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,尤其是对于好奇心重的人来说。你要是不说不让动,或许他还真的懒得动。可你说了不让动,他就特别想动一下。

    此时的云飞就是这样,脑子里两个小人商量,一个说看一下吧,师父不会发现的,另外一个说,好呀好呀。

    于是云飞没忍住,就将盖着的盆子掀开,看到了下面盆子里漂着一只草船。别说,这个草船做的还挺像的,上面还有一个乌篷,里面隐约能看到有个小人在坐着。

    云飞想看看里面小人什么样,就用手抓了一下小船,结果小船晃悠了一下,差点翻了。云飞吓了一跳,赶紧将盆子扣上,希望师父回来不要发现小船湿了。

    崔闵正乘坐小船去找师父徐鸿儒,此时他正在海上,本来无风无浪,但忽然船身似是被一股大力推动,船里面进水了,差点就翻掉。

    崔闵看向天空,定是那看守的弟子云飞动了草船,哼,回去再与他算账!连师父交代的事情都做不好,还想学法术?做梦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崔闵乘坐小舟到了一座岛上,他下船登岛,高声喊道:“弟子崔闵,求见教主。”

    须臾,一个童子走过来:“崔师兄,教主叫你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崔闵拱拱手,跟在童子身后,走进一座大殿。大殿**奉着一个雕像,牌位上写着无生老母,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人,正背对着大殿门口在打坐修行。

    “崔闵,你来干什么,不是叫你多招收一些弟子,壮大势力吗?嗯?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教主,弟子被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修士打伤,那修士还诋毁教主……恳请教主出手,将那猖狂之辈拿下!”

    那青色道袍之人转过身:“你说这人长什么样?可看出其功法来历?”

    “似也是我道门一脉,使用的也是正宗的符箓之术。长相嘛,大概……还有一匹木马傀儡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这枚丹药服下,可令你伤势恢复。还有这个拂尘你拿去,可保你无忧。待为师练成这门秘术,就亲自去将其铲除。记得你的任务,尽量不与官府作对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教主。”崔闵大喜。这可是师父随身的拂尘啊,绝对是好宝贝。有了它,它的实力能提升一半以上,又岂会害怕那个人。

    下次再敢从他面前出现,正好亲手报仇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邱明找到崔闵占据的山,山上有一座很大的道观,比不上龙虎山正一教,但比崂山那边可要大多了。

    山上有几十个弟子,不过邱明看了一圈,竟没有一个是入门的修士,全部都是普通人,干的也都是打杂的活儿。

    有挑水砍柴的,有洗衣做饭的,有放羊喂猪的,有打扫院落的,就是没有一个是在修行的。

    按说崔闵的修为,教出几个化气境的弟子应该很轻松,结果一个都没有。很显然,崔闵根本没有传给弟子道法。

    或许那些弟子就是崔闵用来敛财的,或者是用来给他干活的。崔闵这师父当的舒坦啊,那些打杂的弟子,一个个怎么都傻乎乎的。

    等等,好像有一个不算傻,或者说是傻大胆儿。

    邱明从空中落下,幻术遮盖身影,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到他。不过邱明却看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那就是一个弟子烧了一些水,然后提进一间屋子,不一会儿,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儿出来,手里拿着一颗糖,喜滋滋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师娘,弟子帮你搓搓。”

    “小点声,别让人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后院除了我,师父谁都不让进。小师弟也出去玩了,谁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一些声音就不可描述了,邱明觉得很好笑,崔闵不肯传给弟子修行之法,但想不到自己的妻子竟然会跟弟子私~通吧?

    不一会儿,只见那个弟子出来,一脸的满足,回去继续看守那个扣着的木盆了。又过了一会儿,才看到一个二十余岁的妇人走出来,将水倒掉,也是一脸的春~意。

    崔闵看起来有四五十岁了,妻子才二十余岁。而且崔闵经常要下山去做法,吸引弟子来拜师,也赚取一些钱财,估计这妻子独守空闺,就跟这年岁差不多的弟子勾~搭上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勾~引的谁,这个邱明不知道,但这种事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。

    云飞坐在椅子上,还在回味刚才的事情呢,忽然面前出现一个人。他本能的就要跪下叫师父,却忽然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师父都是一身黄~色的道袍,这人一身青色书生袍,明显不是师父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谁让你到这儿来的,赶紧离开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云飞急了。

    被师父知道有人闯入,那他肯定要受责罚,上次可就有个弟子被师父用鞭子抽了一身伤呢。

    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也没太有底气,毕竟这个人忽然出现,好像跟师父一样,是会法术的啊。

    “你叫云飞?”邱明刚才听崔闵的妻子喊过他的名字,这么说这就是那个要被崔闵变成猪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其实邱明觉得这货被崔闵变成猪杀掉也是活该,不说他是崔闵的弟子,就说他明知道崔闵很厉害,还敢做出这种事,绝对是色胆包天啊!

    “是我,你是谁?赶紧离开,一会儿我师父回来,你可就走不掉了!”云飞赶紧扯起虎皮做大旗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可知道你与你师娘的事儿?”邱明不慌不忙的问道。

    云飞大惊,马上跪下:“大人,这件事可一定不能告诉我师父啊。你要我做什么,我肯定答应,一定别告诉我师父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我不说。我不但不会告诉你师父,如果你师父要杀你,我还会救你一命。这张灵符你拿着,贴身携带,关键时刻能保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云飞有些愣神,这人到底什么意思?他还以为这位是师父的朋友,或者师兄弟呢,看起来好像不是啊。

    等等,人呢?

    云飞茫然的看着四周,人怎么不见了?如果不是手里攥着一张灵符,他都会以为刚才发生的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邱明脚踩祥云离开,嘴里哼着歌谣:“爱上一匹野马,你的头上种满草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