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许仙,怎么不认识我了?”邱明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是我们的新东家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,我也是做药材生意的,买下来一个医馆药铺,不正常吗?”

    许仙大喜,他记得跟邱大哥说过,如果邱大哥买下来一个医馆,将来他可以当坐堂郎中,这么看来,真的有戏啊!

    刘掌柜眯了下眼睛,怎么个意思,许仙跟新东家认识?还好他之前觉得许仙勤快肯学,对许仙还不错,否则搞不好自己这掌柜的位置就不保了。

    “邱,东家,我去打扫院子了。”许仙不敢再喊邱大哥,麻溜的跑去打扫院子,然后就能跟马郎中学医术了。

    马郎中教了许仙一点药理药性之后,给了许仙一个小背篓:“去吧,按照我前几天给你布置的任务,看看你今天能采回来什么药材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许仙离去的背影,转身回到了后院。小倩倒了杯茶给邱明,继续打扫其他屋子去了,她要将新家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邱明喝完茶,并没有打坐修炼,而是躺在了床上。当然不是睡觉,而是通过一只傀儡鸟,盯梢许仙呢。

    许仙背着小药篓,快步跑出城,又跑去了常去的那片树林采药。他今天又学了一些药理药性,将来肯定能做一个好郎中,救治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诶呀,地上怎么又一只小鸟,这毛还没长齐呢。许仙抬头看了看,树上有一个鸟窝,这是小鸟掉下来了,还好没摔死。

    但是小鸟不会飞啊,在下面还不得饿死,或者是被其他动物吃掉。他想了想,将药篓放下,把小鸟小心翼翼的放进怀里。

    呸!呸!

    许仙往手心啐了两口唾沫,打算爬上去,将小鸟放回去。

    别看他个头小,但是既然能让他独自出来采药,就证明他身手灵活,很快他就爬上了树,踩着一根粗树杈,伸手试一试,能不能将小鸟送回鸟窝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把剑飞过来,眼看着要将许仙脚下的树枝斩断。这么高掉下去,许仙不死也要摔断手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素贞得到观世音菩萨指点,知道自己成道的机缘在西湖边,于是就动身赶过来。只是路上的时候,她发现有人跟踪她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是小青。说起来小青也是在峨眉山修行的蛇精,跟她也算是同类。小青也修行超过了五百年,功力深厚,但比起白素贞还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小青喜欢捉弄人,到峨眉山的人,就没有没被小青捉弄过的。白素贞阻拦了多次,破掉了小青的法术,这让小青非常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小青,我看见你了,出来吧。”白素贞停下脚步,回头说道。

    小青从一棵树后面现出身形:“看到了又怎样,这条路是你家的吗,你能走,我就不能走?”

    “小青,你修行时日尚短,如今还未找到自己的道,你还是回峨眉山潜修吧。”小青的修为相当于还虚境,想要成仙可不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异类成仙,本身渡劫就更难,白素贞希望小青多多积累,这样渡劫的时候更简单,成仙之后,也能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可惜小青却误会了白素贞的意思:“白素贞,菩萨是不是告诉你怎么能成仙了?你告诉我一下,咱们都在峨眉山修行,也都是蛇类,不是你说的应该守望相助么。”

    小青也想成仙啊,凭什么白素贞可以,她就不行?!

    “小青,你误会了,菩萨只是指点我如何去除心魔。我修行超过千年,迟迟无法成仙,就是因为心魔,这对你没有用啊。”

    小青怎么可能相信,菩萨下凡,就指点了这么点小事儿?白素贞定然是不愿意告诉她,还说同类呢,成仙的方法怎么就不能分享一下?

    小青怒了,想要跟白素贞动手。但是白素贞却只是躲闪,在她看来,小青还是小孩子心性,再说她潜心修行以来,已经很少与人争斗了。

    小青看到白素贞不肯跟她打,本身就生气呢,忽然看到有个小孩正在爬树掏鸟窝,这孩子怎么如此淘气,小鸟招你惹你了,必须给你一些教训!

    小青拔下头上的一根玉簪,化作一把剑,要将许仙脚踩的树枝斩断。

    白素贞一看大惊,这么小的孩子,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,不死也要重伤啊。她慌忙拦住小青,两人也终于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素贞,你不是说不跟我动手吗,现在怎么出手了,你就是虚伪!”

    “小青,你怎么不明白,我们修行之人,要多行善举,你怎可对无辜之人出手?”

    小青手持兵器,可还不是白素贞的对手,她忽然将剑丢出去,双手缠住白素贞。树杈忽然断了,许仙顿时仰面掉下来。

    白素贞刷出水袖,将许仙接住,同时一掌打向小青。小青慌忙招回飞剑抵挡,但白素贞手上泛起白光,不但打飞了小青,就连那柄剑也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小青,你真敢对无辜之人下手!”白素贞也生气了,小青怎么如此不知轻重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无辜了?他要掏鸟窝,就是伤害窝中的小鸟!哼,白素贞,下次我一定会打败你,先成仙的也一定是我!”

    小青恨恨的离开了,白素贞这才回头,看到许仙从怀里掏出一只小鸟。许仙松了口气,小鸟没事儿。

    他继续爬树,将小鸟送回鸟窝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白素贞看到这个笑容,不知道为何,竟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她记得当年被那个牧童救下的时候,也见过类似的笑容,这种笑容,包含了满满的善意。可惜她还要去找她的恩公,没时间多呆,白素贞化为一道流光飞走了。

    许仙将小鸟送回鸟窝,刚刚从树上下来,打算给那个救他的神仙姐姐道谢呢,却发现神仙姐姐不见了,他不禁有些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树上有一只小鸟一直看着这里,任凭他们这边如何打斗,就是没有飞走,只是小鸟的颜色跟树叶很像,白素贞他们都没注意到而已。

    邱明从床榻上坐起来,白素贞出现的有点早吧,许仙还是个孩子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