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涯嘴巴张了张,一头栽倒,似是不相信他今天竟这么死了。他操控的那柄飞剑,也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刘岩马上也想逃走,马贺贤迅速飞过去拦住。崔闵再次施展血遁离开,不过这一次,邱明不会在放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邱明取出玄光镜,直接就找到了崔闵的位置,脚踩祥云追过去。

    施展血遁之术离开后,崔闵松了一口气,正打算去师父或者其他师兄那里躲避呢,就看到邱明脚踩祥云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这人怎么能知道他往哪个方向遁走了?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真的能逃掉?前两次邱某不过是故意放你走而已,以为徐鸿儒会为你出头,没想到只来了两条小鱼。看来你在徐鸿儒的心里,真的没什么分量啊。”

    崔闵还想逃,但邱明手中玄光镜一照,一道白光打中崔闵。

    噗~~

    崔闵气息萎靡的躺在地上,这回他连施展血遁之术都做不到了,如果强行催动秘术,那么结果只有一个,就是他的精血耗尽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不但会散功,而且同样还逃不掉。不如现在投降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放了我,我可以将我所学全部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邱明鄙夷的看着崔闵:“你那点旁门左道之术,就没必要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天书上的秘术包罗万象,这些邱明还没学完呢,哪儿还有工夫学别人的秘术。更何况崔闵的秘术,能跟天书上的比吗?

    若是徐鸿儒的,或许邱明还能有那么一点兴趣。

    他走到崔闵面前,掏出几张灵符,贴在崔闵身上,封禁了崔闵的灵力,提着崔闵返回。

    正巧看到刘岩逃向他这个方向,邱明也没客气,直接一刀斩下,刘岩手握王涯的飞剑抵挡,结果飞剑直接被斩断,他也死了。

    “邱道友修为高绝,贫道自愧不如。”马贺贤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感觉有些郝然,自己对付刘岩都差点让对方逃了,看看邱玄光,一个人破了对方的三才阵,斩杀了修为最高的一人,还活捉一人,回来的时候,又是一刀斩杀一人,跟其相比,自己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邱明则觉得有些可惜,这三人的法器都还不错,虽然他用不到,但是可以跟别人交易,或者拿给父母用啊,没想到都被他毁掉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那些官兵也上山了,将崔闵的那些弟子全部抓了,包括了崔闵的老婆孩子。

    邱明把崔闵丢到地上:“这个妖道就交给你们处理了。马道友,我们找个地方喝杯茶?”

    马贺贤求之不得呢,马上就答应了,崔闵看到邱明和马贺贤都没有亲自押解他,这让他很高兴。

    他还有机会脱身,就这些普通人,也能困的住他?哼,这两人太大意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这也是邱明故意的,否则大可以直接废了崔闵,不过那样崔闵就没有价值了,邱明担心徐鸿儒知道后也不会来救。

    现在就不同了,崔闵只是受伤,虽然有点重,但恢复伤势的速度,可比徐鸿儒培养一个化神境高手要快的多。

    “仙师大人,求你收我为徒!”云飞看到邱明要走,马上跪倒在邱明面前。

    邱明瞥了云飞一眼,对其他官兵说道:“这也是那妖道的弟子,一并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云飞傻眼了,他还以为邱明救了他,是因为看他顺眼呢。想着就算不能拜师成功,其他官兵看到他与这位仙师的关系,也不会敢抓他,那么他最少可以从容离开。

    虽然在山上经历了这么多危险,但他也觉得不亏,那师娘可是足够他回味的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都没想到,邱明不但没接受他的拜师,还让官兵将他抓起来。这是为什么,那你为何还要救我?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任务,邱明才不会救这种人呢。跟自己的师娘那啥,不听师父的话,明知对方是妖道还同流合污,这些哪一条邱明都不喜欢。

    邱明救了他的命,让他没被当成猪杀掉就已经够意思了,但这人平时也没少享受崔闵骗来的钱财,山上曾经有人消失,他报官了没有?是非交给官府去判定吧,邱明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邱明就跟马贺贤留在了这座道观,道观中的人全部被带走了,审问过后,才会决定哪些犯了什么罪。

    邱明交代了一句,不要为了功劳而冤枉别人,否则他会让那些人后悔。马贺贤也跟着叮嘱了一句,他是朝廷供奉,比邱明的话更管用。

    “邱道友,这次多亏了你,否则白莲教这个据点壮大,未来恐成隐患。不过你真的打算覆灭白莲教,杀了徐鸿儒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有问题吗?”邱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徐鸿儒是什么修为?可知他有什么法宝?你有把握获胜?”马贺贤看邱明是很厉害,但比徐鸿儒应该还是差一些的。

    邱明看向马贺贤:“这些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他正想了解这些情况呢,这样他对上徐鸿儒的时候,才有更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徐鸿儒修为应该在炼虚境,养了一个独角巨妖,刀剑难伤,不惧法术,十分厉。并且他会许多旁门左道法术,法宝也非常多。”

    炼虚境,这让邱明瞳孔缩了一下。若是寻常的炼虚境,他靠着法宝之力,也不是不能获胜。可这徐鸿儒也有许多法宝,还擅长多种法术,这倒是有些难办了。

    对付徐鸿儒,看来要好好谋划一番。不过他跟龙王都动过手,又岂会怕了这徐鸿儒!

    “马道友,你们这些朝廷供奉,没有人能拦得住徐鸿儒吗?”

    邱明觉得一定有人能拦得住徐鸿儒,否则徐鸿儒早就将这些供奉都收拾了,白莲教又何必躲起来?或者说,马贺贤有些夸大了徐鸿儒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两位前辈可以挡得住徐鸿儒,可却每次都能让徐鸿儒遁走。还好徐鸿儒手下人不多,否则白莲教早就成国~教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能挡住徐鸿儒,邱明就放心多了,这说明徐鸿儒不是不能战胜,那些左道法术,估计也没多厉害。

    “过几天我就去找徐鸿儒,定然将这妖道斩杀!”

    马贺贤怔怔的看着邱明,他哪儿来的自信?这邱玄光虽然厉害,但也就还虚境顶天了,怎么可能是炼虚境的徐鸿儒对手?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讨论了一下对于道法的理解,各自也都有一些收获。虽然马贺贤修为不如邱明,但在一些术法修行上,也有独到之处。当然总的来说,还是马贺贤收获更大。

    二人分开后,马贺贤回到了知府那边,邱明则取出玄光镜,查看崔闵。刚看到镜子中的景象,邱明就马上将玄光镜收起来,脚踩祥云疾驰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