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布置好阵法,打开那本书,一直向后翻,金光闪过,书页上显出三个字——白莲教。

    邱明看向四周,他出现在一片树林的边上,不远处能看到一座城。他整理了一下衣帽,随手丢出来一个小木雕。木雕落在地上,化为一匹骏马。跃上马背,前往那座城。

    还没到城门口呢,就看到有个道士正在做法,外面围着不少人,发出阵阵惊呼声。邱明骑马走到旁边,看到里面一个道士正在“捉妖”呢。

    叮咚~

    【发现关键人物崔闵,触发任务。主线任务1:令被崔闵变成猪的弟子云飞恢复人身。主线任务2:击杀巨妖。支线任务1:配合官兵活捉崔闵。】

    【任务完成,会有一定的奖励,完成所有主线任务,可回归现实世界,并进行轮盘抽奖。任务完成度越高,奖品越好。每个世界可触发随机任务,随机任务完成也有奖励。注意,主线任务为必须完成任务,如未完成,则无法回归现实世界。】

    这就是崔闵,那个白莲教创始人徐鸿儒的弟子?邱明看其修为,还算不错。如今也有化神期的修为,不过在邱明眼里可不够看。而且那根本不是在斩妖,分明就是用幻术蒙骗他人敛财。

    这次的任务,看起来很简单啊,邱明也不着急,正好在这个世界探查一番,采集一些药材什么的也好。

    等崔闵表演完了斩妖,许多百姓都让孩子给崔闵跪下,要拜师学艺。在他们看来,学到的可是仙术啊,以后成为仙师,那不是比当状元都有出息!

    邱明这时候走进人群,那些人在邱明还没碰到他们的时候,就觉得有一股力量推着他们让开了。

    崔闵也注意到了邱明,不过他可看不穿邱明的修为,在他眼中,邱明也就是一个普通人,这就是还虚(返虚)的真意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你斩杀了一个作恶的蛇妖,那么你既然已经将蛇妖斩杀了,尸体在哪儿?”邱明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百姓这才反应过来,对啊,斩杀了蛇妖,他们只看到了一些血迹,蛇妖的尸体呢?

    崔闵冷冷的看着邱明,居然敢到他这儿捣乱。他为了让这些百姓掏钱,让那些人送弟子给他使唤,也没少费功夫。

    光是伪装成蛇妖作恶,这就不容易了,这人居然敢来戳穿他。正好,当面斩杀这个人,好让百姓知道,他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!

    “好啊,我说怎么没有尸体呢,原来是化成了人形,居然还敢出现在频道面前!就让贫道收了你,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崔闵这句话掷地有声,手中的宝剑指着邱明,其他人马上都让开了很远,原来这就是那蛇妖幻化的啊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说,刚才他们不知道怎么就给这个人让路了,现在想明白了,肯定是妖术啊!

    邱明看到百姓的表情,摇了摇头,愚昧啊。不过这崔闵倒是有两下子,三言两语就让百姓重新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是蛇妖?要收了我?好啊,我就站在这里,看你怎么收了我。”邱明一挥手,那匹傀儡马化为一个小木雕,落入他手中后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到邱明这一手,旁边的百姓都发出惊呼声。那么大一匹马,是个小木雕幻化的?而且小木雕哪儿去了?

    这到底是仙术,还是妖法?蛇妖,好像没必要骑马吧?

    崔闵瞳孔一缩,这人竟然是一个修士,他怎么看不出对方的修为,难道比他要高许多不成?

    在山西地界,从来没听说有这么厉害的修士啊,这边最厉害的应该就是他了。看来,是外来路过的啊。或许也只是有个傀儡而已,先试探一番。

    “道友如何称呼?或许我们之间还有一些渊源呢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?你我道不同,何来道友一说?”邱明嗤笑道。刚才还栽赃我呢,现在就想论交情了?

    靠着法术赚钱可以有许多种办法,比如去帮助别人做些事情,然后收费,这种糊弄百姓,利用百姓的害怕来赚钱的,那就有些下作了。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,被戳穿了还不赶紧走,居然倒打一耙,邱明肯定是要教训他一下的。

    “我乃白莲教教主徐鸿儒座下弟子,道友不考虑一下吗?”崔闵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徐鸿儒是谁,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百姓一听,都吓坏了。这位是白莲教教主的弟子,白莲教教主那可是真正的仙师啊,据说可以呼风唤雨,撒豆成兵。

    “敢辱我师,你这是找死!”崔闵猛地挥剑刺向邱明。

    邱明微微一笑,抬手就是一张灵符飞出去,正好打中崔闵的胸口。

    崔闵感觉自己好像被千斤巨石撞在胸口一样,整个人飞出去,嘴里噗的一下就喷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他就败了,甚至都无法近身,差距竟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百姓一看两个人动手了,马上四散逃开。不管哪个是真正的仙师,反正他们都惹不起。

    崔闵咬破舌尖,噗的一下喷出一口血,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了。

    邱明一挑眉毛,这妖道还会血遁之术?不过这种秘术虽然速度飞快,但却需要消耗自身精血,看来那崔闵真是被吓怕了。

    不过无所谓,反正邱明也没打算现在就杀了崔闵。他对崔闵的师父徐鸿儒更感兴趣,能够创立一个教派,实力必然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想要找到崔闵,对邱明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,稍微打听了一下,就知道在附近的一座山上,有个道观,崔闵就是那里的观主。

    许多百姓都将孩子送去道观学仙术,不过至今也没听说有谁学成下山的。而且拜师还要交一大笔钱,普通人家的孩子可学不起。

    此时崔闵刚刚回到山上道观,他擦拭掉了嘴角的血迹。今天这件事,必须跟师父汇报。如此厉害的修士出现在这儿,对他们白莲教的发展大业影响太大了。

    崔闵叫弟子打来一盆水,他折了一个草船,放在水上。纵身一跃,竟落入盆中的船上。旁边一个盆,忽然飞起来扣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云飞,一会儿为师要出去一趟,你看好这里,不要让人掀开这个盆。”

    崔闵弟子云飞过来看了看,师父已经不见了,这盆里面,扣着的到底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