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位都给了邱明极高的评价,但邱明还是面色如常,他内心可是要超过他们的。结果邱明不骄不躁的样子,让陈抟和周思道对他的评价更高了。

    那两人都有些羡慕的看着刘若拙,这么好的弟子,怎么不是他们的呢?否则现在吹嘘的就不是刘若拙了,而是他们中的某一个。

    刘若拙喝了一口陈抟他们煮的茶后放下杯子:“玄光,将为师带来的茶叶泡上,请他们品鉴一下。”

    其实到别人这儿做客,然后说主人的茶不好,是有些失礼的。不过他们三个是好友,不会太在意,刘若拙这也是故意显摆一下。

    邱明将得自龙宫的海茶留了一点给父母,自己留下一点点,剩余大部分都给了师父。刘若拙也没都要,留下了一点,邱明这儿其实还有一些。

    听到刘若拙这么说,陈抟他们就知道肯定是刘若拙弄到了什么好茶,跟他们显摆来了,不过他们两人也爱茶,正好尝尝。

    邱明将茶泡好,给三人都倒上一杯,然后回到刘若拙身后站定。

    陈抟只是闻了一下,就知道是好茶。品了一小口,仰头全部喝干:“好茶!”

    周思道也点点头:“不错,这种茶,可是极为难得,能喝到一杯,也是幸事。”

    邱明是用茶壶冲泡的,续了两次水后,味道已经极淡,里面的灵力也所剩无几了。刘若拙一脸得意的样子,这茶是我徒弟孝敬的,你们也就能尝尝罢了,我要是想喝,每个月喝上好几杯,那些能喝上一年!

    等酒菜准备好后,邱明跟华山的其他弟子坐在一桌,菜式很丰盛,而且还蕴含着不少的灵力,有一些邱明也没吃过,倒是尝了个新鲜。

    邱明正吃着呢,就听见刘若拙好似生气的喝道:“玄光,怎么如此不懂事,你有好酒,为何不拿出来与大家同享?”

    邱明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取出乾坤八卦壶,伸手虚托,酒壶飘起来,给大家都倒上酒,大家一杯酒喝完,邱明再次给每个人满上。

    第二杯喝的时候,一些人发现了不同之处,好像这跟刚才的酒不一样?

    第三杯、第四杯,一连六杯,皆不相同。有的弟子知道刘若拙有一乾坤八卦壶,没太惊讶,有的华山弟子不知道,眼睛一直盯着酒壶,其中也有一些人眼神中流露出羡慕的神色,甚至还有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黄慕风身为大师兄,咳嗽了一声,提醒那些师弟,莫要给华山丢人!

    他有时候也觉得师父收徒太过随意了,看到资质不错,就收入门墙,他这个大弟子,反而要教导那些弟子的德行,修炼时间难免被耽搁了。

    否则以他的资质,又岂会不如邱玄光?

    邱明最后又给主桌上的三位长辈倒了一杯灵酒,这次就没有其他弟子的份了。这酒总共也没剩下多少,如果其他人都分,那真的不够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这是我弟子孝敬我的,你们两个跟着沾了光而已。这么好的酒,你们喝过吗?”刘若拙斜眼瞥着陈抟他们,一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陈抟和周思道撇撇嘴,他们还真说不出来什么。他们喝过皇宫的贡酒,喝过深山里的猴儿酒,甚至陈抟也弄过灵酒,但像这种味道好,灵力还不错的酒,真是第一次喝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让他们更加认定了,邱玄光肯定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福缘,这福缘可能是某位高人遗留的洞府什么的,否则哪儿来的灵酒?估计那灵茶也是邱玄光孝敬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刘若拙虽然本事不小,教导弟子或许也很厉害,但弟子修为进境如此之快,还这么稳,就不单单只是教导好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大家从下午喝到晚上,黄慕风一挥手,周围的烛火全部燃起,将整个屋子照的亮堂堂的。刘若拙他们三个一起怀念曾经一同游历的往事,不知道怎么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一些对道的见解上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开始争论,声音也越来越大,其他弟子当然不会打扰,而是都在倾听。有些修为低的弟子,根本听不懂,而像是邱明、黄慕风等,就能有不小的收获了。

    三人聊了许多,最后又聊到了对卜算之道的见解上。刘若拙得到了祖师赐下的秘法,如今虽然还是比陈抟差一点,但相差也不大。

    邱明对这方面听得最为用心,他知道,这是师父刻意给他创造的机会。这里是华山,陈抟自然也不会介意,他的弟子更多,收获更大。

    周思道就两个弟子,甚至都跟他一样,居无定所,平时四处游历。要是路过崂山或者华山,也会小住一段时日,遇上问题,一样可以请教刘若拙或者陈抟,所以他也没有吝啬自己的道法。

    一直争论到后半夜,三人才不再说什么,又喝了两杯酒之后,刘若拙带着邱明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崂山的时候,已经快要日出了,邱明直接去了平时吸收紫气的地方盘坐。不过这次吸收完紫气,邱明并没有起身,而是直接就在这里,回忆昨晚的收获。

    一直到傍晚,他才起身。收获不算太大,但也不小,他的卜算之道,又有所精进。

    在山上又住了一个多月后,邱明想回现实世界了,回家看看,反正他以后随时可以回来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邱明对师父说道:“师父,弟子想要下山一趟,回家看看,过段时日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奉真顿时双眼放光:“邱师叔,你要回家吗?那回来的时候,能不能给奉真带好吃的和好玩的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肯定都是你没吃过,也没玩过的。”到时候找一些小孩子喜欢吃的、玩的东西拿回来,这个世界绝对没人见过。

    孙夷中手抖了一下,小师弟这又要回家?上次回家一趟,拿来那些所谓的“土特产”就不提了,修为可是连跳了好几级啊,竟从最弱的,一下子变成了崂山弟子中最强的,他这个大师兄就够有压力的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他也摸到了还虚境的边缘,怎么小师弟又要回家,下次小师弟回来的时候,该不会已经变成炼虚境的宗师了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若是书荒,可以看看老四的老书,比如《超品奇才》什么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