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九色鹿跟小倩正在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,两人的眼神中,都有许多疑惑。

    “小倩,这是九色鹿,我们现在所处的这片绿洲,就是它的家。九色鹿,这是小倩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邱大哥的鬼仆。”小倩抢着说道。

    小倩十分好奇的看着九色鹿,如此漂亮的鹿,她活了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见呢。九色鹿身上的气息不弱,应该就是她刚才感应到的那个疑似修士的家伙。

    可让小倩非常不解的是,她也见过一些妖修或者兽修,那些家伙无一身上不是带着许多煞气,为何面前的九色鹿,身上的气息竟如此的平和?

    还有这到底是什么品种的鹿,叫九色鹿,是因为身上的九种颜色吗?这些颜色,是否有什么特殊含义或者功能?

    当然,更让小倩惊讶的是,刚才她听到了九色鹿在说话。这分明还是一头幼年的鹿,居然就可以说话了,这是许多实力强大的妖兽都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那它长大之后,该多么的强大?它的父母是谁,在哪儿呢?还是说它的父母强大到已经可以让她感应不到了?

    九色鹿歪着脑袋:“鬼仆是什么?仆人吗?”

    小倩点点头:“可以这么理解。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她能看出来,九色鹿还小,头上的角才三个杈而已。

    听到小倩的问话,九色鹿低下头,眼神中竟透露出一些伤心:“我没有爸爸妈妈。”

    其实小倩问的,也是邱明想知道的。九色鹿这么点就有如此修为了,那它的父母该多么强大,邱明觉得至少也得有炼虚境的实力,甚至可能更高。

    这么强大的父母,为何会将小九色鹿丢在这里?鹿,应该是群居动物吧?

    可是九色鹿竟然说它没有爸爸妈妈,这让邱明觉得很奇怪,总不能说,九色鹿也是跟孙猴子一样,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天生天养吧?

    如果要是那样,那就更不凡了。越是数量稀少的神兽,那么实力就越强大。比如太上老君的坐骑、通天教主的坐骑等等,每一个都是那么的牛叉。

    “九色鹿,你是没有见过你的爸爸妈妈吗?还是说他们已经过世了?”邱明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见过,我从出生开始,就没见过我的爸爸妈妈。”

    邱明撇撇嘴,出生开始?出生的时候,你记事儿了么。不过这事儿也说不准,他也不知道神兽是不是就那么牛叉。

    但这里面又有一个问题,鹿应该是胎生吧?出生的时候就没见过父母,那么有两个可能,一个就是九色鹿不是胎生,至少不是母鹿生的,另外一个可能,就是九色鹿小时候还不记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出生的时候,就开始记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,你们不是吗?”九色鹿一副好奇的样子,不应该都是这样吗?

    邱明嘴角抽搐两下,我倒是想出生就能记事儿,那得是天才中的天才,这么多年,我就见到一个人是这样的,他叫哪吒。

    而哪吒才多大啊,就已经有了仙人的实力,配合那些法宝,普通的仙人绝对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,我五岁之前的记忆很少,事实上五岁之后,也有许多事情选择性的遗忘了。你是从出生就开始有记忆,那么你是从哪儿出生的?”

    哪怕是步入修行之门,邱明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记住,他只是记忆力变得好了许多,但还是会有一些不重要的事情选择性遗忘,比如某天吃了什么,路过身边的人等等。

    当然,一些重要的事情,他会记得清清楚楚,比如邱明现在还是能记起来那个凶巴巴的小学老师。

    九色鹿茫然的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我从出生,就在这片绿洲里面,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在水潭的边上。”

    它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绿洲中的水潭,那时候它还不会说话呢。后来是它跑出去玩,见到许多其他的人,才学会了说话。

    而且它不只是会一种语言,波斯语什么的它也会,甚至它能明白每一个小动物所表达的意思,即使那些小动物根本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邱明也有些蒙了,难道说九色鹿跟许多小动物一样,刚出生是没睁开眼睛的,结果被父母丢弃在这里了?

    “水潭的下面,你去找过吗?”邱明记得,九色鹿是会游泳的啊。现实世界中他倒是知道驼鹿会游泳,还会潜水,但九色鹿明显不是驼鹿,可人家是神兽,会游泳也没啥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去过,下面什么都没有。”九色鹿神情有些落寞,它又怎么会没去找过呢,但真的什么都没找到,一点熟悉的气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说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不要我了,为什么呢?”九色鹿看起来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九色鹿,你别太伤心。我知道有一些神兽,他们是天生天养,是天地初生唯一的个体,而他们每一个都是强大无比,或许你就是其中之一。”邱明正色道。

    九色鹿一脸疑惑:“你是说,我本来就没有爸爸妈妈?你说的那些神兽,都在哪儿,可以带我去找他们吗?”

    真的会有很多人没有爸爸妈妈?这里的所有小动物,都有爸爸妈妈啊,只有那些没有灵智的花草树木,才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很远的地方,以后要是有机会,我带你去见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邱明每次往返书中世界和现实世界,抓着的东西都能带着,但是不包括活的动物和人。不知道是否有什么东西,能够将九色鹿带走。

    如果不行的话,那么只有等他将来足够强大了,可以打破这些束缚的时候,就能带着九色鹿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天,或许很遥远,但是对于身处动画片世界的九色鹿来说,或许不算太长。

    九色鹿听到邱明这么说,有些失望的趴在了草地上,以后是什么时候呢?邱明说的那些,真的存在吗,还是在安慰它?

    难道说,它真的原本就没有父母?也对,它跟其他小动物都不一样,这让她一直都没有好朋友,直到邱明的出现,才让它有了同类的感觉,只是邱明注定要离开的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