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明渐早上从家出来,推着一个板车,车上有四个大筐,里面装满了新鲜的梨。到了集市上,他将板车放下,开始大声叫卖。

    “梨子,新鲜的梨子,又香又甜的梨子,谁买梨子啊,两文钱就能买一个,消渴生津啊~~”

    邱明刚刚将柴卖给上清观的老顾客,看到有人在卖梨子,打算买回去一些给大家吃。在后山砍树渴了,吃个梨子,比喝一罐水都要解渴。小奉真也喜欢吃水果,再说又不贵。

    他刚走了两步,就停下了脚步。崂山附近,还有其他修士?

    面前有个极其邋遢的道士,破衣烂衫,帽子上也都是洞,身上还有许多尘土。如果不是看对方确实穿的是道袍,且肩膀上背着一个小铁铲,不是蒲扇,邱明都以为这是济公出现了呢。

    他看这人修为不错,已经有化神境了,就算不会太多法术,但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啊。佛门听说过有苦行僧,道门好像甚少听说有如此修行的。

    莫非是遇上了什么难事?那他或许可以帮一把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开口呢,那道士先走到了卖梨的王明渐面前:“这位朋友,贫道路过这里,又饿又渴,能否施舍一个梨子给我吃?”

    王明渐看到这邋遢道士,马上捂住了口鼻:“走开走开,快点走开。”

    这么邋遢的人站在他的摊子前,谁还来买他的梨?再说了,你谁啊,我凭什么白给你一个梨?这卖梨的钱,我还有用呢。

    到邋遢道士一副笑嘻嘻的样子:“别那么吝啬,你这有几百个梨呢,给我吃一个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王明渐不高兴了,你这话怎么说的,我有几百个,就可以给你一个?

    我是来卖梨的,你要一个,他要一个,这集市上来来回回上千人呢,我这梨还能卖出去吗?

    这梨也是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,要浇水、捉虫、施肥、采摘,又从家里推到集市上,我废了这么大劲,凭什么要白给你吃?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是卖梨的,你没钱吃什么梨,赶紧走开。”

    邱明有些疑惑的看着那邋遢道士,怎么也不该混的这么惨吧,身上两个铜板都没有?这肯定不正常,这道士目的似乎不是为了吃梨。

    果然,这邋遢道士也不走,就不停的说要个梨吃,终于是将王明渐惹烦了:“我说你这臭道士好不懂事,就算你是乞丐,也要说一些吉利话才能乞讨。你在这儿挡着我卖梨了知道吗?刚才好几个人,都是因为你而离开了,赶紧滚!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说道:“明渐,你那车上我看有不太好的梨,你拿一个给他,赶紧打发走算了,免得还影响你卖梨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就算是卖不出去,放家里烂了,也不会白给这种人吃!我说你怎么还不滚,非要我动手打你不成?”

    两人在这里大声吵吵,旁边一个店铺的掌柜就让伙计拿了两个铜板出来,赶紧买个梨,将那道士打发走,免得也影响他们店做生意。

    邱明觉得这邋遢道士就像是现实世界那些乞丐一样,明明有手有脚,偏偏堵着你门口讨钱,许多做生意的,不得不拿出几块钱,将人打发走,免得耽误生意。

    但是这邋遢道士有如此修为,应该不止于此,他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邋遢道士从小二手中接过一个梨,大声说道:“我是一方外之人,不会那么小气。我有好梨,请大家品尝。小兄弟,一会儿多拿几个回去吃,肯定又脆又甜。”

    小二摇摇头,这道士估计是得了失心疯,你哪儿来的梨?

    旁边围观的人就说了:“你这道士,你有梨,为何还要找别人要,耽误别人做生意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没有,但是现在有了种子,马上就能种出来梨。”道士举着手中的梨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人都摇摇头,尤其是那个小二还劝说道:“你吃了梨就走吧,这块围了这么多人,万一官差来了,吃亏的肯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道士没说话,大口大口的将梨吃了,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梨核在掌心。他取下肩上的小铁铲,在地上挖了一个坑,梨核扔进去,盖上土,好像真的在种梨树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人相信这道士能够种出来梨树,先不说这块土那么干,种子根本不会发芽,就算能发芽,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来树,又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开花结果呢?

    还什么种出来梨请大家吃,分明就是疯言疯语。

    “有谁能施舍给贫道一点热水,浇上水,梨就能长出来了。我种出梨,请他先吃。”邋遢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茶馆的人好事儿,将一壶泡茶的开水提了过来:“你不是要热水么,热水来了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种出来梨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也是不屑的看着,还对提着水壶的人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。什么种子,遇上开水也得烫死!

    邋遢道士将水壶接过去,真的将冒烟儿的开水都倒在了刚才埋梨核的地方。大家眼见着那土拱起来,伸出两片嫩芽。

    嫩芽快速生长,马上变成一株小树。小树每一个呼吸都在长高,不一会儿,就变成了一棵大树,比所有人见过的梨树都要大。

    邱明眯着眼睛,他还以为这跟他们崂山上清观后山一样,是用秘法催动植物生长呢,原来就是幻术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也能看出来,这邋遢道士的幻术修为不低。越是这样,就越让邱明好奇,这种修为不弱,法术也不弱的修士,为何变得如此狼狈,而且好像是故意找那个卖梨人的茬一样。

    梨树上瞬间开出花,眨眼间又结出了果实,果实在他们眼前迅速长大,变成了一个个黄橙橙的梨子。

    微风吹过,那些围观的人都能闻到梨子的香味儿。而那个邋遢道士,也停止了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邱明觉得这时候应该有音乐才对:我种下一颗种子,终于长出了果实,今天是个伟大日子……

    邱明面色变得更加古怪,这梨子倒不是幻术变化出来的,只是没有人注意到,那个卖梨人此时的车上,早已经没有了梨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