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~~

    邱明此时就在客房里,通过一只傀儡鼠的视角看着,他让傀儡鼠跟踪蛋生,比他自己跟踪更不容易被发现。

    蛋生也太点背了,你说好好的你钻人家衣服下面干什么?人家一个狐狸,可以钻狗洞,你也行吗?被抓住了吧?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胖厨师身高有一米八,体重绝对超过两百,就算是那个店小二,虽然瘦了一点,也有一百三四十斤,两个人死死的压在上面,加上有衣服阻碍,蛋生一时之间竟然挣不开。

    “放开你?你个狐狸精,还挺狡猾。假装钻进山神庙,结果又从这洞里钻出来,幸好我们出来的快。”小二一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就是,把你抓去送给地保(相当于派出~所的一把手),说不定能得到不少奖赏呢。”胖厨师一边说,一边将衣服的角抓起来打上结。

    “你们抓错人了,我不是狐狸精,我是蛋生。”

    “抓错人?你个狐狸精还以为自己是人呢。管你什么生,先去见地保再说。”小二找到一节树枝,两人穿过衣服的结,用这节树枝抬着蛋生去地保那里。

    邱明看出来了,蛋生其实并不是真的无法挣脱,而是一旦要用力的话,恐怕会伤到那胖厨师和小二,这孩子心还挺善良的。

    在蛋生出生的时候,邱明就发现这孩子气血充盈,灵魂尤其强大。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炼神还虚,炼虚合道,可以说蛋生从出生的时候,就相当于拥有化神的修为了,只是身体稍微弱了点。

    转生之人果然强大,这灵魂就不是一般修士能比得上的,难怪那些转生的仙佛,哪怕并未觉醒前世记忆,修行速度也远超同辈呢。

    很明显,蛋生的前世记忆还未觉醒呢,只能隐隐感觉到什么。既然蛋生说云梦山那边有什么呼唤他,邱明就怀疑,蛋生跟袁公的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蛋生被两人抬到了地保家里,地保正在悠闲的喝酒呢,看到两人抬着东西进来,还以为是来送礼的,带着醉意的脸上写满了得意。

    别看他只是一个地保,只能算是吏,但在这些百姓眼里,他就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。这不,又有人来给他送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这是送的什么啊?”那酒楼每个月都会送给他一些东西,今天还没到月呢,怎么提前送来了,这是知道他昨天去~赌~坊输了钱,来安慰他一下吗?

    懂事,以后肯定不能让人在他们酒楼闹事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一个狐狸。”胖厨师说道。

    “狐狸?这东西倒是不好抓。正好,叫人剥了皮,做成围脖给我夫人。”地保点点头,虽然不是钱,但也不是普通的牛羊肉什么的,算是稀罕物吧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里面是狐狸精,不是普通的狐狸。”小二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嗯?你说什么?这里面是狐狸精,啊,不对,是狐仙?”地保从椅子上起身,赶紧走到他们身边,“你们两个蠢货,狐仙是你们可以得罪的吗?”

    传闻狐仙可都不是独自修行啊,而且一个个法力通天。这个被抓了,就算他们能杀掉,可是其他狐仙的报复怎么办?

    再说了,这两人一副想要奖赏的样子,他上哪去弄赏钱去,县令大人现在因为老太爷生病,正心情不好呢,他可不会去找那晦气。

    “狐仙大人,那两人不懂事,我这就让他们送你回去,你可一定要保佑我升官发财啊。”地保冲着那个打结的衣服躬身下拜。

    蛋生在衣服里面听见外面的话,他一想正好自己找不到云梦山呢,就让他们送自己过去吧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让他们送我到云梦山那边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没有,还不快去?要是没送到地方,我唯你们是问!”地保冲着那二人吼道。

    胖厨师跟小二都觉得今天倒霉透顶了,明明他们抓住了一个偷鸡的狐狸精,结果不但没得到奖赏,反而还被训斥了一顿,现在又要抬着送去云梦山。

    云梦山可是距离这里有好几里路呢,他们两个走着去就够累的了,现在还要抬着一个狐狸精,早知道还不如不抓了呢。

    走了快两个时辰,胖厨师跟小二才走到地方。两人将打结的衣服放下,然后将结解开,就赶紧跑了。一个是他们还要回酒楼,另外他们也怕这狐狸精真要有什么手段报复他们,哪怕是被一个狐狸咬一口,他们也不愿意啊。

    蛋生从衣服里面爬出来,看着远远跑掉的两人身影,他没有追上去,而是忽然看向一棵树的方向。

    从那树后面,走来一个穿着白衫的中年男子。在蛋生身后不远处的草丛里,有一只小老鼠正盯着他们看呢。

    邱明控制着傀儡鼠跟踪,可不敢靠的太近,生怕被袁公发现。而这只傀儡鼠被发现就无所谓了,他随时可以切断联系。

    还好,袁公并未发现傀儡鼠,而是满脸笑容的走向蛋生。看到袁公的样子,邱明心里有蹦出来一个“我草”!

    蛋生出生的时候,脑门上就有一个胎记似的疤痕,像是一个倒扣的月牙。小倩还问过邱明,是不是蛋生从蛋里面钻出来时撞的,为什么邱明不用符水给治疗一下呢。

    邱明却感觉到那月牙形的疤痕里面,似乎蕴含了很强的力量,蛋生肯定是转生之人,邱明猜测那月牙里面可能包含了蛋生前世的记忆或者力量什么的,他没敢动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袁公,邱明发现袁公的脑袋上,有着跟蛋生脑门上一模一样的月牙形疤痕,就连位置都是一样的!

    要说这两人之前没有关系,邱明绝逼不信!就像二郎神如果领着一个三只眼的小孩,孙悟空抱着一个毛脸雷公嘴的小猴子,他们说没关系,别人会相信吗?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,你知道云梦山怎么走吗?”蛋生看着面前的人,总觉得有一种亲切感。

    袁公看着蛋生,一脸的唏嘘:“孩子,你不认识我,可是我认识你。你是从蛋里面生出来的吧,那么你就叫蛋生好了。”

    蛋生好奇的看着袁公:“你还真认识我啊,居然知道我叫蛋生,那你知道我姓什么吗?”

    袁公一脸的懵逼,有人给他弟子先起名字了?还有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