱明,他发现那岳阳的儿子竟然没躲,是根本躲不开吧?

    当~

    白凌海脸色一变,不可能!他的剑明明刺中了对方的胸口,这龟壳似的东西哪儿冒出来的,怎么挡得住他的宝剑!

    邱明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刀,依然坐在椅子上,翻手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白凌海慌忙横剑格挡,但他的剑却被一刀斩断了,而他想要后退的时候,却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其他八个白家的弟子都愣住了,白凌海长老一个照面就输了,连右手都被人斩断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紧接着,这八位弟子也都忽然飞出去了,撞翻了许多桌椅。

    邱明将刀再次收起来,依然坐在椅子上:“白掌门,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们,以后小心点,别来惹我,否则我就把这个门派灭了!”

    他说的轻描淡写,但落在白凌海等人的耳朵里,却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人在说什么,要灭了门派?!白凌海掐着断臂伤口,却不敢多说什么,对方的实力,比他想象中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后悔,这件事应该跟其他人商量一下的,或者说找其他家的人出面。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了,我保证以后都不招惹你们。”

    邱明很满意的点点头,什么都没说,只是用力一跺脚,然后脚踩祥云飞走了。白凌海他们慌忙跑出屋子,他们刚出来,屋子就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