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到单元门口,邱明就闻到了一股尿骚味儿,很冲。这谁啊,喝多了在楼门口撒尿!

    电梯里也有一股味儿,电梯到家门口,邱明闻到了一股更冲的味道,老妈正拿着拖把在门口拖走廊,老爸手里拎着两瓶空气清新剂,正在呲呲的喷着。

    家里的门窗都开着,道具正蹲坐在门口,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爸、妈,这是咱家下水道喷了?”邱明觉得不应该啊,这房子住了一段时间都好好的,下水道用的也都是粗管子,没那么容易堵才对。

    而且只闻到骚味儿,没有臭味儿啊。

    邱重山冷哼一声:“把这条狗赶紧带走,否则不只是楼上楼下,整栋楼都该找到咱们家了。再待几天,恐怕整个小区的人都来找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道具,老爸这意思,是这小家伙弄得?

    “爸,你在开玩笑吧?道具这么小,能尿多少?而且它知道自己去卫生间撒尿啊,你们不是见过?”

    道具这么聪明,怎么会随便拉尿呢?

    “我也纳闷,这小家伙哪儿来的那么多尿。你走之后,它就先在咱们家门口尿了一泡。我寻思带他出去撒尿,好家伙,门口、电梯、楼道口它都要撒尿。”

    “我开始还以为它是不习惯坐电梯,被吓得。第二天我就带它走楼梯,结果每一层它都要尿一次!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牛奶喂多了,就少给它喝,但是这小狗到小区的水池去喝水,然后继续尿!我问宠物医生,说这小家伙是在划地盘呢!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么点的小家伙,还想占多大地盘?你闻闻这楼道里的味儿,现在我跟你~妈都不好意思出门!”

    邱明看向道具:“道具,不是告诉过你,不准随便拉尿吗?我看你小子是欠揍了是吧?”

    道具虽然不会说话,但是肯定能理解许多话的意思了,至少撒尿这件事邱明教过。小区里那么多大狗,你一个小不点儿,也敢四处划地盘?

    而且这才几天啊,就画了一栋楼,这是打算占领整个小区啊!

    道具蹲坐在地上,瞪着小眼睛看着邱明,一副萌萌哒的样子,似乎很无辜,我没在家里撒尿啊。

    谷伴月有些心疼的说:“这么点的小狗,你说它能听懂么。它还小,可能不太懂事,宠物医生不是也说了,这是小狗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,这样它就算出跑出去了,也能顺着味道找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在家住两天,教育教育它。”

    邱重山夫妇都没太当回事儿,这么小的狗你怎么教育?你还真以为,狗能听懂你说的话不成?

    邱明一挥手,一股风吹过,将走廊和屋里的味道都顺着窗户吹出去了:“爸妈,不用打扫了,我带道具到楼下溜达溜达。道具,过来,跟我下楼。”

    道具低着头小跑到邱明脚边,小尾巴玩命的摇摆,雨刷都没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点,别让它再尿电梯里。”邱重山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电梯门关上,道具小鼻子抽动两下,正习惯性的抬起一条腿的时候,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杀气。它抬起头,看到邱明正盯着它,马上将腿蹬了一下,似乎刚才只是想伸伸腿而已,然后给了邱明一个谄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道具高昂着脑袋刚想先走出电梯,但发现邱明没动,它马上又退回来,眼神看着邱明,似乎是在说:老爹你先走。

    邱明走出电梯之后,道具才颠儿颠儿的跟出来,正巧有个哥们带着一条半大的萨摩进来,道具看到之后,顿时汪汪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哟,哥们,你这小哈还挺厉害啊。”牵着萨摩的哥们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你那萨摩不跟它一般见识,否则它早就跑了。”邱明嘴上这么说,心里其实有些得意,因为他看到了那条萨摩害怕的眼神。

    别看道具还小,但就算未来成长的再差,也得是一狗王,看看,现在就有一些狗王的威势了。

    那哥们看到自己的萨摩后退,一脸懵逼。不应该啊,他这条萨摩胆子不小啊,怎么被一条小不点吓成这怂样?

    这感觉,就像是前两天进电梯就发抖一样,难道又发病了?真TM丢人啊,下次就该养一条凶悍一点的狗。

    看到萨摩败退,道具脑袋扬的更高了。小脸上写满了得意,哥就是这个小区的王!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,还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道具马上又变得低眉顺目,好吧,大王是老爹。

    邱明带着道具在小区里面走了一圈,发现一些花草长得格外茂盛。外面倒是没有电梯里那么味儿,不需要他用法术清除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没有,这外面才能撒尿。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在楼里撒尿,那就没有饭吃!要拉屎也要提前打招呼,敢随处乱拉,下场你知道的!”

    旁边路过一个牵着泰迪的妹子:“诶,你是第一次养狗吧?这么小的狗,听不懂你说什么的。得等它大一点,才能稍微懂事一点。不过你也别以为你这条二哈能多聪明,他的名字就已经代表了它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听到妹子这么说,道具不高兴了,啥意思,你是说我蠢?

    “呜~~汪汪汪!”

    “诶呀,这是生气了,喏,这根香肠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道具马上不叫唤了,摇着尾巴将香肠叼起来。这女人肯定是看我长得漂亮可爱,才把好吃的给我的。

    “嗯哼!”

    道具刚要吃呢,就马上将香肠叼着放在了邱明的面前,还用小爪子往前推了推,老爹,要不你先吃?嗯,上面有它的爪印和口水,老爹肯定不会吃的。

    “诶?你这条二哈这么聪明,居然知道好吃的给主人?我的泰迪怎么就不行呢,看到好吃的,吃不完也要藏起来。”女孩儿一脸的郁闷。

    她的那条泰迪都快急的蹦高了,那是我的香肠,你个二哈,赶紧给我送回来!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可能这条是变异的吧。谢谢你的香肠,道具,赶紧谢谢。”

    道具马上站起来双手作揖,小尾巴摇的非常欢快,女孩儿越看越喜欢。要是她的泰迪也这么聪明就可以了,教了那么久,除了吃就知道那啥。

    要不,以后再养一条二哈?不过会不会跟闺蜜家的一样,天天就知道犯二啊。

    女孩儿牵着泰迪走了,道具冲那条泰迪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眼神。跟我比卖萌,你差远了!

    邱明看着地上的香肠,上面有一个狗爪子印,这条心机狗,看来还要好好教育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