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若拙一个个传授秘术,不是不让别的弟子学习其他秘术,而是因为每个人的精力不同,他也要因材施教。

    就像孙夷中,被传授了一套御剑术,如此再配合他新得到的那把宝剑,他有信心挑战还虚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五师兄被传授了一门炼丹之法,虽然说《上清大洞真经》不修金丹,也无须丹药辅佐,但并不是说上清一脉就没有炼丹之法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弟子之中,刘若拙传给大弟子孙夷中的剑法是最厉害的。不要忘了,上清祖师平时所用的兵器就是剑,如果在布置出剑阵,他一个人能对付三清之中另外两位都能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当然,刘若拙传给孙夷中的这套剑法没那么厉害,不过祖师传他秘法时说过,在下界,没有人能练成比这更加厉害的剑法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刘若拙传给孙夷中的,可以说是下界第一剑法。

    也不是刘若拙不愿传给其他弟子,传给他们也未必学得会不说,还耽误了现在的修行。上清一脉,有教无类,本身许多弟子都非人族,每个人天赋悟性等皆不相同,同样听祖师讲道,每个人的理解也都不同,最终练成的法术也都有所迥异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都离开之后,只剩下邱明一个人的时候,刘若拙看着这位最具天赋的弟子:“刚才传给他们那些法术,你可都学会了?”

    “啊?弟子没敢偷学。”不是师父你自己说的,每个人先学一种秘术,等真正熟练掌握之后,才能考虑其他法术吗?

    “哦?难道你就不对那些法术好奇?比如为师传给葆光的剑术,传给老三的幻术,传给老四的符箓之术,传给老五的炼丹之法等等。”

    幻术、符箓、丹道,这恰好也是邱明擅长的。哪怕剑术不擅长,但学了之后,对他的刀法定然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,说实话,这些邱明当然有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卜算之道,因为这个世界他以后还能来,只要他掌握了卜算之道,其他秘术想学,就算师父飞升了,也能跟其他师兄学习。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对那些也感兴趣,但更感兴趣的是卜算之道。弟子曾修习过星术、颠倒阴阳两种秘法,也学过一些粗浅的卜算之法,还学过左道之书上面的卜算之法,但效果比弟子希望的还差许多。”

    星术?颠倒阴阳?这两门法术他也听过,但却不会,玄光这弟子是跟谁学的?这种秘术,下界可没有几个人会才对。

    而且为何这弟子对卜算之道格外感兴趣,这应该算是辅助的法术,精研这门法术的,没有几个,丹、器、幻、符、阵,这是修士最常辅修的术法门类,因为对实力提升增益最大,这里面可不包含卜算之道。

    而且这弟子已经学过星术,对祖师传下的这门卜算之法竟还这么感兴趣,这又是为何?他曾跟祖师汇报过这些弟子的天赋,可从来没说过有弟子擅长卜算之道,为何祖师会传下这门秘术?

    其他秘术都很好理解,也适合那些弟子,这卜算之道,他原本只是觉得玄光这弟子修为最高,学了这门秘术,可以在他飞升之后,帮助镇守崂山上清观,可以趋吉避凶,寻人找物什么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好像这弟子真的非常想学卜算之法,这是巧合吗?难道说,这是祖师安排的不成?

    “玄光,为师一直有句话想问你,你可是传世重生之人?”刘若拙盯着邱明的眼睛,这个问题憋在他心里很久了。

    他不担心邱明是转世重生之人,就算是,他们也有这一世的师徒缘分。他自问看人很准,玄光这个弟子心性坚毅,你对她好,他就会对你更好,所以绝对不担心玄光会对崂山上清观不利。

    只是人都有好奇心,他也不例外,他想知道若玄光是转世之人,那么前世是谁,是下界的某位宗师,还是上界之人?跟上清一脉,是否有渊源?

    他这次回来,短短几个月的功夫,修为怎么能增长这么多,而且还没有拔苗助长的痕迹。带回来那些法宝、丹药、材料,甚至是功法,这些都是哪儿来的?

    邱明摇摇头:“师父,我不知道。我想学卜算之道,也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自己的前世是谁,我有一门逆知未来的秘术,但是一直没能练成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有好奇心,也想看看自己的前世是谁。他觉得自己不像是某位大能转世,大能转世,总要跟牛郎一样,找个牛叉一点的人来护法吧?

    哪儿有他这么衰的,之前二十来年,啥都不会。而且他刚开始修行的时候,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天赋出众的样子。你看看牛郎,刚开始修行的时候,那速度多快啊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自己前世可能也是一个很普通的小人物,但自己得到那本书,真的就是运气吗?

    这些邱明都不知道,他也想知道,可没那个本事。他其实最想知道的是这本书是什么,给他这本书的人又是谁。

    刘若拙皱着眉头,玄光给他的答案,让他不太满意,但又有些高兴。至少这个弟子并不是知道自己是转世之人,而刻意瞒着他。

    算了,想那么多干什么呢,至少现在玄光是他弟子,对崂山上清观很有归属管,对师兄弟非常亲,对他也非常尊重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玄光,这门卜算之法,为师这就传给你,为师也为你讲解一下自己对于卜算之法的心得,或许可以给你一些启发。他日有时间,为师带你去见见陈道友,也让他知道知道,我刘若拙现在有了一个如此出色的弟子!”

    “谢师父。”邱明觉得自己能遇上这么一位师父,是他的幸运。

    邱明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,别人以诚待他,他比以诚待人。曾经邱明还有过犹豫,天书秘术,是否应该拿出来给师父看,但是现在,他决定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其实弟子还曾得到一本书,上面记载了天罡地煞一百零八种变化之术,比那本左道之书上面记载的秘术更加高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