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邱明很热情,但孙夷中他们并没有要邱明的法宝什么的,这些东西太珍贵了。每个人也拿了一些东西,比如丹药、丹方、符箓、材料什么的,算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其中那琉璃镜最受欢迎,能把人照的这么清晰,太罕见了,所有人都要了一面,挂在房中。

    门外那两个跪着的人一听说要拜师就得先砍树,转身就走了。跪着他们都觉得累呢,更不要说砍树了。

    瞅瞅那些砍树的弟子,一个个跟老农似的,他们哪儿吃得了这苦啊。再说他们上山的时候还跟邱明一阵显摆,现在得知邱明是亲传弟子,觉得这就是给他们穿小鞋呢,不如赶紧离去。

    其他师兄们先离开了,邱明跟着师父来到房间。

    “玄光,你下山这段时间,可是有什么奇遇?”

    “弟子却有一些奇遇,吃了一些丹药,又经历了不少事情,如今修为才能有这般进步。”邱明说的有些模糊,因为他实在是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曾经邱明只是觉得师父修为高深,那时候他看每一个师兄都觉得修为高深。但如今,那些师兄都已经不如他,可是师父依然给他高深的感觉。

    邱明觉得师父比徐鸿儒还要强一点,但好像强的又不多,大约也是在炼虚境。他之前并没想过,师父竟然如此厉害,这就快要成仙了啊。

    “嗯,有奇遇是好事,如今你也已经到还虚境了吧?记住为师的话,基础要打牢,未来的路才能更顺畅,才能走的更远。”

    刘若拙并没有问邱明奇遇到底是什么,自己弟子得到奇遇,他这个师父只有高兴。只是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,是什么奇遇,能让弟子在短时间内修为暴涨这么多?

    但是他仔细看了一下,邱明的修为并没有不稳的感觉,似乎基础很扎实。这就有些让他想不明白了,什么丹药,能让人进境如此之快,还没有拔苗助长的感觉?

    真的是奇遇吗?不是提前准备好的?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这里还有一些左道法术,师父或可参考一下。”邱明想了想,没有将天书秘术拿出来,而是将左道之书拿出来。

    师父本身就会一些秘术,秘术再多,也只是使用灵力的方法不同而已,灵力的增长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邱明的那些丹药,对师父的灵力增长没啥帮助,更好一些的丹药,他也炼制不出来,毕竟他学习炼丹的时间比较短,又没有专精这项。

    刘若拙没有跟弟子客套,接过来看了两眼,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。这是谁创出的秘术,这些秘术竟可以这么修炼吗?

    这上面记载的修炼之法,对他的法术修行倒是有很大的启发。大道三千,皆可成道。他也不求样样精通,只需要在某一种道上做到精通就足够了,那样他就能真正进入合道境,从而得道成仙。

    “这个对为师很有用,不过暂时不要教给你那些师兄。”旁门左道修行速度很快,他担心那些弟子一味的追求左道之术,反而忽略了功法的修行。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。师父,还有件事请师父原谅,弟子擅自拿走了师父的乾坤八卦壶,里面有一些弟子准备的酒,现还给师父。”

    邱明说这个的时候,有些忐忑不安。这乾坤八卦壶是他抽奖得到的,可很明显这是师父的东西。如果是拿走敌人或者不认识人的东西,邱明没啥心理压力,但是拿走师父珍爱的酒壶,他总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为师平时虽然好喝酒,但也不会经常喝酒。这个乾坤八卦壶,就送与你了。至于你说的好酒,今晚为师尝尝好了。”

    刘若拙绝对不相信乾坤八卦壶是邱明偷走的,这弟子现在或许能做到,但那时候的修为,绝对做不到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为何会在邱明的手中,他也没打算问,当着他面拿出来,这就足够了。而且过不久他就打算闭关,冲击合道境,这乾坤八卦壶,就留给邱明好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一直都是弟子孝敬师父,师父却什么好东西都不给弟子吧?

    邱明抬头看着师父,他一直担心拿出来乾坤八卦壶,会让师父不喜,觉得他手脚不干净。但现在看来,是他多虑了。

    师父是真心对待他们这些弟子,那他也一定更加真心的孝敬师父。既然师父将酒壶送给他了,那么他剩下的那点灵茶,也都给师父留下吧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那些外门不记名弟子看到邱明,一个个也都热情的喊着师兄。他们以为邱明只是返家探亲去了,现在邱明回来,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只是以前有亲传弟子下山历练,回来的时候也没见做这么多菜啊,今天观主好像很高兴。不过管他呢,他们巴不得天天好吃好喝的呢。

    当邱明拿出乾坤八卦壶的时候,孙夷中他们都面露疑惑。不是说这个丢了吗,为何在小师弟手里?

    邱明一挥手,乾坤八卦壶飘起来,先给师父倒上,然后从大师兄开始,每个人都倒上,最后才给自己倒上。

    就这一手控制着酒壶飘起来,让那些外门弟子都惊叹不已,他们更加坚定了要学到真正仙术的想法。

    孙夷中他们也都露出奇怪的表情,为什么他们感觉小师弟的实力,好像超过了他们呢?

    “这是葡萄酒,大家尝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女儿红,真正的十八年陈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五粮液,五种粮食酿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叫杜康,敢以酒神名字命名,滋味不用多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叫二锅头,是一种烈酒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六种酒都给大家尝过之后,所有人都非常满意,甚至那些外门弟子,已经有了醉意。

    最后一种酒,邱明只给师父和各位师兄倒了,至于那些外门弟子就没有份儿了。刘若拙端起酒杯闻了一下,眼睛就是一亮,这竟然是一种灵酒。

    一口下肚,刘若拙闭上眼睛仔细品味。这种灵酒跟丹药一般珍贵,但绝对不是用丹药勾兑的。

    这弟子这次究竟遇上了什么福缘,竟得到了这么多好东西?

    他一直怀疑这弟子是转世之人,这次下山返家,不会就是去前世的洞府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