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寨的食物并不充足,但还是给他们准备了不少东西。邱明就吃了两个没吃过的果子,尝尝鲜,反正他不吃也没事儿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这杯茶你喝了,能让你不那么疲惫。”

    这茶剩的不多了,不过邱明打算以后再去龙宫弄点。而且天下灵茶又不是只有这一种,他相信自己以后肯定能弄到更好的。

    杨大山喝了一口,就感觉出不同了。这茶确实让他不那么疲惫了,里面的灵气,滋养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邱明,这茶肯定不普通,邱明居然舍得拿出来给他喝。

    邱明眼睁睁看着杨大山将茶水喝干了后,还将茶叶都划拉到嘴里嚼了嚼咽下,还真是不拘小节啊。

    杨大山拿出他的那些工具,邱明扫了一眼,好像都是很普通的工具,不像是法器。但是他随便拿起来一个凿子、小刀,却发现这东西的材料不一般,不是普通的铁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一些比较好的工具,我这不算什么,当年我见过一位大巫,就用一把小刀,可以雕刻出任何他见过的东西。”杨大山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那些,你看,要想雕刻出机关傀儡,首先要选对木材。你看这跟木头,本身就有一些弯曲的地方,正好像是龙。这些枝杈,也能做出龙爪。”

    “砍掉那些枝杈,然后小心的去掉树皮,将表面抛光……你看着龙身体,上面要雕刻出鳞片来,这鳞片上面,要有这样的花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看着像花纹,其实是巫文,有了这个,才能让这机关木龙变得灵活,可以扭动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,每个地方都要雕刻的像。而要想雕刻的像,首先你得见过这种东西。想当年,我就跟族里的大巫见过一条黑龙……”

    杨大山一边动手,一边给邱明讲解。邱明全程什么话都没说,就在那听、在那看。而七斤和那两个孤儿,也在旁边跟着听,跟着看,还帮着递一些工具什么的。

    明明都已经午夜了,但是三个小家伙似乎都没有困的意思,而且还非常的精神,也都在跟着学。

    一直到天快亮了,杨大山才照顾三个小家伙,跟着睡觉了。邱明就盘坐在床上,打坐修炼。

    等他运行完几遍功法的时候,杨大山他们才起来。两个孤儿主动去做饭,杨大山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村寨就是这样,即使是小孩子,也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不可能不劳而获。更何况杨大山打算收养这两个孩子了,就当是自己儿子一样,七斤还不是去帮着烧火了。

    陈阿博白天过来看了一次,发现木龙已经做得七分像了,他也惊叹杨大山的速度。以前只是知道杨木匠的手艺不错,来村寨做过东西,但没想到这么厉害!

    “杨木匠,你这还要多久才能做完?”

    “快了,最多两天时间,就能做好。到时候就去那黑龙潭,将母猪龙灭掉,让村寨不用再受这摧残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到时候我让寨子里的老少都去给你擂鼓助威,我们要亲眼看着那母猪龙被灭掉!”陈阿博敲着拐棍说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母猪龙,他们这村寨还是很好的,周围也不会那么多村寨消失了,他们这儿应该是一个很红火的大部落才对。

    陈阿博兴奋的去跟其他人宣布好消息了,杨大山则在继续雕刻木龙。

    随着杨大山的雕刻进度接近尾声,邱明也越来越惊叹。明明是雕刻的,但却发现看起来跟真龙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邱明也是见过真龙的,不算母猪龙,四海龙族的几个龙太子本体他都见过。如果给邱明一支画笔,那么他能画出来一条龙。

    但是杨大山却用斧子、凿子、刀什么的生生雕刻出一条龙,就连龙须都能看的一清二楚,这种手段,可以称得上是鬼斧神工了!

    “杨阿叔,这就是龙吗?”孤儿小妹妹阿花仰着小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龙。这条龙,可以打败那母猪龙,为你们的阿爹阿姆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木头龙,真的能打过那条母猪龙吗?”孤儿阿宝有些担忧的问道。这木头虽然结实,可是那母猪龙不是会喷火吗,木头龙,能挡得住火?

    “肯定能,因为这是阿爹做的。”杨七斤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杨大山没说话,继续在这雕刻着龙,一点点的完善细节,模样十分的专注。

    到了太阳下山,邱明眼神忽然一变。不对劲,这木头龙颜色怎么变了?明明就应该是木头的暗黄之色,为什么他却看出了绿色、红色、金色等不同的颜色出现在木头龙的不同部位?

    红色的鳍,绿色的鳞片,金色的爪子……这些颜色忽然就出现了,好像有人给上过漆一样。

    邱明看向杨大山,这是用的什么办法?他也一直在这儿看着呢,杨大山绝对没有给木龙上色啊!

    杨大山看出邱明眼中的疑惑,解释道:“这是那些巫文的作用,颜色只是一方面,等做好了之后,这条龙还能吞云吐雾,跟真龙一般无二。”

    那些巫文还有这种效果?邱明开始更加认真的记着那些巫文,这些巫文就像是一个个符箓图案似的,居然有着神奇的力量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当初创造出这些巫文的巫,该是何等的强大,邱明有些憧憬,什么时候,他也能有这么厉害呢?

    巫不愧是上古统治一个时代的存在,手段确实玄妙莫测。只是没想到,最终还是都消失了。甚至就连传承,大部分都断绝了。

    或许也不能说是断绝,邱明总觉得,他家传的功法,有些像是巫族的功法。但这些只是邱明的猜测,没人能够给他解惑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休息一下吧,孩子们把饭做好了,你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杨大山看了看木龙也快完成了,他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。要是他一下子没弄好,那这木龙可就有瑕疵了,必然无法达到他的预期。

    这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道士,手里拎着一条木头鱼:“哈哈哈哈~雕刻一个木龙,试图打败母猪龙,真是可笑啊可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