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要回家一趟,自然没有人会阻拦,说起来邱明回到崂山,也有很久没出去游历了。

    刘若拙嘱咐了邱明几句,在外游历,若遇上危险,可以报崂山上清观的名字,或者报他刘若拙的名字,很多时候还是很好用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走的时候要带点什么,邱明想了想,带走了一点野味儿。他吃不吃无所谓,可以带回去给爸妈尝尝鲜。

    邱明脚踩祥云飞走,一个时辰后,他落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山上,一阵金光闪过,邱明消失了。

    刘若拙正在大殿修行,忽然又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。他掐指一算,竟然又一次无法感应到邱明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大殿外面的天空,到底这个弟子每次回家都是去了什么地方,难道说是什么秘境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汪汪汪~~”

    邱明刚回到家里,就听见外面传来道具的叫声,还别说,这声音听着比他走之前有气势多了。

    邱明将书收起来,打开卧室门,看到道具正在“战斗”呢。

    “呜~汪汪~~”

    邱明还以为这小家伙是听见外面有什么动静了呢,没想到居然是在跟沙发“打架”!

    邱明家里那套老沙发,此时已经是千疮百孔,上面有许多牙印和爪痕……还有道具的口水!

    “道具,你在干什么?”邱明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道具正打的兴起,觉得自己占据了上风呢,忽然听到了老爹的声音。它马上扭过头来看,真是老爹!

    摇晃着小尾巴,道具颠儿颠儿的跑向邱明,它以为老爹肯定也会给它来个拥抱什么的。

    诶?好像不太对劲啊,老爹为何表情非常严肃,似乎是生气了?

    道具很聪明的马上转身,跑回到自己的狗窝里躺下,然后眼睛一闭,似乎在说它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邱明一头黑线,你TM糊弄谁呢!从我眼皮子底下跑过去,当我看不见啊!

    “道具,马上过来,别装睡。诶呀,还以为我治不了你是吧?”邱明走到狗窝前,薅着道具的脖子后面,将它提起来。

    咦,他刚才看了下时间,这次进入《崂山道士》的世界,也不到两天时间,道具好像变沉了,他仔细看了一下,确实是胖了一圈。

    这么短时间,怎么胖了这么多?

    邱明低头看了一下狗食盆,好家伙,里面准备的辟谷丹,都被这小家伙吃光了,那可是最少能吃一个星期的!

    这小家伙长得也太快了,不过想想它的食量,似乎也正常。

    跑去卫生间,好家伙,地漏口已经堵上了,那味道。邱明赶紧用灵力清理了一下,窗户打开,一股风凭空出现,将屋里的空气换了一遍。

    此时道具正偷偷的打量着邱明,老爹真的不太高兴啊,我不就多吃了点东西么,我按照你的要求,在厕所排便了啊。

    邱明低头看道具的时候,道具马上将眼睛闭上,装作还在睡觉的样子,邱明差点被气笑了。就你这小样儿,还跟我玩心眼儿?

    邱明将道具再次拎高到让它能跟自己水平直视:“睁开眼睛,告诉我这两天你都在家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总共离开家不到两天时间,瞅瞅家里现在这个样子,跟TM被洗劫了似的。不只是说法,桌椅板凳的腿全是牙印和爪痕。

    道具一脸茫然的样子,瞅了瞅家里的,然后做出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,家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,我不知道呀~

    邱明将道具拎着到沙发边上:“看清楚,这上面的爪子印,是不是你的?还跟我装?”

    道具将爪子伸出来,竟然想学猫一样将指甲收起来,想要证明那不是它干的。可惜它毕竟不是猫,指甲不能完全收起来,很明显这是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“看这里,是不是你的牙印?你有本事再把牙齿也收起来啊?”

    道具将嘴巴合上,把自己的牙齿全部遮挡住。真的,那也不是我的牙印,你看,我没有牙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装!”

    道具有些怯怯的看着邱明,我要说是沙发先动的手,你信吗?

    邱明照着道具的小屁~股拍了两巴掌:“你记住了,以后不准咬屋里的东西,也不准用爪子抓,否则就没饭吃,不是给你买了狗咬胶吗,那东西呢?”

    道具张了张嘴,嘴里口水差点都要流出来了。邱明一脸无奈,那个你也吃光了?

    狗咬胶确实能吃,用淀粉、骨粉什么粘合的,但是那东西大狗都要好多天才能吃光一个,这小家伙居然一天就吃光了?

    邱明仔细看了看道具的牙齿,好像是比一般的小狗牙齿锋利许多,再看看沙发、桌腿等上面的牙印,咬合力也要远超一般的小狗,甚至比一些大狗都强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补气丹给吃多了?这道具看起来比他想象中成长的要快多了。尤其是智商,这都快比一般的小孩子聪明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也有一个坏处,那就是道具已经跟小孩子一样,进入了最顽皮的时期。如果是小孩子呢,那就是进入了姥姥不疼、舅舅不爱的时期。

    这个邱明还不太担心,他觉得自己一定能教育过来。但是接下来一段时期,那是最难的。这个时期,叫做叛逆期,动物也有叛逆期,尤其是宠物。

    单纯说狗这种动物,有的品种来的早,有的品冲来得晚,有的品种持续时间长,有的品种持续时间短。

    而二哈,就是其中叛逆期来得早,且持续时间长的极品!

    别的狗大了,比如金毛、拉布拉多什么的,都能陪伴家里的小孩子。但是二哈呢,它玩起来眼里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陪伴?它才不需要呢,除了到吃饭的时候。二哈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“撒手没”,你牵出去遛狗,只要一松手,就不一定跑儿哪去了,喊都未必喊的回来。

    邱明决定带着道具下楼转转,看看别人家的狗是怎么做的,希望道具能变得乖一点。照这样下去,别说是培养成哮天犬啊,就算是《变相怪杰》里面那条小狗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最大的可能,就是培养出一条心机狗、破坏狂。难道说,那些灵丹喂狗不行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推荐一个超牛逼的新人作者‘宝巨’的新书《崛起一万年》,这书要火了:

    第一次世界大战,主要武器是步枪。

    第二次世界大战,主要武器是飞机坦克。

    第三次世界大战……

    第四次世界大战,主要武器是长矛与石头。

    一万年后。

    当文明失传,当科技不在,当这世界人人都梦想成为一个复兴者。

    我遇见了一个来自一万年前的21世纪,给我托梦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教我数学、物理、化学,教我地球最辉煌的时候那些科学的产物。

    她是我媳妇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