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潭那边发出巨大的动静,杨大山马上带着儿子离开。看起来已经老迈的杨大山,跑起来竟然速度飞快。

    在他背上的杨七斤一直回头看着,师父呢,师父怎么还不回来?

    “阿爹,阿爹,师父回来了!”杨七斤用力的拍着阿爹的肩膀。

    杨大山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只有邱明一个人,这才停下来。他也累坏了,他可不是战巫,身体早已经随着年纪的增长而衰老了。

    邱明从杨大山他们身边落下:“没事,母猪龙没追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到母猪龙了?”杨大山有些惊讶,见到母猪龙,还能跑回来?

    而且他仔细看了看邱明,身上一点伤势都没有,要不是感觉邱明的气息比刚才弱了一些,他也听见了黑龙潭那边的动静,他真怀疑邱明到底去没去黑龙潭。

    “那母猪龙有两下子,看来不太好对付,这回就多仰仗杨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发现,那母猪龙还真是厉害,至少在水下,邱明肯定不是对手。他的灵符、刀法都施展不开,只剩下定海珠这件法宝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定海珠能否对母猪龙造成特别大的伤害,要是母猪龙从黑龙潭出来了,那么邱明倒是可以跟其交手试试,就算赢不了,从容离开总没问题。

    这次母猪龙没追出来,一个原因是邱明飞的确实很快,另外邱明猜测,可能是母猪龙舍不得离开那宝贝太远。

    杨大山听到邱明的话,点点头,他们巫本身就是为了保护村寨而生的,既然这里有恶龙,那么他也愿意帮忙铲除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当初七斤阿姆的过世,也让他很久都没施展巫术了,或许人们已经忘了,曾经他也是响当当的巫!

    “既然要对付母猪龙,那么我们就先不回家了,就在附近村寨,先住下,然后我也做一条龙出来,对付那母猪龙!”

    三人很快走到了附近的村寨,杨大山之前也来过这个寨子,所以跟寨子里的老者认识。

    “陈阿博(阿博,对老人的称呼),我们路过前面那座山的时候,好像听见了怪兽的叫声啊。”杨大山特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年了,又是三年了,肯定是那母猪龙又要出来作怪了。杨木匠,你们快走吧,那母猪龙每三年就会出来一次,兴风作浪。之前这边有多少个寨子啊,如今还剩下几个?而且剩下的,多半是我们这种老弱病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两个孩子,他们的父母就是被母猪龙给吃了,现在剩下他们俩,就靠着我们这些老骨头帮衬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阿博说的很多,那母猪龙变化多端,而且还会吐火,附近的村寨原本联合起来,想要将那母猪龙杀掉,但结果是那些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许多人直接就搬走了,剩下他们这些老家伙,根本没力气走那么远的山路,还怕要耽误其他人,所以就在这继续住下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还有一些人不愿离开,留在了这里。等这段时间过后,村寨的年轻人才会回来,将他们剩下的活人带走,去新建好的村寨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,那些人回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都不在了。

    杨大山看了看那两个孩子,父母都不在了,还只能在这里等死,他内心也被触动了。当初他也是父母双亡,幸好遇见了一位大巫,传他巫术,他才能一步步自己也成长为大巫!

    当初那位大巫就对他说过,巫就是要守护部落族人的。如今又有邱明帮助,他一定要将那头邪恶的猪婆龙杀掉,让村寨的人能够继续活下去!

    “陈阿博,明天我就去砍树,做一条龙,把那个猪婆龙杀掉,你们不用担心,这个村寨能够保住的。”

    陈阿博愣愣的看着杨大山:“杨木匠,你说什么?砍树做一条龙?我知道你的雕工很好,可是你雕刻出来一条龙又不能活,怎么杀掉那猪婆龙?”

    陈阿博转头又看向邱明,难道是这个外乡人有什么本事?可是看起来不像啊,这个外乡人像是一个读书人一样,没什么神奇的地方,而且也太年轻了,脸上都没胡须。

    邱明还不知道,就因为他刮了胡子,就被这大老爷给轻视了。谁说嘴巴没毛,就一定办事不牢?

    邱明伸出右手,在他的手上,忽然冒出一点光,那点光慢慢的拉长,然后变成了一条迷你龙,在他的掌心遨游。

    陈阿博张大了嘴巴,这个年轻人会神术吗?这么说来,他就有希望啊。

    “杨木匠,你需要什么,我叫村里人帮忙。我们这些老家伙,也还有一点力气。”陈阿博果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杨大山看了看,村里剩余的都是老幼病残,能帮什么忙啊。倒是听说村里还有一个铁匠,或许能帮一些忙。

    不过那铁匠也很忙,村里的农具什么的,都靠这个铁匠了。要不是铁匠一条腿瘸了,恐怕也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我自己去砍树吧,你找人帮我准备一些木雕的工具好了。”杨大山叹了口气,这些人能帮什么忙啊。等木头砍好,再找他们来帮忙拖回去吧。

    邱明忽然笑了笑:“杨大哥,我来帮你砍树吧。”砍树,我可是专业的!

    杨大山点点头:“好,明天一早,我们就去山里挑选一下。”这树也不是随便砍就行的,需要挑选年份足够,且长得密实的。

    还有形状、粗细、长短等都需要好好挑选一下。(为什么老四写到这儿感觉怪怪的?难道因为这个世界写的是巫?)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杨大山跟邱明进了山,很快找到了一棵年份足够的冷杉,其他也都符合杨大山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往手心啐了两口,打算拿斧头砍树,一会儿累了,就让邱明来接替他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是从这儿砍对吗?”

    杨大山看邱明要先砍,他还觉得不行呢,砍树也是有诀窍的,要是不会使力气,那可是非常累的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邱明是战巫,或许能比普通人强很多,那他就等邱明累了再接手吧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从这儿砍。”

    杨大山话音刚落,就看见邱明挥起斧子,几下就砍出了很深的凹槽。然后换个方向,又是几斧子,他就听见吱呀的声音。

    什么,树要倒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