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忽然兴奋的大叫,道具吓坏了,老爹怎么了,是不是出事儿了?它跑到门口,一边叫,一边挠门。

    邱明打开门,让道具进来。道具左右看了看,没什么啊,老爹刚才喊什么?

    “道具啊,去睡觉吧,刚才吓到你了是吧,没事儿,老爹就是高兴。来,这个吃了,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随手塞给道具一枚辟谷丹,打发道具去睡觉了。道具一脸疑惑的离开,只是这次趴在狗窝里,却一直盯着卧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领取奖励。”邱明大声说出来。金光一闪,邱明感觉手上一沉,赶紧松开手。

    九色鹿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,忽然看到了邱明,它才松了口气:“邱明,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,你不是说要跟我走吗,我想了个办法,以后都可以带着你。”邱明一脸喜色,九色鹿以后就是他的了,那之前给九色鹿吃了那么多丹药,为九色鹿耗费了那么多灵力,都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九色鹿还能不能长大一些了,这么小……也没法骑啊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家?那你是怎么把我弄过来的?”九色鹿十分疑惑,刚才它正在吃水果呢,忽然就感觉一股力量裹着它,让它根本无法反抗,而再出现的时候,就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更让它惊讶的是,它感觉自己跟邱明之间隐隐有了一种联系,这种联系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怎么出现的,它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暂时也跟你解释不清,你不是愿意跟着我么,以后跟着我不好吗?”邱明有些着急了,该不会九色鹿后悔了,不想跟着他吧?

    他也能感觉到,跟九色鹿之间出现了一些联系,他觉得这个联系,肯定跟那本书有关系。他现在最想尝试的是,能否将九色鹿收进那个奇怪的空间里,储存那本书,和那本书里抽出来奖励的空间。

    以往所有抽出来的奖励,他都能收到那个空间里,无论是功法秘籍,又或者是法器、丹药,都没问题,可一直都没有活物。

    但邱明觉得既然将九色鹿作为奖励抽出来了,那就应该可以跟着他,让他可以带着九色鹿去其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九色鹿皱着眉头:“你家这里的空气不太好啊,有些污浊,而且怎么我感应不到多少灵气呢?”

    邱明家里的灵气也太稀薄了吧,跟它的绿洲完全没法比啊。在这种地方住着,多不舒服啊。

    “我家的灵力是稀薄了点,但没关系,我可以带你去不同的世界,有的世界比你住的地方灵气浓郁多了。嗯,这个暂时跟你也解释不清,总之你相信我不会害你就是了。跟我在一起,以后有的是水果吃。”

    “呜~汪汪汪!”

    道具站在卧室门口,大声的叫着,一脸的愤怒。同时怒气冲冲的看着邱明,老爹,咋回事,这个小婊砸是哪儿来的?!

    九色鹿回头看着道具,这个小不点是谁,看起来是个弱渣啊,冲着我叫什么?

    “你是谁,也是邱明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道具的叫声忽然停止了,它惊恐的看了看九色鹿,又看了看邱明,这个怪物会说话?!

    道具从来没有见过鹿,在它眼里,这就是个怪物。它能听懂别人说的话,但那不都跟老爹一样,是两条腿的人么,这个四条腿的怪物是什么,为什么也会说话?

    老爹就是因为它会说话,才带它回家的?那我以后怎么办,老爹会不会不喜欢我了?

    “它叫道具,是我养的宠物,你以后可别欺负它啊。”邱明赶紧解释道。同时冲着道具招招手,将道具抱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怜的孩子,怎么好像一脸的失落呢?他想起来道具喜欢争宠的样子,这是把九色鹿当成对手了吧?

    道具被邱明抱起来,脑袋死死的贴在邱明怀里,还伸出舌头,舔邱明的脸,邱明笑着躲开。

    这时候道具心情才重新变好,它感受到了老爹对它的爱,同时斜眼瞥了九色鹿一眼。傻大个,傻眼了吧,老爹最爱的还是我!

    九色鹿哪儿会跟道具一般见识,它跟邱明聊过许多,知道宠物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邱明,你家里有点小啊,这是房子吧,周围有很多人?”九色鹿闭眼睛感受了一下,周围有许多人的气息,这让它想起来自己被围攻那次,这些人是不是来找邱明麻烦的?

    “我不是跟你说过,人都喜欢住在一起。我家就这么大,那边还有一个屋,原本是我爸妈住的,现在他们搬去大房子了,你可以去那屋住。”

    九色鹿点点头,踢踢踏踏的走到了主卧。它看了看,跳到床上,直接趴下。嗯,还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道具一看,顿时又开始冲着九色鹿狂叫。下来,你个小婊砸,赶紧下来,老爹不让上床不知道嘛!

    九色鹿根本就没理会道具,躺在床上,呼呼的睡觉了。邱明有些无奈的抱着道具,小家伙这玻璃心啊。

    “好吧,今晚你就跟我一起睡床上行不行,别叫了,这都已经很晚了,邻居会不高兴的,听话。”

    道具马上就不叫了,什么,我可以跟老爹一起睡床上了?哈哈哈,我就知道,老爹还是最喜欢我,那个傻大个自己睡去吧。

    被放在床上后,道具兴奋的跳来跳去,一会儿跳上枕头,一会儿跳到被子上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快点睡觉,别闹了,明天带你出去玩,否则明天没饭吃了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爹的威胁,道具也觉得有点累了,打了个哈欠……趴到了邱明的枕头上。

    邱明摇摇头,他还想着躺会儿呢,现在枕头没了。算了,别惹这个小玻璃心了,否则指不定又怎么嚎呢。

    不是说二哈不太需要主人陪伴,自己也能玩的很开心么,为啥道具就这么粘着他呢?他转念想了想,还是黏着点好,要是让这货自己玩,恐怕家里的家具又得遭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道具醒过来,老爹呢?为什么老爹不见了?它马上跳下床,顺着味道跑出去,啊,老爹又在做那些奇怪的动作。

    它这才松了口气,还以为老爹带着那个傻大个出去玩没带它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