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神色一凛,转而又笑了:“我来这儿找点药材是真的,想要除掉那条恶龙也是真的。不过我一个人恐力有不逮,让它跑了,杨大哥是否愿意助我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杨大山反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邱明倒不太好回答。他总不能说,刚才要不是我拦着,你儿子就被母猪龙给烧成灰了。估计那样说杨大山不但不会帮他,还会马上翻脸,这是咒人家儿子死呢。

    邱明也没说那些大道理,而是很直白的说道:“那杨大哥要什么,才肯出手?”对方没直接拒绝,那就是有戏。

    杨大山看着邱明:“我看你精气内敛,你应该也是会一些巫术吧?”

    巫术?邱明一脸的诧异,他会道门与佛门的秘术,这些不能叫做巫术吧?而且杨大山说的是也,莫非杨大山会巫术?

    难怪杨大山能够制作机关木龙,这竟是巫术!不过杨大山说这个干什么?

    邱明想了想:“会一点。”

    杨大山将杨七斤拉过来:“你看我这个儿子怎么样,可能传承你的巫术?”

    嘎?

    邱明愣住了,杨大山竟然想让他儿子拜自己为师?邱明虽然修为也不算太弱了,但他还从来没想过收徒弟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根本没教过徒弟,这杨大山难道不怕他教的不好?再说他那些佛门、道门的秘术,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能否学得会啊。

    邱明忽然想到,他的家传功法,好像可以。那主要是锻体的秘术,一些动作配合呼吸吐纳口诀,这跟巫的传闻倒是有些像。

    这杨七斤气血旺盛,还真是一个学他家传功法的好苗子。而且收个徒弟,貌似也挺有意思的。邱明很想看看,他在这个世界收徒,会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套锻体之法,可传与七斤。”

    杨大山大喜:“七斤,还不快过来给你邱家阿叔磕头。”

    邱明无奈,只能解释道:“在我们那,七斤要得到我的传承,那就要拜我为师,也就是说他要喊我师父,亦师亦父。”

    “对,是这个理,你教七斤巫术,七斤就得把你也当成阿爹。”

    七斤虽然不太明白,但是阿爹既然说了,他就过来规规矩矩的跪下来磕头。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邱明发现他不喊停,这孩子好像要一直磕下去。

    他赶紧将七斤扶起来,这孩子也太实诚了。还有杨大山是怎么回事啊,光知道叫儿子磕头,也不知道叫儿子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杨大山也不知道应该磕几个头,这邱家阿弟不是这边的人,他也不知道规矩该是什么样,所以邱明不扶,他是不会喊停的。

    “七斤,从今天开始,你就要跟我学一些动作,等这些都学会了,我再教你一些呼吸吐纳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杨七斤好奇的看着邱明:“阿叔,呃~师父。学这些有什么用啊,有雕刻好玩吗?”

    “七斤,你师父要教你的是巫术,你怎么就知道玩!”杨大山怕邱明不高兴,所以赶紧训斥儿子。

    邱明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:“雕刻很好玩吗?那你会雕刻?”

    “会呀,可是没有阿爹雕刻的好。阿爹雕刻的特别好,就是不愿意教我,因为我拿不稳刀。”杨七斤说到这个的时候,低着头,一脸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跟师父学了之后,你的力气会变大,就能拿稳刀了。再想跟你阿爹学雕刻,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我要学,师父快教我。”杨七斤眼睛变得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邱明有些无奈,合着你想学我的功法,就是为了学雕刻?

    不过杨大山的雕刻可不简单,能雕出一头龙呢,邱明也想学。他的支线任务,可要他自己雕刻出一只机关龙呢。

    但是他现在不太好跟杨大山开口,总不能说我教了你儿子,你也得把看家本领教给我吧?不过他不说,可以让对方主动开口嘛~

    “来,七斤,跟师父学着做几个动作。”

    杨大山赶紧退后两步:“邱家阿弟,我是不是回避一下?”偷学别人的巫术,这可是禁忌。万一惹恼了邱明,他怕对方不教他儿子了。

    邱明十分大方的摆摆手:“不需要。你是七斤的阿爹,你要是愿意,也学没关系,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这样就算杨大山不主动教他机关雕刻术,以后邱明要学杨大山的雕刻机关术,杨大山总不好意思开口拒绝了吧?

    杨大山愣了一下,难道是外面的人跟他们山里人不一样,巫术可以随便传给别人吗?他倒是听说过,之前一些有大巫的寨子,寨子里的孩子都能跟大巫学巫术的。

    杨大山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,他的一身本事,可一直都藏着掖着呢,跟邱家阿弟一比,显得他太小家子气了。

    嗯,这次消灭那个母猪龙,他就多出一些力气吧。

    “师父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没错,你坚持住不动,看看你能坚持多久。”邱明做了第一个动作,发现杨七斤居然马上就做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虽然不是特别难,但邱明记得当初他跟父亲学的时候,可也是花了快一天时间呢。这孩子的天赋,也太好了吧?

    过了快五分钟,杨七斤才开始有些抖,邱明知道到极限了。不过这也让他更加惊讶了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好根骨啊!

    “来,再试试这个动作。”

    每个动作坚持五分钟左右,一直到第六个动作,杨七斤才终于没坚持到五分钟而摔倒了。

    “诶哟,师父,我没力气了。”杨七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休息一会儿,我们再接着学。”邱明感叹,这已经远超他的预期,这孩子比他当年可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杨大山刚开始还觉得没啥呢,但是他在心里模拟了一下,他做这个动作,好像也会有点吃力。

    连续六个动作,一个比一个难,而且这些动作,竟然能够锻炼到身上好多部位,这是战巫的法门啊!

    战巫,那是巫人之中很强大的一支,传闻那些强者,力大无穷,靠着双手就能担山,奔跑的速度奇快无比,跑的最快的妖兽都追不上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,让儿子跟这个邱家阿弟学巫术,真是太明智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