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可没真的就不过去了,而是也走到了树林里面,远远的看向天河中的七个女仙,甚至准备拿出来平板电脑记录下这个时刻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很远,但他视力早已经超过常人,可他却看不清对方的面孔,甚至身材都觉得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很明显,那七个女仙用法力遮盖了身体,泡澡的时候还在身上布满一层灵力?

    差评!

    邱明还发现,有个女仙隐隐往这边看了一眼,就又跟其他女仙一起说话,吸引其他女仙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果然,这件事有问题啊!

    牛郎看到邱明,马上抓了衣服就跑,他可不想自己的媳妇被邱明看去,甚至他都没来得及仔细看呢。

    牛郎自认为已经很小心翼翼了,但那些女仙中,还是有人注意到了。邱明也觉得不能再看了,而且确实没啥好看的,还不如看电影呢,一点都不清晰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赶紧走。”牛郎拉着邱明就要走。

    那边七个女仙正在河水里泡着呢,有个女仙问道:“三姐,我们来天河洗澡干什么,也没什么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三姐是想跟七姑姑一样,遇上一个俊俏的姑父呢。”又一个女仙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的七姑姑,也就是七仙女,王母娘娘的女儿,就是在湖边看上了一个穷书生,最终下嫁,这件事当年天庭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呢。

    被叫做三姐的女仙看到牛郎已经拿了衣服离开,大声说道:“这件事不能乱说,大家小点声。我们也回去吧,还要织仙锦呢。”

    其他女仙也想到还有事情要做,于是游到河边,一伸手,自己的衣服就飞过来穿上,起身飞走。

    “诶呀,我的衣服不见了。”一个女仙喊道。

    其他六位女仙很惊讶,不过最惊讶的却是三姐织女。怎么回事,不是说好了来偷我的衣服吗?为何将二姐的衣服也偷走了?

    那个牛郎,竟如此贪心?!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衣服被谁偷走了,刚才我们放衣服的地方,三姐应该是正对着,你没看到吗?”

    织女强自镇定:“你们先回去吧,别耽误了织仙锦的事情。偷衣贼定然是跑向那个方向了,我这就去追。”

    织女身上用灵力幻化出了一套衣服,飞过树林,远远的看到了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织女一脸懵逼,两个人?为什么是两个人!

    其他女仙都先离开了,但是二姐可没走,跟着织女一起追过来,她倒想看看,谁敢偷她们的衣服,是不是还偷看她们洗澡了!

    不管是哪位仙人,定然要禀明王母娘娘,让其受到严厉处罚!

    “三妹,肯定是那两个人,我们赶紧去追!”二姐说着一马当先的飞过去,织女也赶紧追上去,她现在脑子还有些乱呢,这接下来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偷衣贼,别跑!”二姐又羞又怒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追来了,牛郎跟邱明加快了飞行的速度。到了两片云朵的中间,一头扎下去。

    这回两人飞行的速度就快多了,几乎是一条直线的飞回到了家里。而他们刚刚停下一会儿,就有两个女仙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邱明跟牛郎懵逼了,怎么是两个女仙?

    邱明觉得不对劲啊,织女还请了帮手?难道说,织女真的不愿意嫁给牛郎,他全都猜错了?

    牛郎则觉得老黄牛说的不对啊,不是说好了只有穿绿衣服的女仙追上来,然后就可以要求对方做他老婆吗?

    这个红色衣服的是谁,来干什么的?

    两位女仙用法力幻化出来的衣服,也是跟她们原本衣衫的颜色一样。没有特殊功法,肯定是看不穿的。

    “两个偷衣贼,你们是谁门下,敢偷我们的衣服!”二姐怒斥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两个偷衣贼竟然跑到下界来了,以为这样她们就不会追了吗?哼,管你是什么人门下,都要治罪!

    邱明这时候盯着牛郎的手,他终于知道是哪儿出错了,就说他也没偷衣服,为什么会追来两个女仙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别人担心一个人抓不住两个偷衣贼,而是牛郎……偷了两件衣服!

    邱明真想抽牛郎一顿,丫也太贪心了点。就你现在这样,一个女仙当老婆还不够,居然惦记着娶两个。

    咋地,想一个在家织布,另一个拿去集市卖,你就在家当大爷呗?

    看到邱大哥盯着自己的手,牛郎也低下头,这才发现,自己竟然抓着两件衣服。他原本只是想偷那件绿色的啊,怎么不小心将一件红色的也一起偷来了。

    肯定是看到邱大哥在树林里走过来的时候,他一时慌乱,不小心一起抓在了手里,这可咋办?老黄牛没告诉他啊。

    对了,老黄牛说了,如果遇上麻烦事儿,可以找邱大哥帮忙。邱明就看到牛郎盯着他看,一脸怎么办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曹,你TM多偷了一件衣服,现在找我来解决?

    “问你们话呢,装哑巴?”二姐更生气了,怎么,敢偷不敢承认吗?

    “误会,这是一个误会。这位,不如到这边我与你解释一番?”邱明觉得肯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地方,让牛郎先跟织女单独相处,只要那两人对上眼,将这件事定下来,那就好解决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登徒子,想干什么!”二姐大怒,还想将我们姐妹分开,好让你们阴谋得逞,做梦!

    什么登徒子啊,老子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好吧?邱明瞪了牛郎一眼,都是你个坑货!

    “二位,其实是我这个兄弟看上了她,想要与她结为夫妇。”邱明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二姐看向牛郎,一个普通的修士而已。虽然她们姐妹在女仙之中也不入流,但毕竟是仙,就算不会什么厉害的法术,也不是这么一个小修士能配得上的!

    织女也神色复杂的看着牛郎,这就是她那个命中注定的良配?如果用偷衣服来引她相会,这她不会怪罪,但是还偷了二姐的衣服,怎么解释?

    “呸!你们觉得,就这样的修为配得上我三妹吗?而且手段如此下作,料想人品也不怎么样。三妹,我们走,去叫天兵天将来抓他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