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~县一共有四家药铺,所有药铺都有坐堂的郎中,其中许仙就在保安堂当学徒。不过按照规模来算,保安堂算是最小的,大生堂才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进入县城,许仙回家去了,邱明则直接走向保安堂。有学徒过来询问,邱明是来问诊还是抓药,但邱明径直走向了那个掌柜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保安堂的掌柜,可是东家?”邱明拱拱手问道。

    刘掌柜愣了一下:“我只是掌柜,东家另有其人,不知这位先生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寻常买卖药材,他这个掌柜就能决定,这人直接找东家,是有什么大生意吗?

    “把你们东家请来吧,说我想买下这个保安堂。”

    掌柜一听,这事儿就不是他能做主的了,他让邱明等一天,得去杭~州城请东家来再说。一来一回需要三四个时辰,今天天色已晚,肯定要明天才能决定。

    晚上邱明找了个客栈住下,第二天,直接到保安堂。

    “鄙人赵东令,是这个保安堂的东家。”赵东令听说有人想买保安堂,也是非常的高兴。他家祖上倒是做药材生意的,但现在他做布匹生意,这保安堂他早就想卖了,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买家。

    “我叫邱明,你开个价吧。”邱明没打算跟其寒暄。

    “邱先生,我这保安堂房产加上药材,还有这么多的学徒与坐堂郎中,作价五千两白银,这个价格不算贵吧?”

    邱明昨天就打听了一下,这个价格还真不算贵,算是公道价了。但是他表现出想买的意思,对方竟然没加价?

    “价格公道,赵先生还有其他条件吧?”

    “邱先生是明白人,我这保安堂的掌柜、郎中、学徒你一概都要留下。说实话,这是我们家的祖业,如果不是实在忙不过来,我真不打算卖。”那些人跟了他这么多年,他卖掉的时候,也不能让人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过账房我要换。”财务可不能还用对方的老人,那账目出问题,他都不知道。虽然他没打算用这个保安堂赚钱,但也不能赔钱啊。

    “邱先生不说我也要带走的。还有最后一个条件,保安堂的牌匾不能动,如果这条你也能答应,现在就能签契约。”

    现在培养一个合格的账房可不容易,他还不愿意留给邱明呢。保安堂是他们家的老牌匾,希望还能挂在这里,也算将来有个念想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签契约吧。”邱明还懒得换名字呢,到时候叫什么,世一堂还是九芝堂?

    “邱先生,我这药铺在这儿,地契、房契我都带着呢,你的银子?”钱还没看到呢,契约可不能签。

    “也对,等一下。”邱明打开脚边的袋子,露出里面的一些珠宝,“用这些抵账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邱明身上的金银不多了,还好这次带来了一些珠宝,大部分都是皇宫拿出来的,件件都是精品。

    “邱先生,这个抵账当然没问题,不过这个价值嘛,可就要折损一下了。”赵东令精明的说道。他划拉出来九件首饰,包括了珍珠项链、珠钗、翡翠手镯、翡翠扳指等东西。

    邱明笑眯眯的回头看着保安堂的掌柜:“刘掌柜,以后我就是你的东家了,这次是你的第一次考验,你觉得应该付给赵先生多少钱?”

    赵东令跟刘掌柜都愣了一下,然后赵东令苦笑着将两件首饰推回来,刘掌柜还不依不饶,又让赵东令将账上的流动资金五百两留下,这才去县衙签订了契约,这保安堂也正式过户到邱明名下。

    邱明略施小法术,也弄到了户籍,他现在就是钱塘人了。

    邱明查看了一下,这药铺还真不错,郎中的医术算不上高明,但一般的病也都能瞧。药材准备的也比较齐全,而且都算是好药材,还有一些本应该是北方特有的药材,这里竟也有储备。

    掌柜的从别处请来了一个账房,加上以前的账房学徒,保安堂的账目不会出问题。邱明看了下那个账目,太TM乱了。

    每一种药材进价多少,卖价多少,损耗多少都要记录。而一包药里面包含了许多种药材,其中还有一些是属于谁都能开的药,按包计算。

    除了卖药,就是郎中的诊金是收入了。各种杂项支出,加上郎中、掌柜等伙计的支出,这保安堂还真不怎么赚钱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后面还包含了一个大宅子,邱明也算是有了个家。等他离开之前,转手卖掉也不会亏。

    许仙一大早又跑到了保安堂,手里还拿着一个饼子,边走边吃。每一天他都是学徒中来的最早的,也因此他被定为郎中学徒,而不是抓药学徒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许仙可以看医书,学习瞧病,那些抓药学徒只学药性,连诊脉都不会,根本不可能成为郎中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为什么今天一早咱们保安堂要放鞭炮啊?”许仙仰着小脑瓜问道。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,难道是东家有喜事?

    “许仙啊,咱们保安堂换了新东家,这不是要放挂鞭炮么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你依然可以在这儿做学徒。去吧,把门口打扫一下,然后就可以去找马郎中了。”

    像是许仙这种学徒,是没有月钱的,只是每天药铺管一顿饭,然后你还得给人家干活,你能得到的,就是学本事的机会。

    穷人家的孩子,连当这种学徒的机会都没有,巴不得孩子早点能挣钱呢。也就是许娇容父母留下了一些钱财房产,加上许娇容懂得针线活,才能养活了他们姐弟俩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新东家凶不凶啊?”许仙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凶,很和善的一个人,据说家里原本就是做药材生意的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干了,现在回到家乡,做个老本行。”

    许仙小脸上满是好奇,家里原本就是做药材生意的,为什么他觉得好像听过这个说法呢?

    “喏,看到没,那个就是咱们新东家,还不去见过新东家。”刘掌柜看到邱明,赶紧从柜台后走出来见礼。

    咦?许仙干什么呢,见到新东家,不知道喊人吗?以前看着挺机灵的一个小孩,今天怎么如此愚钝,是想被新东家赶走吗?

    许仙愣在原地,新东家,怎么是邱大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