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若拙说那乾坤八卦壶,他给了邱明,其他弟子也都没有追问。他们也觉得小师弟是绝对不会偷师父的东西,肯定是从外面找回来的。

    一直到很晚,大家才散去。主要是那些苦~逼的外门不记名弟子,明天还要起来砍树,至于邱明他们,只要运功,酒意很快就能散去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孙奉真缠住了邱明。邱师叔给他带的糖太好吃了,可是太少了点,十颗糖,昨天他就吃完了。

    “奉真,糖不能吃太多的。这样吧,师叔给你雕一些小动物陪你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雕出来的小动物?你能雕刻小鸟吗?会飞吗?能不能吃?”孙奉真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他早就想要抓只小鸟玩,但是爹爹不给抓。他也想过养一些小动物,缠着下山的师叔给买回来,但后来就不喜欢了。

    他养了小鸡,结果长大之后,就被烤了;养了小兔子,几个月后被红烧了;养了小鸭,还没长大呢,就被五师叔的丹药给吃死了;养了小鱼,长大之后,就被炖了,这让他很伤心。

    这回邱师叔给他雕刻的小鸟,总不会也被吃了吧?

    “好,那师叔就给你雕刻一只会飞的小鸟,不过可不能吃啊。”这对此时的邱明来说根本不是事儿,又不需要这个小鸟有什么攻击力,能够飞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孩子怎么回事,还问能不能吃,该不会想养大了吃掉吧?他哪儿知道,小奉真养小动物生涯中遇上的那些惨案啊。

    去柴房拿了一块木头,邱明用长刀大概弄出形状,再用小刀快速的雕刻着。孙奉真一只就在旁边看着,嘴里不停的发出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邱师叔太厉害了,这个雕刻的真像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飞起来了,真的飞起来了!”

    邱明笑呵呵的看着孙奉真在院子里追着傀儡鸟跑,还好他的雕工已经很厉害了,否则要是弄出来一个歪头的小鸟,在小奉真心目中的形象肯定坍塌了!

    此时的后山,许多外门弟子还在砍树呢。他们互相加油加气,当初玄光师兄比他们拜师还晚呢,后来就因为树砍得好,就被师父收为亲传弟子了。

    瞅瞅人家,这才多久啊,已经学会了这么多仙术。他们要是努力砍树,说不定也有这一天啊。

    邱明当初一个人疯砍一百棵树的事情,早已经成了他们的谈资,可惜的是,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别说一百棵树,十棵树对许多人来说都难如登天,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些人根本不明白,砍树只是一种考验罢了,刘若拙更看重的是这些弟子的心性。如果心性不能让他满意,偷奸耍滑、患得患失、人前一套、背后一套什么的,那样的弟子哪怕天赋很好,他也绝对不要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才会让邱明他们这些亲传弟子之间关系很好,真正有亲如兄弟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奉真,先别玩了,去读一遍经文,然后才能继续玩。”孙夷中走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邱师叔,这小鸟不会飞走吧?可不能让七师叔抓住吃掉啊。”孙奉真有些舍不得这个小鸟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它会一直陪着你。而且它是木头做的,不能吃。”邱明摇摇头,七师兄这是吃过多少小奉真养的小动物啊,看着孩子担心的样儿。

    孙奉真恋恋不舍的去念经了,这是他每天的任务,必须完成,否则就不能玩。他也知道,只有熟读经文,才能有一天能够跟师叔甚至师爷一样厉害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找我有事?”看到孙夷中站在面前没走,邱明就知道一定是有事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的修为,已经超过我了,看来你这次下山,得到的福缘不小啊。师父这次闭关,要突破到合道境才会出关。我打算下山一趟,道观中遇上什么事儿,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那本左道之书,给了刘若拙很大的启发,这次闭关,有把握突破成功,只是具体要多少时间不确定。

    之前刘若拙闭关,都是孙夷中守护,也代为管理道观的杂事。说起来,孙夷中已经很久都没有下山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看到小师弟的修为,很明显比自己更强,那么他这个大师兄,也不能松懈,他也要下山寻找自己的机缘去。哪怕是多游历一番,对他的修行也有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放心,我这段时间都不会离开,观中事情无需担心。”邱明现在不需要长时间闭关,这次回来,他也打算为众位师兄炼制一些丹药。

    炼丹也是修行,要掌控火候,要随时注意丹炉的变化,这对灵力的控制,是很好的锻炼。而且当初在观中,他也没少受到这些师兄的照顾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奉真你也照看一下,每日督促他读经打坐,切莫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些交给我。对了,大师兄,这些丹药你带在身上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邱明取出几枚丹药,有解毒的,有疗伤的,有恢复灵力的,孙夷中外出,说不定就会遇上什么事儿,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孙夷中也没推辞,带上这些之后,脚踩飞剑离开了。

    大师兄刚走一会儿,二师兄又来了,也是想要下山游历一番。原本大师兄走了,他应该留下的,但现在不是有邱明了么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师兄弟可都知道,如今小师弟修为可是比他们都强,直追师父,他们也都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然后三师兄、四师兄都走了,原本五师兄也想下山呢,但听说邱明过两日要开炉炼丹,马上决定留下,他可是非常喜欢丹道之术的。

    至于六师兄和七师兄,他们上次下山游历就是在半年前,现在倒没着急下山游历,而是选择留在山上。

    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,邱明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也能坐镇上清观。大师兄他们明显是将上清观交给了邱明,这可不只是为师父护法,还包括观中的大大小小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考察那些不记名的外门弟子,在其他亲传弟子遇上问题的时候,帮忙解答等等。往常这都是大师兄和二师兄的活,现在却到了邱明头上。赵道长等几位邱明的师兄,也没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师父当初不就说了,小师弟天赋极佳,那可是灵窍自开的天才,他们哪儿比得上啊。再说了,他们按部就班的修炼《上清大洞真经》,未来一样有机会得道成仙。

    虽然可能花费的时间久一点,但没关系。

    这天邱明让五师兄看着丹炉,他去山下卖柴,顺便采购一些食物,没想到竟遇上了一个邋遢道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