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闵回到道观,看到云飞正坐在椅子上,面前的蜡烛也是亮着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让你看着蜡烛,为什么让蜡烛熄灭了那么久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你看,蜡烛不是亮着么。”云飞争辩道。还好他凌晨醒来,看到蜡烛熄灭后赶紧点上了,这个应该看不出来吧?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,我抹黑走了那么久的路,蜡烛是否亮着我会不知道吗?滚出去,以后你不准进入后院,去喂猪吧!”

    云飞一脸不忿,不就是蜡烛灭了么,那是意外好不好?再说了,我上山这么长时间,你从来没教过我任何一个法术,现在又叫我去喂猪,有你这么当师父的么,逼急了我就下山!

    要是能拜那位大人为师就好了,那位大人肯定会再来的吧,那他现在还不能下山。再说了,他也舍不得那娇娇的小师~娘啊。

    天大亮了,崔闵发现儿子今天竟没起来给他请安,这不对啊,难道说儿子昨天睡得很晚吗?

    崔闵将儿子叫过来,问了一下,得知那云飞竟好几次用糖果将儿子支开,然后在他的房间中待很久。

    至于在干什么,这还用问么。岂有此理,竖子安敢如此!今天定要杀了他,否则难消心头之恨!

    要不是确定这儿子是他的,还要那女人照顾儿子,他会将那女人也一起杀掉!

    崔闵来到猪圈,看到云飞正提着桶喂猪呢。他伸手一推,云飞就跌入猪圈。云飞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却感觉眼前景色变换,他好像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等一等,为什么他想要伸手,看到的却是一个猪蹄?他凑到水槽前,看着自己的影子,大吃一惊,我是猪,我怎么变成一头猪了!

    抬头看到崔闵那狰狞的眼神,云飞想要大声呼救,但发出来的却是猪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今天杀头猪给你们吃,就这头吧,马上带去杀掉!”

    崔闵一脸狞笑,我不但要杀了你,还要让你被别人吃掉,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!

    邱明正透过玄光镜看崔闵呢,发现云飞已经被变成了一头猪,他脚踩祥云,来到了官府门前。

    知府衙门口飞来了一位仙师,马上知府就亲自出来相迎,同时身边还跟着一位道士。

    “贫道马贺贤,见过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邱玄光,见过道友。”邱明还了一礼,这马贺贤的修为不俗,也是炼神境的修士,比崔闵要高上一筹。只是这人为何会在知府的府中,是知府的朋友,还是别的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不知邱道友来这里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报案。”

    马贺贤愣住了,还没听说过修士有来官府报案的呢,确定没说错?

    “前面那座山上有座道观,道观中有一白莲教妖道叫崔闵,是白莲教教主的弟子,经常用一些旁门左道之术惑众。如今更是将其弟子变成猪,打算杀了吃肉,这件事官府不管吗?”

    知府眼睛一亮:“你说那道士是白莲教的妖人?马仙师,还请出手,将其拿下,送去京城审判。”

    现在全国都在抓白莲教的妖道,他先抓住了,可是大功一件啊。若是只有他手下的一些官兵,当然不敢去抓,白莲教的妖法可很厉害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有朝廷的供奉马仙师,看这个邱玄光也是一位仙师,两大仙师联手,何愁抓不住那妖人?合该他立功受奖啊!

    “好,邱道友,不如你我一同前去,也算有个照应。将那妖道拿下,公示之后问斩!”

    邱明也知道为何要公示,这样才能扭转那些愚昧百姓对妖道、对白莲教的信任,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。否则就算没有妖道,白莲教也是一个隐患,没有哪个朝廷能愿意这样的势力壮大的。

    “官府也要派去几个人吧,那山上有许都妖道的弟子,都是凡人,我们不便出手。”

    知府马上说道:“我手书一封,那边县衙会派人协助二位仙师,我在这里恭祝二位仙师马到成功!”

    邱明脚踩祥云在前面飞行,马贺贤架起遁光跟在一旁。马贺贤其实有些疑惑,这邱玄光是何门何派,他竟看不出对方修为深浅。

    这样一位修为高绝的修士,为何之前他从未听过?还好对方也是要灭掉白莲教妖道,大家也算是同道中人。要是这位也是白莲教的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邱道友,你可愿做朝廷的供奉?需要什么修炼资源,皆可由朝廷提供。”路上的时候,马贺贤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马道友好意,我一山野之人,自在惯了。”邱明才没时间当什么供奉呢,就算是给他国师的位置,他也没兴趣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并不是多么的充足,料想不会出现什么顶尖高手。不过也不能不小心提防,所以邱明才会跟马贺贤一道,万一那徐鸿儒还有许多帮手,或者修为真的高绝,也可以借助这些人的帮助。

    邱明拒绝了,这让马贺贤有些失望,推荐一位仙师,他也能多得到一些好处呢。不过既然别人不愿,他又岂能强迫。

    到了县衙,县令接到知府的手书,亲自带着两队官兵上山,邱明和马贺贤自然是先飞过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诶,你说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,师父为什么舍得咱们杀猪吃啊?”平时崔闵对这些弟子很吝啬,这让一些弟子也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“管他呢,反正有肉吃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诶,你们发现云飞师兄去哪儿了吗,怎么今天他被师父派来喂猪,转身就不见了呢?”

    “嘘~~肯定是得罪了师父,你管那么多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只有一个弟子一直盯着猪圈,不对啊,昨天还是七头猪呢,今天怎么就变成八头了呢?云飞师兄今天来喂猪,师父来之后云飞师兄就不见了,师父偏偏还指定他们杀这一头……这个弟子露出了惊恐的眼神!

    云飞看着他被那些师弟绑上,他拼命挣扎,但还是被几个师弟按住了,那明晃晃的杀猪刀已经举起来,难道他真的要当一头猪被杀了吃掉?

    他拼命的呼喊,但喊出来的也不过就是猪的尖叫声而已。

    刀子举起来,用力插向他的脖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