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潇洒的离开,外面那个幻阵,还挡不住他。

    等邱明走远了之后,白凌海才在一些晚辈的搀扶下,去疗伤。他走的时候,还看着那地上的石板呢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邱明就不再搭飞机了,而是直接脚踩祥云,飞回了冰城。

    事情解决了,这让邱明心里痛快了许多。那些人聪明的话,就不会再来招惹他们了,邱明也没必要造什么杀业,这对修行不利。

    他也已经展露了一些手段,而且也没打算再回门派,那门派,邱明根本看不上。

    他刚回到宿舍,就看到梁子正拿着一个本子在统计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快点来填个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表?”邱明好奇的接过来,但是看了一眼,就马上递回去,“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没什么艺术天分,这个我当观众就挺好,我鼓掌可是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这可是毕业晚会,一辈子就这么一次,你要会什么就赶紧说,别藏着掖着。”梁子斜眼看着邱明,鼓掌专业的,你还真会说,我还睡觉特长生呢!

    一辈子就一次,这句话打动了邱明。既然要离开学校了,那就留下点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帮我报名吧,魔术。”

    “啥?魔术?你会魔术?这要是报上去,你可就丢人了啊。”毕业晚会,一般都是歌舞,偶尔有个相声、小品就算是好的了,怎么可能有魔术杂技什么的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说会,那老师肯定会给选上,到时候老师一看,你这啥都不会,还不得收拾你啊,这毕业答辩还没开始,毕业证也都没领呢。

    邱明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枚一块钱的硬币,在梁子面前展示了一下,然后手一翻,硬币不见了。

    再一翻,硬币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梁子瞪大眼睛:“我靠,你还真会魔术啊!不过这变硬币是不是太小儿科了,观众肯定看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会变一些大的,你报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这次咱们班可就靠你来争脸了。不对,是咱们院!”梁子大喜,对女朋友可有交代了,他真的找了一个节目,还不是唱歌跳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校老师文婧看着节目单,果然都是歌舞,太单调了。嗯,这还有个小话剧,不管演的怎么样,一定得选上。这个诗朗诵就算了,没人爱看。

    咦?这还有个魔术?表演者邱明,这是谁啊。学校的艺术社团那么多,骨干她也都知道,没听说有叫邱明这个人的啊。

    倒是前段时间听说有个学生的父母出了意外,那个学生好像叫邱明,是不是重名重姓?

    不过这魔术可不好表演,就算是买了一些道具,到了台上一旦出错,那就成笑话了,这个现在她就要审一遍!

    邱明接到电话,什么,现在就要审一遍,不是下周吗?

    但没关系,他什么都不需要准备,因为他表演用的不是魔术手法,甚至不需要那些魔术道具,是那个岛国人给他的启发,他用的是幻术!

    文婧看着邱明,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魔术师啊,不过这个同学的眼神好像能看穿人似的,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,怎么会有这种眼神?

    “你叫邱明?会表演魔术?我说的魔术,可不是那种用两根橡皮筋骗女孩子的那种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笑了笑:“我真要骗女孩子,也不用橡皮筋,我用花。”

    随着邱明的话音刚落,一朵玫瑰花出现在邱明手中。文婧张大了嘴巴,这怎么可能,也没看到邱明甩袖子什么的,花是从哪儿变出来的?

    而且这花在她眼前慢慢开放,她好像还闻到了花香。但是她刚要伸手拿过来看看的时候,却看到邱明双手一拍,那花就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“花呢?你把花藏哪儿了,怎么变没的?”文婧一脸惊诧,变出来的魔术她在网上见过不少,但是变没的可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不能说,老师,你还觉得我不会变魔术吗?”邱明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变大一点的吗?这个太小了,咱们学校的舞台设备一般,后面的同学可看不见。”文婧觉得这个魔术就足够好了,后面同学是看不见,但是前面的校领导肯定都能看见啊。

    每年毕业晚会的时候,那些校领导都是无精打采的,没办法,学生都喜欢一些流行歌曲,校领导都没听过,当然觉得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回有了这个魔术,肯定能让校领导满意。即使这个是毕业晚会,但校领导满意比那些毕业生满意更加重要!

    邱明看着旁边有一个叠起来的旗子,他随手拿过来,盖在了一张椅子上,当旗子抽走的时候,椅子不见了!

    文婧揉了揉眼睛,怎么可能,这是她的办公室,不是布置好的舞台啊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邱明将旗子再次盖上,椅子重新出现,他看向文婧:“老师,这回可以了吧?没什么事,我就先走了,彩排的时候提前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邱明离开之后,文婧马上跑过去将旗子拿过来看了又看,没问题啊,就是运动会上举着的那种旗子。

    再看看那椅子,也没问题啊,她办公室的椅子,每天都能看见的,也不能折叠什么的啊?这魔术到底是怎么变得?!

    这点小手段,对邱明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他也就是玩玩罢了。真要是让他当个魔术师,他是绝对不干的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懒!

    张若蓝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到文婧老师的办公室,敲门进去之后,发现文婧老师似乎有些心不在焉。怎么回事,难道是她们的舞蹈要被毙掉?

    不行,她们准备了很长时间呢,这一定要过关才行!

    伴随着音乐,张若蓝等几个女同学翩翩起舞。可是一直到她们都跳完了,也没听见文婧老师的点评。

    “文老师,我们的舞蹈可以通过吗?”张若蓝此时也没什么信心了,虽然她一直觉得她们跳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啊?我没太注意,要不你们再跳一遍?”

    张若蓝“……”刚才音乐声音那么大,我们跳的那么投入,合着你走神了?!

    “文老师,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?”张若蓝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是还在想刚才那个魔术呢。”

    魔术?到底是什么魔术,表演完了这么久,还能让老师沉浸其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