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来来来,别跑,我教你算数,学了这个你就不是一般的狗了。”邱明抓住想要逃走的道具。九九乘法表可能有点难,但是加法总没问题吧?他觉得以道具的聪明,肯定能学会。

    道具眨着眼睛卖萌,我现在也不一般好不好?

    “先跟我学数数,这是一,这是二,这是三……快点,别偷懒。”

    谷伴月在客厅跟丈夫说:“小明是不是修炼的有些神经了,居然还要教一只狗算数。”

    邱重山瞥了楼上一眼:“以前我是觉得道具有些烦,现在我倒是觉得道具有些可怜了,要不咱们还是让道具留在咱们这儿住着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根本不知道老爸老妈已经觉得他不正常了,他还很嗨皮的教着道具呢。这不,才多大一会儿啊,道具已经能从一数到十了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,邱明抓起来看了一下,陌生号码,但并没有被标注推销或者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喂,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请问是邱明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你是?”

    “你好你好,我是市艺术团的。你们学校的老师向我推荐了你的魔术表演,方便明天过来面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邱明这句话说完,对面愣了三秒钟。他还从来没听过这么聊天的呢,就算是要拒绝,一般不都是婉拒吗,怎么会这么直接?

    “邱先生,你可能没听明白我说的是什么。我是市艺术团的,而且马上就要选送咱们省国庆晚会的节目了,如果你表演的好,我们有推荐权。要是你在省里闯出名声,那么可以推荐你上春晚啊。你想想,上了春晚,你就变成了大明星,就像刘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没兴趣,好了,别再打扰我了。”邱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这人还真逗,别说邱明本身也没打算当什么魔术师,就算是想当,也不需要市艺术团的推荐啊。

    还有刚才那人说什么,可以推荐参加省里的晚会,然后又说道春晚,那口气,就好像春晚是这个市艺术团的人能决定的一样。

    别说只是冰城,就算是京城的市艺术团,也没有这本事。画大饼的本事倒是不小,真以为他只是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?

    王勇看着电话被挂断了,十分的郁闷。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这么难搞定吗?难道说,是有了更好的去处?

    可是他的老同学告诉他,这个学生是一个魔术天才啊,在一个没改造过的舞台上,表演了变出活狗,变没桌子的魔术,还懂得近景魔术。

    这么一听,他顿时来了兴趣,想要让对方来市艺术团试试。要真是有本事,他还能保证市电视台给开一档节目,当然他也能占一些功劳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对方一上来就是十分干脆的拒绝了,他拿出忽悠其他人的办法,但是对方完全不上钩啊。

    他打电话给老同学,请老同学帮帮忙,但是老同学却告诉他,那个同学离校的时候,是开的自己的车,虽然只是二十来万,但是毕业家里就能给买车,家里条件肯定不差。

    而且给他电话没问题,再做说客就不合适了。只是这个老同学没告诉王勇,他可是不止将消息告诉了一个人啊。

    邱明正打算继续教道具减法的时候,电话又响了,这次还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邱明先生吗,我是省魔术协会的,想邀请你加入协会,方便明天过来填一份表吗?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,也没兴趣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是邱明同学吗?我是省艺校的,你有兴趣来面试魔术老师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邱先生吗,我是省电视台的,我们看了你在学校毕业晚会上表演的魔术视频,现邀请你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一个接一个,邱明知道,肯定是有人将他的号码透露出去了,而这一切,源自于他在毕业晚会上表演的魔术,学校拍摄了视频,传到了校园网上,怎么有这么多人注意到了?

    邱明上网搜了一下,没想到他现在还有点小火。许多人都说他的魔术很厉害,说他未来能成魔术大师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人说这魔术没啥新意,肯定都是用的机关道具,配乐不好听,灯光不好看,下面当托的居然找了这么一个丑男。

    天知道,那个网友口中的丑男,是邱明学校的副校长,在邱明学校也是很受尊敬的。

    还好学校的摄影器材一般,拍摄的不是特别清楚,有的人认为魔术还经过剪切了。这些邱明都不在乎,他只是给自己的大学留下一点烙印而已。

    估计这股热度,很快会消退的。邱明索性关机,而他再回头的时候,发现道具已经趴在一个垫子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来不论是对人还是狗来说,数学都能催眠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梁子看了看手机,咋回事,邱明的手机为什么打不通,关机了?

    他想问问邱明给的那个药丸子到底好用不,这两天他总到医院照顾那个女孩儿,已经打听清楚了,那女孩儿现在是初中老师,职业也是他喜欢的!

    他已经打算追这个女孩儿了,可不想自己的女朋友、未来的老婆腿上有两条疤痕,那样穿裙子都不方便。

    梁子想了想,邱明不会拿这种事儿开玩笑,这要真是邱明说的那么神奇,那就太好了。他自己尝了一点,啥事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甚至狠狠心,给手上割了一个小口,用这个刮下来的粉末涂在上面,愈合的确实比他想象中的快的多。

    他在给那女孩儿换药的时候,就将这个也弄在了药棉上面,剩下的搓成小丸,都给那女孩儿吃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也想过,万一这女孩儿腿上的疤痕变得更重了,那么更好,他可以负责啊!

    邱明关了两天手机之后再开机,果然就没有什么骚扰电话了,看了一下短信,有许多关机后的来电提醒。

    全部都是陌生号码,邱明也就都没理会,这不过是生活中的小插曲罢了。

    休息了几天,邱明带着道具回家了,老房子那边订购的新沙发货送到了,邱明得回去接收一下。

    当然,随后他就打算进入新的动画片世界。不知道这个世界,又会是什么,能带给他什么惊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