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刚黑,牛郎又在呼呼大睡,这孩子白天晚上都在睡觉,完全没有其他生活啊。今天晚上他又做梦了,不过这一次出现的不是那个白胡子老头,而是……那头老黄牛!

    “老牛,你怎么跑我梦里来了?”牛郎觉得很有趣,他还从来没梦到过老黄牛呢。

    “牛郎,现在我说的每一句话,你都要牢牢记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牛郎打断金牛星君的话,“老黄牛你怎么会说话!哦,对了,我现在是在做梦呢。”

    金牛星君忍着怒气,老夫是仙官,是星君,怎么就不会说话!这个黄牛,不过就是我的化身罢了。

    “牛郎,我再说一遍,你听我把话说完。我本是天上的金牛星君,你每天看到的老黄牛,不过就是我的一具化身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要返回天庭,所以明天午时三刻你就会发现我死了。你不要悲伤,我并不是真的死了,将来我们还有再见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死之后,你将我的皮剥下来,做成一件披风。披在身上可以让你飞行,还能抵御一些术法兵器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想娶一个仙女么,等到七月初七那天,你就可以披上我皮子制作的,飞到天河边上。那天有七个仙女会去天河洗澡,你记住了,绿色衣裳的那个就是你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让她们看见你,趁她们不注意,你拿起那件绿色的衣裳就赶紧往会跑,她必然会追你……她就不会走了,会做你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体内会有一块牛宝,你也一并取出来吞下,你的嗜睡症也就该好了。要是遇上什么办不到的事情,去找邱明,他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记,切记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牛郎醒过来,跑去了牛棚,看到老牛正站在那里,嘴里还在嚼着什么,似乎完全没有要死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牛郎拍拍脑袋,一个梦,怎么还当真了呢。不过那个梦真的太真实了,他总觉得老黄牛现在像是老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啥的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,他并没有继续去睡觉,而是坐在牛棚前,跟老黄牛聊天。很早的时候,他就觉得自己说的话,老黄牛好像能听懂,这从老黄牛的眼神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觉得昨天的梦是真的,老黄牛好像真的要死了似的。他强忍着困意,一直坐在这里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午时一过,老黄牛就趴在了干草上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等午时三刻的时候,牛郎发现老黄牛的胸口已经不再起伏,老黄牛真的死了!

    邱明正在房间内闭目打坐,同时也关注着牛郎他们那边。忽然感觉一道流光离开,那流光中包裹着一股很强的气息,直入云霄,耳边也传来了牛郎的哭声。

    房门自动打开,邱明走到隔壁院子,看到牛郎正在嚎啕大哭。那模样,就像是死了亲人长辈似的。也确实,这些年老黄牛陪伴牛郎的时间最长,他们之间还很有很深的感情了。

    “邱,邱大哥,老牛,死了~~”

    邱明在这头老黄牛身上,确实再也感受不到灵魂波动了,他拍了拍牛郎的后背:“节哀。他走之前,肯定跟你交代了一些事情吧,你可一定要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牛郎抬头看着邱明,梦中老黄牛跟他说的那些话,闪过脑海,他记得老黄牛说过,如果遇上麻烦,可以找邱明帮忙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老牛说让我剥了他的皮,可是我下不去手啊。”牛郎都哭得快抽抽了,“要不你帮我行不行?”

    前半句邱明还觉得牛郎真是重情重义,对一个寻常人眼中的牲畜,也如此的有感情。但是后半句让邱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去TM的重情重义吧。

    邱明一番手,就取出了自己的宝刀。今天这刀上要沾上金牛星君的血了,还有点小激动,虽然这只是一具化身。

    顺着牛腹切开,邱明很快就将一张完整的牛皮剥下来了。虽然他并不是什么屠夫或者皮匠,但只要小心的控制着刀就行了,反正个别地方带下一些肉也没关系,整张牛皮一点都没破损。

    下刀的时候邱明就发现,这老黄牛的皮还挺硬的,真不知道如果他不帮忙,牛郎怎么才能将皮剥下来。

    等邱明要收起刀的时候,牛郎又开口了:“邱大哥,能不能帮忙将牛宝也取出来?”

    邱明上下打量牛郎,你个小屁孩儿,在现实世界也就上高中,居然就想着大补了?他刚对准了要下刀,牛郎又赶紧说道:“邱大哥,是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这个位置?

    邱明看着牛郎比划的位置,这里不是胆吗?所谓的牛宝,原来是牛黄啊。牛黄也叫丑宝,这里也有人管这个叫牛宝,还得邱明还以为是那东西呢。

    我擦,什么情况,这胆这么大点,里面怎么有这么多的牛黄?

    哪怕是在现实世界,天然牛黄也是价比黄金。更何况这个牛黄还是金牛星君的化身所出,里面蕴含了充足的药力,绝对是炼丹的好材料啊。

    牛郎抓了两个花生豆大小的牛黄用水冲了冲,直接塞进嘴里,邱明都没来得及阻拦。然后就看到牛郎真的跟吃花生豆一样,将那些牛黄都吃了,一颗都没留!

    邱明本来发现这些牛黄还狠高兴,觉得一炉丹药的主药材已经有了,他可以开炉炼制一炉上好的丹药。但眨眼之间,这主药就消失了,被牛郎给生吃了,这个败家玩意儿!

    吃了这些牛黄之后,牛郎没有任何不适。正常人吃一小块牛黄,都会腹泻呢,牛郎不但没有是,反而是变得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感觉肚子里热乎乎的,身上暖洋洋的,居然真的不再打瞌睡了。

    而邱明这时候则看着老黄牛剩下的血肉,发现上面竟没有蕴含什么灵力了。邱明又看了看那张老黄牛的皮,他觉得这可能是金牛星君临走前,为牛郎做的一些准备。

    这头牛身上的精华都集中在牛皮和牛黄上了,现在牛黄被牛郎直接吃了,而牛皮也被剥下来,剩余的血肉牛郎不舍得吃,邱明也不会吃。

    一股灵火飘出来,老黄牛的尸体很快焚烧起来,旁边牛郎死死的盯着老黄牛的尸体,抽动了两下鼻子,留下了哈喇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