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真想一走了之,这种人太气人了。可是他不能,不只是因为柳乘风在后边看着,还因为他忽然接到了任务。

    叮咚~

    【随机任务:度化王明渐,让其戒掉嫖~赌。任务完成,奖励随时进入本世界的权力。】

    这个随机任务,邱明一定要完成。这个世界比《三个和尚》的世界灵气要充足的多,更加适合他修行。而且这个世界有着一个让他有归属感的门派,崂山上清观,甚至他还没来得及好好探查一下这个世界呢。

    邱明看着王明渐:“从今天开始,你逢赌必输。若你去喝花酒,必然会染病,除非你戒掉这些,并多做善事。”

    “诶呀,你个臭道士,还敢咒我?你等着,我这就去报官,让他们把你们都抓起来!”

    王明渐离开了,柳乘风弱弱的说道:“邱师兄,好像你的劝说也没什么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乘风师弟,到了这儿,不如就随我回上清观小住几日,看我怎么让他悔改的!”邱明岔开话题,这个柳乘风,真不会聊天。

    哼,今天哥们儿就跟你王明渐卯上了,不把你这些臭毛病强制纠正过来,哥们儿名字就倒着写!

    邱明采购了一些吃穿用度后,带着柳乘风一起回到道观。刚一到崂山脚下,柳乘风就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崂山竟然被一个阵法笼罩着,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阵法,但这么大的阵法,布置起来肯定消耗很大,崂山什么时候如此富有了?

    邱明去看了看丹炉,没什么问题,暂时保持炉火就好了,还需要十几天,才会变换火焰,然后又需要十几天,才能真正成丹,这些有五师兄看着就行。

    将柳乘风介绍给其他师兄之后,邱明让其他师兄招待,他要看看王明渐的“改造”进度。

    取出玄光镜,镜面闪了一下,露出王明渐的样子。此时他正跟几个朋友,在翠红楼喝花酒呢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,今天不是一个道士,是两个,看到我要报官,马上就赔了我钱。哈哈哈,我以为得卖好几天的梨,一下子就卖完了,还多赚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看到这场景还真让人生气啊。有些时候,济公他们的手段,还是很好用的。邱明这次,就打算学一下,让其不得不“真心悔改”!

    王明渐的身边,忽然多了一个女人,一个别人是看不见的女人,或者说是女鬼。小倩随手在王明渐身上点了一下,度过去一丝鬼气。

    “诶,诶,你快给我挠挠后背。”王明渐正搂着粉头调笑呢,忽然感觉身上有些痒。

    他让粉头给他挠了两下,结果越挠越痒,这种痒太难受了,根本忍不住。脱掉衣服一看,身上起了好多红点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喝花酒的朋友马上起身逃了,就连那些妓~女也都起身逃离,一边跑他们还一边惊恐的喊着:“快离他远点,定然是得了瘟病!”

    王明渐也吓傻了,瘟病,他怎么可能得那种病?要真是如此,他会不会死啊。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了那给他钱的道士说的话,他要去喝花酒,必会染病!

    难道说,那道士真会诅咒不成?不可能,一定是巧合,找个大夫看看就能好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快去给我请个大夫。”王明渐回到家里,就冲着妻子喊道。

    大夫看到王明渐的样子,装模作样的用悬丝诊脉之后,就开了一些清毒的方子,快步离开了。要知道这位病人的情况是这样,他根本不会上门诊治,得赶紧回家用藿香什么的洗洗澡。

    看到大夫的样子,王明渐有些绝望,没想到他的妻子见到他这样,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还细心的照顾他。

    “秀儿,你明天去崂山上清观,给我求一张灵符,听说那山上有仙师,符水可以治百病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的妻子其实已经知道这是小倩的搞的鬼,小倩一点都没有隐瞒,直接告诉了她。她对小倩此举也是支持的,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丈夫出去喝花酒呢?

    更何况小倩还说可以让她丈夫戒掉赌这个恶习,她当然是非常高兴。要是王明渐不赌,不去喝花酒,就凭家里的果园,日子比现在好过多少倍呢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是她以为小倩是仙女。要是知道小倩是女鬼,还不早就去找人来捉鬼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相公,仙师说了,你这种病,符水治不了,必须要做善事,才能好转。”第二天秀儿回来说道,其实她根本就没去上清观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会给道观捐一些香火钱?你是不是想看着我痒死!”

    “我要捐,人家道观不收啊,那上清观,从来不接受香火钱的。要不,你去做点善事?我看邻居赵大娘屋顶漏了,你去帮她修一下屋顶吧?你也不想再这么难受了吧,试一试总没错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沉默了一下,被妻子最后一句话打动了。试一试总没错,再说修补屋顶这种小事儿,他半个时辰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王明渐来帮忙修补屋顶,邻居赵大娘还一脸的怀疑。这小子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儿,会那么好心来帮忙?不过秀儿这人还是不错的,赵大娘选择了相信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赵大娘端着一碗凉茶递给王明渐:“明渐,谢谢你啊,大娘以前错怪你了,秀儿嫁给你是福气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将茶一饮而尽,他忽然发现,被人感谢的感觉还挺不错的。回到家里,身上好像不痒了,他脱了衣服让妻子看看,红点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王明渐一脸懵逼,难道说,真的做了善事,病就好了吗?

    当然不是,而是小倩将王明渐体内那一道鬼气收回来,王明渐的“病”自然也不药而愈了。

    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第二天,王明渐又被朋友喊去喝花酒了。朋友说上次误会了王明渐,原来就是蚊虫叮咬的包而已,这次算是摆酒道歉,王明渐自然是很嗨皮的去赴约了。

    看到王明渐竟然又去喝花酒,这让小倩非常生气。这次灌入王明渐体内的鬼气更多了,结果王明渐这次不但身上,就连脸上都起了不少红疙瘩,痒的难受,怎么挠都没用!

    他帮一个腿脚不好的老大爷挑了些水之后,得到了那老大爷的感谢,身上的红疙瘩才消失。王明渐忍了一天,又想那个粉头了,但这一次他还没进翠红楼呢,身上就开始痒了。

    秀儿劝说道:“相公,以后还是多做善事吧,满天仙佛一定会保佑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被吓坏了,他绝对不想再体会那种浑身发痒的感觉,以后那什么翠红楼,他发誓再也不去了,他自己有老婆,去那干什么!而且被别人感谢的感觉,貌似还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通过玄光镜,看着王明渐发誓,邱明满意的点点头,小样儿,还治不了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