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邱师兄,你说度化那王明渐,什么时候开始啊?”柳乘风现在喊邱明师兄,总是感觉非常别扭。

    他到了上清观才知道,合着他喊了一路的邱师兄的人,才拜刘师叔为师两年多,比他入门晚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对方却是一个天才,据说修为已经超过了孙葆光。孙葆光这人柳乘风可是见过的,修为比他强多了。

    这邱玄光该有多么天才啊,两年时间,就能修行到如今的境界。他原以为邱明是驻颜有术呢,没想到人家是真的年轻啊!

    邱明笑呵呵的看着柳乘风:“乘风师弟啊,别着急,度化已经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邱明在房间中,盘坐在三品莲台之上,面前漂浮着一面镜子,上面正是进入赌~坊的王明渐。

    看来王明渐对他的“诅咒”,认识的还不够深刻啊。不要紧,小倩会让他知道,什么叫做逢赌必输!

    “来来来,买定离手。小~赌可以买田买地,大~赌能够风生水起,发财的机会就在眼前,大家不要错过啊!”

    王明渐搓搓手,挤到了一张桌子前。这是最简单的筛子大小局,押大、小、豹子等,最小是一赔二,最大一赔十。

    王明渐看了几局,都是出的小,那么出大的概率就比较大了,这是他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我买一两银子,大!”王明渐将银子拍在“大”上,死死的盯着筛盅。

    小倩“看”向筛盅,还真是大。不过既然是王明渐押了大,那就必须是小。

    “开,一二三,六点小,没赢的不要紧,下一局或许运气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拍了一下大腿,运气真差。不过既然又是小,那么下一局是大的概率就更高了,继续押大!

    “一二二,五点小。”

    “二三三,八点小。”

    “二二三,七点小。”

    “一一二,四点小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还想再押的时候,却发现兜里带来的钱已经只剩一两银子了。今天真是邪门儿了,怎么次次都出小!

    难道说,那个庄家会摇筛子,每次都能摇出来小?那么这局就押小好了。

    庄家也快哭了,这是怎么回事啊,不可能每次都是小啊。现在那些赌~徒一个个都押小,一次比一次押的多,好多赢了不少钱的人,都已经走了,这个台子今天赔大了啊。

    “三四四,十一点大。”庄家高声喊道。哈哈哈,终于出了一把大,终于是赢了。

    王明渐耳边似乎听到了“哗啦”的声音,他的心都要碎了。一直押大,结果一把都没赢。最后一把押小,居然出了大。

    今天这个台子,所有人都赢了钱,就TM他一个人输了。那筛子好像跟他作对一样,押大出小,押小出大,一把没赢过!

    莫非是那个道士的诅咒?

    王明渐本来对于这诅咒是不太相信的,但是他每次去翠红楼,都会得那浑身奇痒的怪病。现在他来到赌~坊,居然又这么点背,难道说诅咒真的应验了?

    只有帮助别人,才能解除这个诅咒。那他要是帮了别人之后,再去赌~坊是不是就能赢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诶诶诶,你说王明渐这小子最近是怎么了,听说的了怪病,身上总是起红疙瘩,开始还以为是瘟病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呢,这小子最近好像中邪了似的,不但不再去喝花酒了,居然还帮了好几个人。这小子,从来都是只顾自己的,就连亲戚都不帮,这是咋地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山上的仙长告诉他,要多做善事,才能不生那怪病。还别说,这小子现在还真不错,变得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昨天我还看他去赌~坊了呢。家里赚那些钱,都让他拿去败了,他妻子跟了他真是倒了血霉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,啧啧,还以为这小子变好了呢,没想到,唉~”

    王明渐在拐角听着别人的议论,要搁前几天,他早就上去骂了。但现在,他却感觉到了有些羞愧。

    他帮了别人,人人夸他,见到他的面,都是面带笑容,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在这之前,别人都是背后偷偷骂他的。

    不过那时候他从来不在乎,我不偷不抢,喝花酒、赌~钱又怎么了,我家里的事儿你们管得着么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他现在竟感觉到了有一些羞愧……但是他没打算改,花酒不喝了,再把赌~钱也戒了,这生活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王明渐回家拿了钱,转身离开,秀儿叹了口气,什么时候她的相公才能改掉这些陋习啊。她忽然感觉有些头晕,这两天是怎么了,吃不下饭,还总是恶心。

    路上看到有乞丐乞讨,王明渐咬咬牙,扔给乞丐几个铜板,然后再次踏入赌~坊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王明渐失魂落魄的出来,怎么回事,他帮了别人,为何还是输了,为何又是一把都没赢过!筛盅、牌九什么的,他玩什么都输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以后真的就不能赌~钱了?那两个臭道士,管的倒是宽!等明天就去崂山,看看那道观的观主管不管,道士就能欺负良善百姓啦?

    今天还是回家吧,明天再来,一定要赢回来。还就不信了,他怎么可能逢赌必输。实在不行,明天跟着别人押,肯定是他今天运气不好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贫道说过,自此以后,你逢赌必输。若去喝花酒,必然染病。行善积德,方为正道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吓了一跳,他靠在墙上,脑袋飞快的左右看了看,根本没有人,哪儿来的声音?这声音有些耳熟,好像……是那个诅咒他的道士。

    他马上跪下,一副痛改前非的模样:“仙师在上,小人知道错了,已经经常做善事,求仙师解了这咒语,莫在跟着小人了。”

    嗯,只要咒语解开,他就又能潇洒了,两个多管闲事的臭道士,呸!

    邱明就站在王明渐的旁边,看着王明渐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睛,知道其还未真心悔改。哭嚎的好像挺惨,但根本就没流眼泪。现在多半是口头上答应,回头依然会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看来对王明渐,还要使用一些其他手段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