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若拙看了一下天书秘术,然后就还给了邱明。他说上面倒是有一些秘术他能修炼,但对他的道帮助不大。

    他此时正处于合道境,要走自己的道,学的越杂,越难精,那么要消耗的精力也就越多,会很影响他得道升仙。

    甚至于这上面的秘术,他让邱明也暂时不要传给其他师兄,不是每个人都有邱明这种资质,可以在短时间内,让修为增长如此之多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若是太过沉迷于各种术法,那么可能样样都会一点,可是每一种都不精。

    刘若拙曾以为邱明会专精符箓一道,但没想到邱明后来又学了这么多。幻术、丹道、阵法什么的就不说了,还学了那么多种法术。

    邱明可是还每天修炼家传功法呢,更何况邱明还修行了佛门秘术。若是无法掌握好这其中的平衡,那么前期进境会非常快,越往后就会越难。

    现在邱明已经是这样了,那么这条路也可以尝试一下,或许可以从其他道路中,寻找出最适合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不过其他弟子可不行,若是他们将祖师传下的秘法修习到大成了,再修习一下相关的秘术也可,但什么都学,最终很有可能每条路都走不通。

    刘若拙所学就比较杂,也正是因为如此,才让他比陈抟更晚踏入合道境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邱明一直在参悟卜算秘术,很轻松的入门了,但是距离精通还差的很远。

    但是邱明的卜算之术,也有了不小的进步。曾经他很羡慕那些擅长卜算的高人,掐指一算,就能算到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嘛,邱明掐指一算,也能算到一些修士的吉凶了,比如昨天他算五师兄运势不佳,五师兄的一炉丹药虽然没完全失败,但足以成丹九枚的药材,他只炼成了一枚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夜晚,可以更清晰的观察星空,那么结合星术,邱明的卜算能够更加准确一些,这比之前进步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天邱明还在钻研卜算之术呢,忽然听到师父传音,让他过去一下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过两日陈抟道友请为师过去小聚一下,你与为师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谢师父。”

    两日后,刘若拙脚踩飞剑,邱明脚踏祥云,二人直奔华山。

    刘若拙对邱明的祥云也很感兴趣,看不出是什么手法炼制的,当然他也不懂炼器,不过感受了一下气息,似乎是佛门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玄光,不要用祥云,你可会其他腾云驾雾之法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邱明这才想起来,这祥云是得自白云禅师,算是佛门之物。他用着去参加几个道门宗师的聚会,确实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当然也不是完全不行,也能说是从其他佛门修士手中得到的嘛。刘若拙是不想邱明会佛门秘术的事情,被其他道友知道,不是每个都能跟他这样大度的。

    换成腾云驾雾之法,邱明速度同样不慢,跟在师父身后,很快也赶到了华山。

    邱明在其他世界,也去过华山,有的世界华山也是香火鼎盛,但并没有修士,只是有一些普通的道观而已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华山有一座云台观,比崂山上清观要大得多,里面供奉了三清祖师,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,比崂山大气多了。

    “刘师叔、邱师弟,师父在里面亲自泡茶呢,命我来请二位进去。”

    在门口迎接的是陈抟的大弟子黄慕风和四弟子柳乘风,柳乘风还冲着邱明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以往刘若拙他们几个老友相聚的时候,可是从来都不带弟子,这一次竟带了邱明过来,也让黄慕风他们感觉很意外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就算是刘若拙要带弟子来,也应该是带大弟子孙葆光啊,难道真是传说中那样,这个邱玄光是刘师叔的关门弟子,得到了最精心的传授吗?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还别不相信,我上次不是在崂山小住过一段时间么,崂山那些师兄都说,邱师兄修为已经超过了孙葆光师兄。”

    黄慕风眯着眼睛,他与孙葆光修为相同,都是炼神境,原本以为自己就快突破了,应该领先了才对,但刘师叔竟然教导出这么一位天赋出众的弟子吗?

    刚才见面他还真仔细打量了,邱玄光的修为,他竟看不太透,似乎真在他之上!这位是刘师叔的关门弟子,修行才几年时间啊,真有如此天才般的人物吗?

    陈抟看到刘若拙进来,起身招呼,还有周思道也已经来了,两人正在煮茶。他们看到刘若拙竟然带着弟子,也都有些疑惑,这个弟子看着有些眼生啊。

    上次他们谁会注意才刚入门的邱明呢,或许在他们眼里,崂山上清观的弟子只有孙葆光他们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“弟子邱玄光,见过陈师伯,周师叔。”

    周思道忽然发出已经惊疑声,这弟子的修为,难道是还虚境?看气息,还十分古怪,难道说崂山还有什么秘术吗?又或者说,这弟子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福缘?

    陈抟也才注意了邱明,没想到刘若拙的弟子,已经超过他们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“二位道友,这是我的关门弟子邱玄光,上次你们在我那,可能没太注意吧,如今看看,觉得他怎么样?”刘若拙一脸的得意。虽然贫道是最晚进入合道境的,但是贫道的弟子,可已经超过你们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华山弟子众多,但没有一个是还虚境的,周思道只有两位弟子,但是最高一个也才炼神境而已,他刘若拙的弟子领先了!

    更何况如今又有祖师赐下秘法,崂山上清观,要真正崛起了,他作为崂山的开派祖师,也是面上有光。

    更何况将来还能得到好处,他能得到崂山以后每一代弟子的香火供奉,虽然不多,但也非常难得了。

    周思道拱拱手:“刘华盖啊刘华盖,教弟子,我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陈抟仔细打量了一下邱明,发现邱明对他不卑不亢,颇有一番大家风范,他点了点头,感叹道:“刘道友,崂山后继有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