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诶呦喂,邱明,我喊你老大行不,你去哪儿了?第一次彩排你就没来,明天还有彩排,你可一定要参加啊。”电话里,梁子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老师说过了,彩排我一次都不参加,保证魔术的机密,这样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,才会更加精彩。”邱明才懒得去彩排呢,早就用这个借口跟老师打好招呼了,老师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梁子,这事儿你不知道?你不是一直说你是这次毕业晚会的导演么。”

    一个学生会的干事,吹得跟学生会主~席似的。现在知道了吧,干事,就是干事儿的。

    “你早说啊,害得我白担心了。你这个节目特别精彩是吧,我可是都帮你吹出去了,校论坛我都发了帖子给你扬名,到时候可别掉链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这就回学校,那天你就瞧好吧。”

    过了两天,毕业晚会终于是开始了,学校的领导也来了几个,一些在校毕业生也都来了,还有许多别的年级的同学,也都来看节目。

    之所以是这样,不是因为毕业生坐不满这个校剧院,而是因为很多人不喜欢来看节目,这才有别的年级同学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些能来表演的其他年级同学,都对这个机会很珍惜,有的是热爱舞台表演,有的则完全是奔着学分来的。还有的目标是钱,学校给的补助不算什么,但是申请奖学金的时候,这个活动可就加分了。

    演出开始了,开头照例是歌曲、舞蹈什么的,还有小合唱,但这种节目,尤其对于校领导来说,其实很无聊。台上唱的歌,他们根本不喜欢听啊。

    有两个校领导干脆都打瞌睡了,但还是要坚持看下去。

    “下面请欣赏魔术——不可思议,表演者:邱明。”

    几个校领导来了精神,刚才报幕的说什么,魔术?这是从市艺术团请来的魔术师?总算有一个稍微能看的节目了。

    等等,出来的怎么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,该不会是学校的学生吧?唉,真是令人失望,一个学生能会什么魔术啊,靠着道具变朵花,变几张扑克牌就不错了,早知道今天就应该找借口不来的。

    邱明站在舞台上,他身上穿着很普通的半袖和短裤,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魔术师应该的着装。不过在同学们的眼中,邱明此时是一身燕尾服,带着高礼帽,一副魔术大师的打扮。

    邱明一挥手,只有一束追光打在他身上,周围都暗了下去。他掌心冒出一团火焰,火焰散去,一朵蓝玫瑰出现在手中。

    邱明直接送给了刚才的女主持人,那个正走下台的女主持人愣了一下,马上眼睛里好像冒出了星星一样,有着惊喜,又有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如果说正面看不到,她在侧面,怎么也没看到邱明拿道具?刚才用的是磷粉吗,为什么没有烟?

    就出场这一手,让许多人顿时来了精神,尤其是许多男同学,一个个眼冒精光。这一手要是学会了,把妹还不是手到擒来啊。

    听听周围女同学的尖叫声吧,没有哪个女同学能够抵挡住这一手!

    校领导们也都像是被忽然赶走了瞌睡虫一样,这一手表演的不错啊,他们坐第一排,离舞台最近,愣是没看清怎么弄的。

    邱明手掌再次摊开,一个嫩芽从他的手心长出来。没错,就是从他的手心长出来的!嫩芽不断的长大,长成花枝,变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许多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花,但也有懂行的人,在后面忽然大叫:“这是昙花!”

    昙花迅速绽放,不过眨眼之间,又开始凋谢。整个花枝也枯萎了,慢慢的化为尘土。

    后面的同学看的不是特别清楚,但是前排的校领导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这是表演的昙花一现啊!

    舞台侧面有两个同学上来,手上抬着一张桌子。这回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,舞台魔术,很少见到半道儿晚上般道具的。而且这怎么看就是一张旧课桌啊,也能作为道具?

    按说这样表演应该是近景魔术的套路,但是学校的条件,可没有大屏幕,后排的同学根本看不清啊。

    很快邱明就让他们知道怎么回事了,一张布盖在了桌子上,大家都仔细的看着。忽然有人发现那布竟然好像被什么东西顶起来了,那模样,像是一个小动物啊。

    桌布被顶开,一只二哈幼犬出现在桌子上,呆萌的看着大家,似乎有点懵,不知道为啥它会出现在这儿。

    汪汪~

    前面的校领导瞪大眼睛,那课桌根本就没有抽屉,小狗是怎么藏住的?这是一只活狗啊,刚才也没听见任何叫声,还真是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邱明微微一笑,用布再次将桌子盖住,连同那只小二哈。这次他双手一直扯着桌布,等大家胃口都被吊起来的时候,他用力抽走桌布。

    不只是小二哈没了,就连桌子都没了!

    这下同学们更是发出惊呼声,校领导怀疑的看着旁边的人,学校的舞台,下面也改造过吗,这改造一个机关,不是要很多钱吗?而且改造舞台,他们每人签过字啊。

    等大家掌声停下,邱明才再次扬起桌布,在桌布落下之后,大家又看见了课桌的形状。这次抽走桌布,课桌又出现了,不过却没有那只小二哈。

    掌声如雷,大家都觉得很精彩。不过这时候邱明又走到了台下,走到校领导的面前:“吴校长,作为一个专业的托儿,你不能光鼓掌,刚才我放在你这儿的彩带给我,一会儿我还要用呢。”

    吴校长摊开双手,一脸懵逼,我什么时候成你的托儿了!其他校领导也都看着吴校长,但是邱明却伸手从吴校长的衬衣口袋里抽出来一条彩带。

    这彩带好像抽不完一样,看地上那些,得有好几米了,这么大一个衬衫口袋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后面许多同学都抻着脖子凑过来看,包括吴校长和他旁边的人,愣是没有一个能看出来怎么变的。

    邱明又表演了两个魔术之后,才在观众依依不舍之下退场,就连校领导都是真心的在鼓掌,吴校长鼓掌最卖力。

    同学们高喊再来一个,让后面一个舞蹈队都快气哭了。我们也准备了很久,还经过了好几次彩排,凭什么你们喊让他再来一个,还说后面的节目不看了?凭什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