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楼下,邱明才发现,他没有注意时间。现在这个点,许多人还没下班呢,天气还很闷热,家里的老人也不会带着宠物出来溜的。

    道具倒是很嗨皮,吐着小舌头,在邱明脚边紧紧的跟随着。小脑袋高高的扬起,尾巴左右摇摆,显得很神气。

    让它失望的是,这次下楼,怎么没有遇上好心的小姐姐呢,以前每次下楼都能遇上啊,她们都很喜欢它,会喂它好吃的。

    邱明住在老房子这边,本身就是江北,算是冰城人比较稀少的区,小区也不大,一会儿就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他正想带着道具回爸妈那里呢,电话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邱明已经很久没怎么接到电话了,脱离了校园,同学们要么准备读研了,要么就开始工作了,联系自然也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老房子这边,以前因为邱明老爹老妈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,自然也没什么熟人。这么热的天,别人可能下班后呼朋唤友,三五成群的去撸串,也有的一起去网吧打个游戏什么的,邱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炼。

    咦,是梁子,这小子考上了江北区的公务猿,估计是约他下班聚一下吧。

    “喂?邱明,你在江北不?赶紧来区医院,你卡里够三千不?”电话刚接通,就传来了梁子那郁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,你等我一下,我这就过去,钱我微信先给你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把抓起道具,快步跑到自己的车旁,从兜里掏出钥匙,道具丢到副驾驶座上。

    道具一脸茫然,咋地了,咱们不是在楼下溜达么,难道说,是带我吃好吃的去?想到这儿,道具的哈喇子就要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微信先给梁子转过去五千块,邱明打开导航,开车前往江北区医院。

    刚一进医院,邱明就看到正在被几个人围住的梁子,那几个人推推搡搡的,梁子看起来非常的狼狈。

    邱明跑过去,一把将梁子拉到了身后:“你们干什么,有事儿好好说,别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,这事儿你管得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朋友,来送钱的。到底发生什么事儿,大家坐下来谈。我们的错我们认,该怎么办大家商量。但不管我朋友是否有错,你们不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邱明说的也不是很大声,但那几个人竟都被劝住了,好像没有刚才那么暴躁了。

    梁子有些懵逼的看着,邱明说话这么好使吗?刚才这些,我也说了啊,那些人根本不愿意谈啊。

    “梁子,怎么回事?你打人了?”梁子又没车,不可能是车祸,但要说梁子打人,好像也不太可能,梁子性子没那么冲啊。

    “我哪儿敢打人啊,我现在是什么工作,有脾气都不敢发。刚才他们那么推我,你看我敢动手吗?我要是动手,明天就得被网上爆出来,然后不管对错,都是我的错,搞不好直接就被开除了!”

    “是他们家的阳台花盆掉了,砸到了他们家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到我家开窗户,那花盆能掉吗?这事儿必须你负责,你还得赔我一个盆景,我那可是小叶紫檀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妹妹被砸伤的时候,抬头看到的就是你在窗口,你别想抵赖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看样子又要吵起来了。梁子哭丧着脸,我冤不冤啊,我根本就还没打开窗户呢,花盆掉下去之后,我才开的窗户好不好?

    再说了,我之所以去,就是因为那家的花盆有安全隐患,我想提醒他拿进来啊。结果我才走到窗户边上,花盆就掉下去了!

    现在我赔被砸的人钱,还要赔花,那盆花凭什么就那么贵啊,居然张口就是五千!

    邱明有些怜悯的看着梁子,你还真是衰啊。再说了,你考公务猿,为啥就要考街~道办呢?家长里短的事儿,知道麻烦了吧?

    “人怎么样,伤的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还在里面检查呢,没正面砸着,但是碎片好像划伤了腿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腿上有伤疤,那就是破了相啊,我妹妹还怎么嫁人?”一个很壮实的汉子冲着梁子吼道,那吐沫星子,喷了梁子一脸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医生出来了,一个护士用轮椅推着一个女孩儿出来。邱明看了一眼,嚯,这妹子腿上缠了多少纱布啊,不知道的还以为多大伤口呢。

    邱明探查了一下,不过就是几厘米长的两道口子,都没缝针,但看样子,真的会留下疤痕啊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怎么样妹妹?小子,这事儿跟你没完,我要找你领导去!”壮汉非常激动的说道。妹妹这都坐上轮椅了,是不是瘸了啊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这事儿我负责,我又没跑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我妹妹这样,以后还怎么嫁人?!”

    邱明眼珠一转:“哥们,你妹妹男朋友这么没种啊,这时候都没露面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我妹妹还单身呢!”

    邱明凑到梁子身边:“诶,看看,怎么样,我记得你就喜欢这种娇小玲珑的对吧?说,是不是故意把花盆推下去,好借口认识?”

    “明哥,你就别开玩笑了,你看我现在笑的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这妹子的腿没事儿,回头我给你点药,保证几天就能好,还不会留下疤痕。她只是暂时不适合走,才坐的轮椅,不信你去问医生。”

    梁子还真跑去问医生了,原来真的没太大事儿。回来的时候,仔细的看了那妹子两眼,别说,还真是他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妹妹我朋友管了。他就在你们街~道办上班,今年刚考上的公务猿,家里也都是本地人,你看他长得也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别说,好家伙,一会儿你们弄成亲戚了,打算合起伙来欺负我啊。我的盆栽怎么办,小叶紫檀的盆栽,我买的时候就四千多了,我还照顾了这么长时间呢。我要五千,这不是讹人吧?”

    “合理,那盆栽摔坏了,但是不一定死,你拿回家,还能种活。五千块,我们赔。不过这次你也看到了,以后阳台外可不能再放花盆了,太危险。明哥,你先帮我垫上这钱,晚上我给你。”

    邱明带着这位去外面取了钱,等他回来的时候,发现梁子正在一个病房门口咧着嘴笑呢。

    “喏,这可是老中医搓的药丸子,你给她内服一半,剩下的碾碎了洒在伤口上,不出三天,保证一点事儿都没有。别不信,这是传我魔术的那个师父给的,他们杂技团的演员受伤,都用这个,国宝~级秘药!”邱明拿出一枚疗伤的丹药忽悠道。

    “明哥,啥也不说了,一会儿给我个卡号,钱我晚上转给你。等我真成了,肯定好好感谢你这个媒人!”

    梁子也没太把邱明的这个秘药当真,能内服还能外敷,有这种中药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推荐一本《异位面法则》,作者叫达基芭酋长,听名字就知道内容有多劲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