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动画片世界出来,邱明自然也就退房了。前台的小姑娘得知邱明不续了,眼神还有些鄙夷。肯定是约X被放了鸽子吧,这人还真是D丝,还以为约的女孩儿真能来呢!

    邱明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当成来约X的渣男了,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啊,房间也没怎么乱,还很干净呢,因为自己没有续房,就被鄙视了?

    以后不来这家快捷酒店了!

    从酒店出来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同学,带着女朋友出来。对方看到邱明也从酒店出出来,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邱明家是冰城的,这离学校不行也就十分钟,为什么邱明会选择住快捷酒店?要是带着女朋友还很正常,可是邱明不是单身吗?

    邱明点个头就走了,留下一头雾水的同学在那继续猜测。

    他想回家一趟,自己炼制出来的丹药,送回去给爸妈服用,多少也能有一些帮助。或许不久之后,他也能炼制出铁拐李给他炼制的这种等级的丹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百川坐在办公室,一脸的烦躁不安。昨晚他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一个岛国人说,三天后要来跟他索命,因为他让人干掉了对方的弟子。

    他仔细想了想,还真让人干掉了一个岛国人,那就是在他的典当行装神弄鬼,且偷走了不少东西的那个川岛藏介。

    记得审问川岛藏介的时候,他说自己老师会帮他报仇的,当时张百川并未在意,不认为川岛藏介的老师能找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但这个梦,让他觉得可能对方真的有什么办法找过来。他当然不会说川岛藏介不是他杀的,是他手下干的。既然是遵照他的指示,那他也要有这个担当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川岛藏介可是没少害人,这点他们都审问出来了,他这样做,也算是为民除害!

    那个岛国老头能给他托梦,就是为了吓唬他,让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。他张百川是谁,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并没有因此而慌乱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一个多月前,这种事儿他当然是去找白先生帮忙解决。但此时白先生已经离开了,或许永远都不会再回来。

    他倒是还跟一些奇人异士有联系,不过能做到这种给人托梦的,可一个都没有。但托梦只能吓唬人,说不定对方只是一个纸老虎呢?

    张百川要马上找到一个能帮他解决这件事的人,哪怕对方没办法来杀他,天天让他这么做噩梦也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要是能找到那个叫玄光的侠盗就好了,又或者找到那个帮助他抓住川岛藏介的人也行,可是这两个他都没有一点线索。

    他曾经以为在冰城没有他张百川找不到的人,如今他就遇上了,还是两个。他从来没想过这两人可能是一个人,毕竟一个帮了他,另外一个偷了他的东西嘛。

    张百川想了想,或许只能去找邱明的父母了。邱明也不普通,但儿子怎么可能有老子厉害嘛。那些高人,哪个是年轻人了?

    上次白先生接一个朋友,是个年轻人,结果两人回头就走了,很明显是受了伤。张百川也有这种印象,那就是嘴巴没毛,办事不牢。

    他抓起桌上的电话:“虎子,准备车,去请一下邱重山夫妇赴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邱重山跟妻子正在家看电视剧呢,两人都是一副居家的打扮,任谁看到这些都看不出,这二人竟然是高手。

    如今儿子如此出息,两人也不再需要每天藏头露面,但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,不太愿意跟其他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邱重山甚至真的在家里开始写小说了,他打算写一本结合传统实体书与网络小说套路的火爆小说出来,目前已经动笔:从前。

    三天了,他就写出来这么两个字。再多一个字,他都写不出来。

    叮咚叮咚~~

    邱重山有些疑惑,他们搬到这里,楼上楼下都还不认识的,儿子有钥匙,谁会按门铃?

    透过猫眼一看,外面站着两个人,手上好像还拿着一张请柬模样的东西,难道说是楼里的哪位邻居家有喜事,要请他们参加婚宴什么的?

    打开门,邱重山看向两人:“你们是?”

    虎哥一伸手,强子就将请柬放在虎哥手上,虎哥再双手托着递给邱重山:“邱先生,我们老板张百川先生,在香格里拉摆了一桌,想请您夫妇赴宴。”

    张百川?难道是冰城那个号称张百亿的大富豪?可是那人他们夫妇根本不认识啊,为什么要请他们?邱重山打开请柬看了一下,上面就说请他们赴宴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们好像不认识张老板,是不是请错人了?”

    如果说开门之前,虎哥还觉得老板有可能请错人,之前也不是没出过这种事儿。但是开门见到邱重山之后,他就觉得老板肯定没请错人。

    邱重山给他一种很大的压力,让他感觉自己可能不是对方一合之敌。他不敢说是什么武林高手,但是寻常三五个壮汉还是能轻松撂倒的,就算是老板那个退役特种~兵的保镖,也没有给他如此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这种压力他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,那就是曾经的白先生,甚至他觉得,邱重山给他的压力要更大!

    他可是见过白先生出手的,在实木桌子上留下一个掌印,一脚踢断一棵树什么的,那在他眼中就已经是无敌的人了,但他就是觉得邱重山更厉害。

    “邱先生,老板没有请错人。您夫妇都是高人,我们老板最喜欢结交这种朋友。对了,我老板的女儿跟令公子是大学同学,她叫张若蓝,或许令公子在二位面前提过。”

    张百川说了,必要的时候,可以点出这层关系。无论如何,也要将邱重山夫妇请来。

    在屋里坐着的谷伴月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,难道说这是儿子女朋友的家长?难怪每次跟那臭小子说找女朋友,他都支支吾吾的呢,原来是找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臭小子还挺有本事啊,居然找了张百亿的女儿。或许在别人眼中,是他们儿子高攀了,但在谷伴月眼中,是张百川他们家捡了便宜。他们若想,财富唾手可得!

    既然对方邀请了,那他们就去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