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梨子都长到了树上,正在被围观的人摘下来呢。那邋遢道士一个都没吃,只是摘下来几个,送与了那给他买梨的小二。

    邱明自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上去抢着摘梨吃,而是盯着那道士,他想看看,那道士到底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王明渐也垫着脚看,这邋遢道士还真用一个梨核,种出来一颗梨树啊。难道说,他的梨不是凡品?

    不对啊,这梨又不是第一年挂果,他都卖了好几年了,哪儿会这么神奇?

    许多人都在拼命的摘着梨,吃不下就用衣服兜着,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吃不了兜着走!

    当树上的梨都被摘完之后,邋遢道士再次取下肩上的小铁铲,竟用那把小铁铲,几下子铲断了这棵梨树,轻松抗在肩上,引来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贫道还需要一点钱,正好卖了这节梨木。各位朋友,若是有缘,贫道下次再请你们吃梨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要散开的时候,却突然听见了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:“梨呢,我的梨呢?”

    王明渐看那道士走了,觉得今天恐怕是卖不出去梨了,正打算推着板车回家呢,却发现他的板车上所有的筐都空了。

    梨都没了,他还怎么卖钱?

    他再仔细一瞧,他的板车少了一个把手,断口像是被什么砍断的,难道是那把小铁铲?刚才那邋遢道士砍断的梨树,就是他的车把,而那些人摘走的梨子,也是他车上的!

    “你们快把梨还给我,那是我的,是我的啊~~”

    “明渐,你有功夫在这儿哭嚎,还不如去抓住那个道士,让他赔你的梨钱。咱们这可是崂山附近,那个道士说不定就是崂山上清观的,实在不行,你就去找他们观主告状。”有人出主意。

    尼玛,邱明差点气笑了。崂山附近的道士,就一定是上清观的?他们上清观的弟子,有谁会做这种事?

    邱明忽然消失了,就好像从来没在跟前看这个热闹一样。

    邋遢道士扛着梨树拐了几个巷子,根本没人注意到他。走到一个巷子的角落,他将肩上的梨树扔在地上,变成了一节车把。

    “这次先给你一些教训,下次若还是不思悔改,就别怪贫道不客气……什么人!”

    邋遢道士吓了一跳,他竟没发现,身后有个人跟着。这人跟了他多久,为何他一点都没发觉?而且现在仔细一看,他竟看不透眼前这人。

    这人也穿着一身道袍,莫非是道门修士?他根本看不出对方的深浅,那对方岂不是要高他两个境界以上?!

    他看邱明好像很年轻,但却不敢轻视,说不准就是修行了数十上百年的前辈,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,返老还童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邱明看着面前的邋遢道士:“贫道崂山邱玄光,敢问道友如何称呼,为何要为难那卖梨之人?”

    “可是崂山上清观的师兄?贫道华山柳乘风,家师陈扶摇。”柳乘风有些疑惑,崂山上清观,不是只有大师兄孙葆光修为很高么,这邱玄光是刘师叔何时收的弟子,他以前怎么从未听过?

    对方修为比他高很多,所以他只能开口喊师兄。要是他知道邱明入门比他晚了很久,不知道会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华山陈扶摇?邱明一头雾水,他仔细想了想,好像师父有两个至交好友,其中就有一个在华山修行,姓陈,还曾到过崂山做客,跟师父一起到月亮上喝酒,他那时候也见过。

    只不过扶摇听起来像是道号或者别称,就像有人喊他师父刘华盖一样,陈扶摇到底叫什么,邱明还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乘风师弟。”邱明做出一副好像好像认识对方似的,然后继续问道:“那你为何要为难那个卖梨的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柳乘风就有些生气:“邱师兄有所不知,那个卖梨的平时最为吝啬,别人有困难,他从不帮忙。不只是对陌生人吝啬,哪怕是对亲人也很吝啬,他的本家兄弟找他借钱度日,他都不肯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没钱当然没什么,可他有钱去赌,有钱去喝花酒,这样的人不应该教训一番吗?更何况,她的妻子也希望他能悔改,否则家里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被柳乘风的“道理”惊呆了,首先这些在这个时代也不犯法,当然确实非常讨厌,甚至有些背德。

    “乘风师弟,那你收了他的梨,毁了他的板车,就算给他教训了?你这么做,他只会恨你,可能劝其悔改?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将他的梨分给了别人,他家人的生活怎么办?你这样除了让他损失了一笔钱,并且开始讨厌道士以外,还能有什么作用?他的妻子会感谢你?多半也是一起怨恨你。”

    柳乘风一脸不解:“他下次遇上乞讨或者其他需要帮助的人,难道还敢吝啬吗?他还有钱去喝花酒,去赌吗?”

    “或许他下次遇上乞讨的道士,第一反应就是抓去见官,又或者转身就跑。这种人若是没钱,还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儿呢。”邱明摇摇头,柳乘风对人心还是不了解啊。

    邱明觉得柳乘风的行事手段,有些像是济公。总是用一些比较偏激的手段,给他人教训,但是这样真的能度人吗?就不能用一些更好的办法?

    “那依邱师兄,应该如何解决?”柳乘风有些不服,你行你来啊。

    “臭道士,可让我逮着你了。你陪我的车,陪我的梨!”王明渐从巷子口冒出来,一边跑过来,一边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邱明冲着柳乘风摆摆手,示意他来解决。导人向善嘛,多简单,你要以理服人啊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代他赔给你的梨和车的钱,你看看够不够?他不过是想告诉你,做人不要太吝啬,遇上能帮助一把的人,还是要帮一把,说不定就能得到善报……”

    王明渐一把夺过邱明手里的元宝:“少给我扯那些没用的,梨是我种的,我愿意给谁就给谁,不给还就成了我的错?别人有困难,凭什么我就要帮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两个道士就是一伙的,仗着会一些法术,就敢戏弄我。你这么有钱,为何不施舍我一些?该不会你俩都是崂山上的道士吧?原本还以为崂山上的都是仙师呢,原来都是这种骗子,呸!”

    邱明深吸两口气,他现在很想对柳乘风说:去TM的以理服人,给我削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