蛋生看着袁公,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姓袁,我叫袁蛋生。”

    袁蛋生?!

    袁公登时脸色大变,他这弟子前世法号丹生,他给弟子起名蛋生,也是取了谐音的意思,同时又隐瞒了弟子转世重生的事儿,避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有人给弟子先起了名,还叫袁蛋生,这难道是知道他弟子的身份了?那他做这一切,岂不是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?

    这不应该啊,他已经拜托了老师帮忙掩盖天机,按说应该没人知道才对,天界那些人,不是都以为他弟子丹生已经死了么。

    他的老师修为虽然不是绝顶,但也有一些手段,否则坐不到如今那个位子。他的老师,就是太白金星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有这么个老师,他如何能做到“秘书阁”的执事位置?如果不是他有这个老师,他偷盗天书下界,并刻在云梦山白云洞,就应该已经被送上斩仙台了,又怎么会只给予如此轻的惩罚?

    难道说,有人盯上了他,那会不会连累到老师身上?

    “蛋生,是谁给你起的名字,谁告诉你叫袁蛋生的?”袁公赶紧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很好的叔叔啊,他救了还是蛋的我,还给我饭吃。他说我是从蛋里面生出来的,所以叫蛋生。我问可不可以跟他姓,他说我是从一个圆圆的蛋里面生出来的,所以就姓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没有人姓圆圈的圆,所以让我姓这个袁,有什么问题吗?”蛋生一边解释,一边还用手比划着将自己的名字写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啊,那看来是他想多了。希望真的是如此吧,要是有人在算计他,甚至算计到他老师头上,那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事已至此,那么就走一步算一步好了,下次上天庭的时候,把这件事跟老师说一下,看看老师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蛋生啊,你找云梦山干什么?”袁公又想起来一个问题,蛋生好像刚才向他打听云梦山来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那里有个仙人洞府,我想过去看看。”蛋生脆生生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云梦山有仙人洞府的事儿,或许很多人都知道了,但是没人上去过,除了那四个狐狸。他一直没去将那四个狐狸抓回来,一个是不能长时间离开白云洞,另外也是想留着给自己的弟子当做历练。

    袁公想了想,蛋生的回答好像没什么问题,或许是他想多了。在这下界,有谁能算计他么,他就算被贬下凡,也还是仙!

    “蛋生,你想去仙人洞府学本事?不过这可不太容易,你平时是找不到那仙人洞府的。我倒是知道一个办法,可以让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云梦山每次升起紫色烟霞的时候,就是那仙人上天庭述职的时候。你顺着这条路上山,走到山顶,就能看到一条树藤。你可以顺着树藤,爬到云梦山的白云洞去。你勇敢一点,抓住树藤就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仙人洞府的石壁上,刻画了一百零八种秘术,你带上纸,去将那些秘术拓印下来,然后赶紧离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通过傀儡鼠听到了这一切,他脑海中有一群羊驼呼啸而过。这里面要是没有猫腻见鬼了,袁公让蛋生去自己那偷印天书秘术啊!

    正常人,谁会让别人到自己的地盘偷东西啊?而且袁公不是被罚看守那些石壁天书么,现在竟然指挥蛋生去偷!

    原本邱明就觉得那通往云梦山白云洞的树藤很奇怪,现在想明白了,或许这树藤就是给蛋生准备的,袁公为了这些,还真是煞费苦心啊!

    袁公又跟蛋生说了一些注意事项,蛋生都用心记下了,他本来就觉得这个伯伯很亲切,现在又对他这么好,真是一个好人啊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,你都记住了吗?一个都不能错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都记住了,谢谢伯伯指点。”蛋生用力点点头。他学会法术之后,一定要报答这个伯伯。

    只是他觉得有些奇怪,为什么这个伯伯自己不去学天书秘术呢,是因为岁数太大了吗?

    “记住就好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说完,袁公就走到树后面,等蛋生到树后面去找的时候,却发现哪儿还有那伯伯的身影啊。

    蛋生挠挠头,怎么就不见了呢?诶,地上还有好大一卷纸啊,是伯伯留下的吗?

    蛋生带着这些纸,迈着步子往山上爬去。邱明则控制着傀儡鼠,远远的跟着。

    袁公回到白云洞,就用秘法联系上了老师,老师马上以天庭的名义,召唤他去天庭述职。

    等蛋生爬到对面那座山顶的时候,香炉上正好生起紫色的烟霞。蛋生也没犹豫,直接顺着树藤就往对面的山爬过去,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一样。

    邱明看到这个场景,感觉好像太巧了一些,这一切,都是袁公安排的没错,但是袁公怎么能确定什么时候上天述职呢?

    莫非,袁公在天界还有人帮忙?邱明想了想,这种可能很大!

    他没让傀儡鼠跟过去,而是在这边等着。如果傀儡鼠再跟进去,被袁公发现,那么傀儡狐狸的事儿可能也会暴~露。

    蛋生进入云梦山白云洞,没管其他的,直接走进白云洞深处,果然看到了石壁上的刻的字。

    他将一张张的纸贴在那石壁上,大小刚刚好。而且根本不需要墨汁,就能将字迹拓印下来。那白衣服的伯伯给他的纸,好像也不凡呢。

    这边一张张的贴上去,然后再走回来,按照顺序一张张的揭下来,正好一百零八张,一张不多,一张不少。

    将纸卷起来,用绳子捆好,背在背上,蛋生头也不回的就跑出白云洞,正好看到那些紫色的烟霞正往香炉里面钻呢。

    等他顺着树藤爬到对面的时候,那紫色的烟霞也消失了,蛋生毫不犹豫的就往山下跑,生怕被那个洞府的仙人抓住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偷东西是不对的,但是他对那法术似乎有一种从心里生出来的渴望,让他根本无法不去白云洞偷天书上的秘术。

    邱明控制着傀儡鼠跟在蛋生的后面,忽然钻入一旁的草丛里,收敛气息。

    “蛋生,你这是成功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