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明渐假装哭了一会儿,却没看到那个诅咒他的道士现身。他心里又骂了几句,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邱明一直在他身后跟着呢。之前让小倩做的那些,都算是“药引”而已,接下来才是邱明给王明渐下的猛药!

    “相公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来还能去哪儿?做好饭了没有,饿死我了。”王明渐烦躁的说道。

    秀儿欲言又止,她想跟丈夫说,自己不太舒服,但看丈夫这样,一定是又输了钱。她手脚麻利的做好了饭,王明渐吃过饭后,就躺在炕上睡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明渐又去赌钱了,这次运气非常好,赢了很多钱。有钱了,他又故态萌生,呼朋唤友去喝花酒了。

    “哟,王老爷来了,一看就知道,王老爷是发了大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说得好,今天你们两个都过来,这是赏你们的。”王明渐丢了两个元宝过去,两个妓~女马上收起来,坐在王明渐身边,变得更加热情了。

    结果他刚搂住她们两个,就开始觉得身上奇痒无比。他拼命用手抓痒,身上的红疙瘩很快就被挠破了,浑身都是血檩子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都吓坏了,马上逃走了,他想让朋友和粉头帮忙叫大夫,但那些人却没有一个答应的,甚至粉头走的时候,还将他的钱袋顺走了。

    王明渐血流不止,过了一会儿,他看到“自己”躺在地上。他为什么会看到自己?难道说,他已经死了?!

    秀儿跑来了,抱着他痛哭。他大声喊着秀儿去请大夫,但是秀儿根本看不见他,也听不见他说话。他想要伸手拉秀儿,但是手却直接穿过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带着高帽,嘴里咬着长舌头的家伙出现在他面前,一个一身黑,一个一身白,他们用铁链直接锁住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,我没死,我还没死!”

    “别挣扎了,你已经死了,我们黑白无常,是从来不会抓错人的!”

    “秀儿,秀儿,她们拿了我的钱,你去要回来啊,秀儿,你们等一下,求求你们,让我跟我老婆再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怎么会给他面子,自然是将他锁住,强行带走了。走过了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路,进入了一个大殿,王明渐被按着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抬头一看,一个皇帝模样的人坐在那里,但是面孔非常威严,甚至有些恐怖。旁边有一个人站着,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一支毛笔。

    “判官,下面的人上辈子做过什么善事,做过多少恶事,应该如何判决?”阎罗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下跪之人叫王明渐,家住……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善事,恶事虽然不多,但不敬师长,与邻里关系极差,好赌成性,还经常出入风~月场所,对需要帮助人的经常辱骂,甚至动手殴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一下,拔舌地狱、蒸笼地狱、油锅地狱、血池地狱的罪状他都完全符合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,我冤枉啊。我不下地狱行不行,我下辈子肯定做个良善之人,求大人开恩,让我去投胎吧。”王明渐吓坏了,那地狱每一层听起来都那么的恐怖,他可不想去啊。

    “你想现在就去投胎,也行,判官,让牛头马面带他去投胎吧。”

    王明渐一脸懵逼,说点好话,就不用下地狱?这么看来,地府阎君还是很好说话的嘛。可惜他来的时候不能带东西,否则带点礼物下来,说不定能投个好胎呢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哥,能不能送我去投个好胎,王子什么的我不敢奢望,去一个富户人家就行。”王明渐谄笑着对牛头马面说道。

    “富户人家?没问题。反正你没经过地狱酷刑,投胎也是畜~生,富户人家养这些的还不少。这辈子,你就先当一条狗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什么,我投胎当一条狗?大哥,别推我,啊!”

    等王明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他已经变成了一条小狗,虽然是生在富户人家,但吃的依然是狗食,乞丐都没吃这么差!

    三年之后,他长大了,打算逃走,哪怕是当一条野狗,他也不要再吃狗食了。但是他很快就被抓住了,那家主人直接找了个屠夫,将他宰杀了!

    王明渐又一次体会了死亡的感觉,他本以为自己终于能投胎做人了,没想到又投胎成了一头牛。每天吃的是草,天亮就要干活。

    犁地、拉车什么的,让他没有休息的时间。这次他连逃跑都没机会,几年之后,他老了,拉不动车了,结果再次被主人找来屠夫杀掉吃肉!

    王明渐以为他这次该投胎做人了,但是黑白无常说,他这样的人,在做人的时候没有什么贡献,所以最少要当十辈子的畜生,才有机会重新做人,要不就回去重新经历那些地狱的酷刑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投胎成了一头猪。结果才一年时间,他就被宰杀了。他被屠夫按着放血,他拼命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王明渐从炕上滚下来,发现他没有死,他也不是猪,还是人。刚才他只是做了一个梦,可是这个梦,却无比的真实。

    他好像真的生活了几辈子一样,还都是以畜生的样子。他不要做牲畜,他要当人。相比于花酒、赌钱什么的,投胎猪狗更加让他害怕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怎么了?”秀儿跑过来,手上湿漉漉的,似乎正在洗衣服。

    “没,没事。”王明渐脑门上冒着冷汗,他拉着秀儿的手,这才有了一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思悔改,下辈子,下下辈子都将投胎猪狗。”王明渐的耳边,传来了邱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仙师,仙师,求求你,我不想做猪狗,求求你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决定的,而是你的所作所为,注定了你要最少当十辈子的畜生。”邱明忽悠道,其实邱明也不知道王明渐下辈子会成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改,花酒我已经戒了,我也再也不去赌了。以后遇上能帮忙的,我一定帮一把,求仙师开恩,帮我跟阎王爷说说好话,我不想变成猪狗啊。”王明渐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的稀里哗啦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