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奉真偷笑的时候,看到邱师叔一直盯着他,他才怯怯的说道:“我就是想试试,我以为五师叔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小奉真干的!

    五师兄一直觉得自己是丹道高手,如今被小奉真这个学了没几天的孩子给耍了,这回可算是丢人了。

    邱明没太责怪小奉真,只是让他去跟五师兄道歉。小孩子可以顽皮一点,但一定要勇于认错。

    等五师兄过来的时候,邱明已经将收丹了。这一炉炼制出十一枚丹药,还算不错。柳乘风拿到一枚之后,很珍惜的收好,他打算这次游历结束回华山再服用。

    邱明继续开炉炼丹,这次炼制更高级的丹药。炼丹的同时,还抽空给五师兄他们解惑,主要也是术法上面的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大师兄孙夷中回来了。他们明显能看到大师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兴奋,看来这次下山收获不小。

    “爹爹,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和好玩的?”

    “喏,这个给你。不能使劲掰,看你能不能打开。”

    邱明瞥了一眼,大师兄还真逗,小奉真这么点岁数,适合玩鲁班锁吗?不过这真是一个好办法,就这么一个玩具,足够小奉真玩上几个月的了。邱明觉得最终很可能不是小奉真打开了这个锁,而是玩腻了,或者干脆用锤子什么的砸开。

    小奉真拿着鲁班锁去一边玩了,邱明他们跟大师兄坐在一起聊天,听听大师兄在山下的一些见闻。

    原来大师兄这次下山遇上了一只狼妖,自号什么啸月苍狼,大师兄正好看见啸月苍狼在屠戮一个村庄,他追杀这只狼妖的时候,在狼妖的洞府得到了一个好东西,是一把宝剑。

    剑柄上刻了阴阳斩魔的字样,这把剑比他之前用的飞剑要高出不止一个层次。对于他们这种修炼飞剑之术的,一把好的飞剑,能够让实力提升一倍!

    “那狼妖的尸身被我焚灭,皮剥了下来,请一位道友帮忙制作一件皮甲,过了下元节去取。”

    孙夷中还告诉他们,这就是天意。他若不是为了帮助那些村民,诛杀啸月苍狼,也不会得到这把宝剑,这就是善举带来的福缘。

    邱明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是这样,但他们都为大师兄感到高兴。六师兄和七师兄继续去念经修行了,五师兄照看丹炉,剩下邱明跟大师兄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前几天华山的柳乘风师弟到我们这儿小住了一段时间……对了,他说他师父叫陈扶摇,陈师伯到底叫什么名字,扶摇是他的道号吗?”

    “陈师伯叫陈抟,道号扶摇真人,不只是在华山,在整个青城、峨眉一带也是威名赫赫。”

    邱明瞪大眼睛,扶摇真人陈抟?就是那个传闻跟皇帝打赌,赢来了华山的那位高人?

    陈抟若只是修为高绝,邱明也不至于如此激动,他更激动的是,陈抟擅长卜算之道,这方面的术法,比师父刘若拙要厉害的多。

    若说邱明最想要精通哪种术法,卜算之道排名第一。卜算之道若能精通甚至大成,那就相当于一个预言家一样,这可不只是趋吉避凶啊。

    “邱师弟是想跟陈师伯请教一下炼丹方面的事儿?”

    陈抟不只是卜算之道厉害,丹道同样是大家,甚至被许多修士尊称为宗师。赵道长最初学的炼丹基础,就是刘若拙从陈抟那里交换来的。

    “等师父出关再说吧,我很想跟陈师伯求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邱明觉得陈抟的炼丹之术应该没多厉害,否则他给柳乘风丹药的时候,柳乘风也不会那么激动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,陈抟不愿意给自己弟子炼制丹药吧?

    “周思道周师叔也很厉害,一手飞剑之术出神入化,不过周师叔居无定所,想寻他可不容易。”周思道也是上次来崂山做客之人,邱明同样见过。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,飞剑之术,这个他曾经非常向往,但如今他的兵器是刀,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学习什么飞刀之术。

    孙夷中当天又闭关了,上清观的事情,还要邱明来管。如此又过了几个月,几位外出历练的师兄都已回山,而师父还未出关。

    邱明又炼制了一炉丹药后,也不再炼丹了,而是每天打坐念经,努力修行,参悟星术。

    某一天,邱明他们都在房中修行呢,却同时睁开眼睛,那是师父闭关的方向。所有人一起到静室前,迎接师父出关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静室的门缓缓打开,刘若拙迈步出来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。看起来非常像是一个邻家和蔼的老爷爷,一点也没有威严。

    但是刚才静室里传来一股很强的气息,再看师父如今的表情,他们都明白,师父这是成功突破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师父。”

    刘若拙笑呵呵的点点头:“为师已经寻到了自己的道,待为师彻底成功之日,就是为师飞升之时。你们到为师房间等待,为师先去拜祭祖师。”

    刘若拙进入大殿,殿门自动关闭。

    “祖师在上,弟子崂山上清观刘若拙,今已踏入合道境……叩谢祖师。”刘若拙跪在上清祖师面前,将手上的三炷香插在香炉之中。

    大殿中上清祖师的眼睛忽然转动了一下,射~出两道光,直接照在刘若拙的双眼之上。等过了一会儿,祖师眼睛中的光芒才重新消失。

    刘若拙跪在地上:“弟子多谢祖师传法,必然将祖师之法传下去,让我上清一脉,开枝散叶,重现昔日荣光!”

    邱明他们都在师父房间等候,忽然邱明看向大殿的方向,他在那边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气息。这种气息他感受过,这是……祖师显灵了!

    邱明有些羡慕的看向那个方向,祖师显灵,无非就是一个化身投影而已,当初他见过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投影,那个投影跟祖师的气势比起来,差太多了,这也足以证明,上清祖师的强大。

    刘若拙推门进来:“刚才祖师显灵,传下一些秘术,一会儿为师会传给你们每一个人。玄光,为师记得你一直想学卜算秘术?这次祖师正好传下一篇,可传与你。”

    邱明瞪大眼睛,祖师传下卜算秘术,这是巧合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