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闵回到家里,看到云飞气就不打一处来,还装出一副认认真真看守的样子,你做了什么当我不知道?

    “云飞,为师不是说过,不准你动盆子,你拿为师的话当耳旁风!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没有啊。我一直认真的看守这里,毫不懈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为师在海上走到半路,船差点都翻了,不是你还有谁!再有下次,别怪为师责罚,出去!”

    云飞低着头出去了,一脸的不服。我哪儿知道那小船居然是你乘坐的啊,你怎么不跟我说呢?你要是教了我这些法术,我不就都明白了么。

    光是拜师就花了那么多钱,还要给你干活。要不是师娘……我早就下山了。

    “崔闵,等你很久了。”邱明忽然出现,笑呵呵的看着崔闵。

    崔闵吓了一跳,这人就在隔壁房间,他竟一点没发觉。若这人要偷袭,他恐怕已经重伤,甚至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来我这儿,今天定然叫你有来无回!”崔闵看着手上师父给的拂尘,又多了几分信心。他的伤势已经在吃了师父给的丹药后好了,不信还打不过这人。

    “若你这山上人人修道,我或许还会忌惮那么一两分,可整座山上就你一个修士,我来这儿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崔闵手中拂尘一甩,那拂尘突然变长,卷向邱明。邱明稍微侧身,闪过拂尘,一拳打向崔闵。

    只见那拂尘转了个弯,继续缠向邱明,这拂尘可比千年树妖的舌头更加的灵活。

    邱明甩手一张灵符打出去,同时再次闪躲拂尘。他没动用兵器,怕一下子就把崔闵收拾了,影响他完成主线任务。

    正好也拿崔闵试试,他不用兵器,只用符箓,能不能收拾了这人。

    崔闵本以为有了师父赐予的法器,可以很轻松收拾了对方,最差也应该不相伯仲吧,为何他感觉对方并未尽全力,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呢?

    那人的灵符种类层出不穷,一下是火球,一下是巨石,一下是冰箭,一下又是雷电,让他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还好师父的拂尘也很神奇,暂时他还不会败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儿,就发现对方已经距离他只有一步远了。这一次邱明没用符箓,而是一拳打向崔闵的胸口。

    崔闵想要躲避,却根本来不及。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拳头砸中他胸口,他不得不马上施展血遁之术。

    邱明看到崔闵喷出一口血,眨眼间就不见了。他并没有追,而是收集了一点崔闵的血液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打了小的,老的该出山了吧?

    抓住崔闵,对方恐怕未必会带自己去找白莲教主。但是徒弟被打了,师父要是不出面,以后那些弟子还能听徐鸿儒这个教主的吗?

    等邱明离开之后,云飞才冒出头看了眼。这不是给他灵符的那个人么,居然将师父都打败了,要是能拜师这位,肯定能学到仙术啊。

    到时候还会怕崔闵么,还用担心他与崔闵老婆的事儿被发现吗?嗯,到时候他还不要这个女人了呢,找个更加年轻漂亮的!

    崔闵又一次血遁逃走,一脸的无奈。怎么可能,他可是拿着师父赐予的法器,为什么还是输了!

    他没脸再去找师父,师父也说过,最近要闭关修行一门秘术,让他不要打扰。对了,可以去找师兄。

    大师兄同样有师父赐予的法器,而且修为比他高很多。甚至他可以多请几个师兄弟,就不信还杀不了那人!

    崔闵不敢回家,取出一张灵符:“娘子,山上可还有陌生人?”他没提自己逃走的事情,那样他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跟你打架那个人?你走之后他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崔闵这才悄悄的回到山上道观,发现那人果然走了之后,松了一口气。不过这口气,他可不会咽下!

    “云飞,你来看着这里,为师要出去一趟。这次记住,蜡烛一定不能熄灭。”

    云飞看着桌上点燃的一根蜡烛,不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用的。不过师父交代了,他暂时也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,还违心的说早去早回,其实巴不得崔闵回不来呢。

    崔闵忽然在云飞面前消失了,云飞坐了一会儿,就忍不住去找师娘了。每次师父出门都要很久,足够他跟师娘温存一下了。

    一颗糖哄小师弟出去玩,他又一次爬上了那张床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他待的时间有点长,小师弟困了,回来敲门之后,他才穿上衣服出来。真是讨厌的小孩儿,自己在外面玩不行吗,非得打扰他们好事,他还打算再来一次呢。

    天黑了就不能在院子里玩吗,没有给你准备灯笼吗?

    回去继续看守蜡烛,因为刚干完“体力活”,云飞感觉很累,不一会儿就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桌上的蜡烛火苗晃动了一下,竟熄灭了。

    崔闵正在连夜赶路,本来头顶一直有一些火光照亮,但火光忽然消失了。今天本就没有月亮,四周黑漆漆的,让他赶路的速度慢了许多。

    哼,明明让云飞照看好蜡烛,这点小事都做不好。原本崔闵以为蜡烛熄灭,很快就会重新点亮呢,但走了快一个时辰,蜡烛还是没有亮,这分明是没把他的交待当回事!

    崔闵抹黑赶路,总算是来到了一座寺庙前。让人通报一声之后,他进入寺庙,见到了他的师兄王涯。

    “崔师弟怎么有空来师兄这里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王师兄,师弟惭愧啊。有人侮辱~师父,我与其争论,结果被那人偷袭打伤。还请师兄出手,与我一起将那歹人诛杀,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崔闵颠倒黑白是一把好手,三言两语,就将责任都推到了邱明身上。而且在他口中,邱明是偷袭才赢的,不是他技不如人。

    王涯想了想点点头:“好,明日正巧刘岩师弟会过来,我与他一同过去助你。我们三人还能结成阵法,定然能够拿下那恶人。”

    崔闵大喜,刘师兄修为也在他之上,他们师兄弟三人,都有师父赐下的法器,这次定然能赢。他这就赶回去,先布置一番。

    邱明通过玄光镜,发现崔闵并没有去找师父,而是找了两个师兄,这让邱明很是不满。打了小的,怎么老的不来呢?

    看来是打的不够狠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