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县让人用锁链锁住蛋生,但是蛋生却变成了一个长条板凳,不过还是被关在了木箱里,送去了知府那里。

    知县当然知道知府收拾不了蛋生,不过大仙他们不是在知府那嘛。蛋生躺在木箱里睡觉,他也如愿的被送去了知府那里。

    邱明从天灵寺出来,很轻松就找到了县衙,却得知狐狸精他们确实来过,但已经去了知府那里。而且蛋生也来过了,同样去了知府那里。

    邱明也不知道知府在哪儿,不过随便找了一个衙役,就知道了方向。脚踩祥云,顺着官道疾驰,很快就找到了押送蛋生的知县。

    邱明在马车前面落下来,知县和那些衙役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怎敢拦住知县老爷的马车!”一个衙役壮着胆子吼道。

    邱明没理会衙役,冲着木箱里喊道:“蛋生,你这么去知府那里,怎么来得及?快点出来,我们一起飞过去。”

    邱明说完,就看到蛋生从木箱里走出来了:“可是我不知道知府衙门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那些衙役都吓坏了,这不是被铁链锁住关在木箱里面了吗,怎么就这么走出来了?不过他们还是尽职的将知县挡在身后,同时都抽出了腰刀。

    不过看他们手都发抖的样子,估计蛋生要是往他们那边走两步,他们能跑的比兔子都快!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但你不会问吗?”邱明翻了个白眼,蛋生是脑子不会转弯吗?知府衙门,又不是什么不能打听的地方。更有可能,蛋生就是懒!

    蛋生就要跟邱明一起走的时候,知县大声喊道:“不许走,你把我爸爸还给我!”

    这么看,知县还算是一个孝子,不过就是有些贪心了。这样的人教训一下是应该的,但是将人家爸爸直接变没了,好像太狠了点。

    “蛋生,你把他爸爸还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蛋生点点头,一挥手,大家就听见木箱子里面有动静,仔细一听,竟然是有人再喊救命。知县赶紧命人将木箱子撬开,里面果然是他爸爸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一县父母官,应该想着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若你还是贪得无厌,肆意滥用手中的权力,那么别说是当官了,你的命我也会收走!”

    邱明说完,脚踩祥云飞走了,蛋生化为一道流光,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知县吓傻了,这是神仙吗?他回去之后,还真是励精图治,将这个县治理的非常好,也在几年之后,升任了知府,这些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邱明跟蛋生一起飞到了州府,很快就找到了府衙。蛋生站在知府衙门口大声吼道:“叫你们知府把狐狸精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大仙他们母子三人来到知府这边,知府果然跟知县一样,也是一个贪婪的家伙。不过这个家伙比知县更加贪婪,不但想要金银财宝,还想要加官进爵,更想将狐媚儿纳为小~妾!

    前面的条件,胡大仙本来想答应的,但是最后一个条件,可不能答应。若是正妻,还能考虑一番,一个小~妾,怎么配得上她女儿?

    听知府说过两天就是皇帝的生日,胡大仙跟狐媚儿对视一眼,狐媚儿看上了皇后的位置。到了皇宫里,狐媚儿有信心得到专宠。

    胡大仙到时候可以当上国师,胡黜则可以当上国舅,他们母子三人,定然能够权倾朝野。有了朝廷的气运作为庇佑,还怕蛋生他们来找麻烦吗?

    知府叫人准备娶妻的事情,但是却不知道,在胡大仙他们心里,已经将他跟死人画上了等号。

    等到下人都离开之后,知府就忍不住想要先跟狐媚儿把事儿办了。但是却发现狐媚儿忽然变成了一张狐狸脸,张开大口,直接将他吞掉!

    狐媚儿用手绢擦拭了一下嘴角,长成这个猪样,也敢对她起歪心思!正好她受的伤还没好,让这个大胖子来帮她补充一点气血。

    胡黜有些遗憾,早说可以吃~人啊,他就先将这个胖子吞掉了。也不知道人的味道,是否比烤鸡好吃。

    “你先留在这儿当知府吧,等我们事成之后,再来接你。还有,记得利用这些人,给我们的仇人找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胡大仙就不相信,那些人还敢对普通百姓下杀手。敢杀一个人,敢杀一群人吗?知府的权力这么大,能管的人太多了!

    胡黜正想留在这儿享受呢,当知府诶,那还不是想吃什么吃什么,想喝什么喝什么,还能有一群娇~妻美妾,想想就流口水啊~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胡黜正在大吃大喝,准备吃饱喝足之后,去宠~幸知府的那些娇~妻美妾的时候,听见有人来汇报,说外面有人闹事。

    胡黜大怒,这不是要坏了他的好心情么,那就亲自审问一下,也享受一下知府审判的权力。不管是谁来闹事,直接让人打板子,打到死!

    胡黜一出来,看到门口的两个人,他的腿肚子就开始打颤,怎么是他们两个,他们两个为何会在一起?

    邱明的恐怖他可还记得呢,母亲跟妹妹两个人都不是对手,他们一家差点都被灭掉啊。而那个叫做蛋生的小孩子,母亲说可能是仙人转世,会好多法术呢。

    一个他都打不过,现在来了两个,他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大胆,见到知府老爷,你们为何不跪!”一个衙役喝道。

    邱明看着面前的“知府”,一脸玩味的笑容:“当知府很有趣吗?任你变化之术不凡,也掩盖不掉你身上的狐臊~味!”

    蛋生猛地反应过来,就说觉得这个知府身上有一股怪味儿呢,原来是狐狸精变得。好哇,小小狐狸精,竟然敢冒充知府。这要是没发现,得害了多少百姓!

    他猛地跳过去,在胡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直接抓住了胡黜的狐狸尾巴,一直青灰色的狐狸,被他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蛋生,小心!”邱明看蛋生竟然将狐狸精的屁股对着脸,赶紧提醒,可惜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蛋生还不知道该小心什么呢,这狐狸精都被他捉住尾巴了,还能咬到他是怎地?可是猛地他闻到了一股恶臭味儿,晃悠了一下,咚的一声晕倒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