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只是想让许仙跟白素贞尽快相认,然后结婚,所以才教了许仙一点东西,但没想到,这些招数对此时的许多女孩子都非常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还好这次没用邱明出手,白素贞给了小青一个眼神,小青不情不愿的挥了一下手,忽然一个人打了个趔趄,肩上挑的担子翻了,拦在了那些女孩面前。

    白素贞适时的说想去湖边走走,许仙马上带着她们下桥,走向湖边。邱明点点头,许仙还是有点悟性的。

    那些桥上的女孩子都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都怪这个货郎,否则她们就能认识一下那位公子了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湖边,忽然天空中打了个响雷,转眼间阴云密布。许仙抬头看了看,转身对白素贞她们说道:“二位小姐,看天色一会儿恐有阵雨,而且来西湖,怎么能不坐船游湖呢,不如我们坐一下乌篷船吧?”

    白素贞自然是点头答应了,小青则撇撇嘴,一个破乌篷船有什么意思。姐姐的恩公,怎么是这呆头呆脑的小子。

    恰好一艘乌篷船,就停在了岸边,他们走过去,直接登船。许仙的双眼一直都在白素贞身上,也没注意旁边人的表情,否则他就该看出来,那些人似乎没看到他们这艘船。

    白素贞也是一直看着许仙,自然也没注意到这些,她还以为是别人不喜欢坐船呢。

    艄公轻轻摇橹,乌篷船慢悠悠的驶向湖心。许仙则开始跟白素贞她们讲这西湖附近的传说故事,绘声绘色,他背医书都没有这么溜。

    小青听得早就不耐烦了,这些故事有什么意思啊。一条比船还长的鱼,很稀奇吗?她还见过比这大很多的鱼,甚至还见过鲤鱼精呢。

    白素贞则一直在做一个忠实的听众,不时的发出一些赞叹声,让许仙说的更加起劲了。

    摇橹的艄公摇摇头,怎么这么笨,这时候说这些干什么啊,没发现别人有不耐烦的意思了吗?

    这时候应该展现出自己最优秀的一面,比如你可以说你救治了多少人,曾经获得过多少百姓的感谢。

    再比如你可以说一些应景的诗词歌赋,不是自己做的也不要紧,她们两个也不一定听过。哪怕是再吹奏一下竹笛也行,实在不行可以讲两个小笑话,逗人开心啊。

    你总讲这些古老的传说有什么意思,西湖就这么大,能有几个传说?而且这些传说真的没啥意思,都是一些关于妖怪的事情,你哪怕说一些关于爱情故事的传说也好啊。

    终于是小青听得不耐烦了,这许仙到底喜不喜欢姐姐,姐姐都在这儿了,你还不表达一下爱意,难道要姐姐来表达不成?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一眼艄公,计上心来:“艄公,你经常在这儿划船吧,那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冲着艄公使了个眼色,让艄公注意船舱里那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艄公一副了然的神色:“要说故事,那可就多了,我给你们讲一个书生的故事吧。从前有个书生,曾救了一个大户人家小姐的命,你猜那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怎么说?”

    小青一喜,这艄公很有眼色啊,这个故事刚刚好,特别适合。她马上配合的问道:“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她心里想,肯定那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说什么以身相许之类的,这样那个呆子许仙就该明白了吧?

    艄公继续说道:“那大户人家的小姐说,先生救我一命,来世结草衔环,必然报答!”

    小青瞪大眼睛,她又不是没在茶馆听过书,故事里不应该是这样的,那不都是男的才这么说吗?

    “艄公,你还没有别的故事了?或者差不多,结局不太一样的故事?”小青想了想,从袖子里拿出一块银子,塞给艄公。

    艄公掂量了一下,笑呵呵的说道:“有啊,还有好多故事呢。我还有一个风~流书生娶双姝的故事,说的是一个年轻人,娶了姐妹两个为妻……”

    小青赶紧拦住艄公,这都是什么故事啊。我们是姐妹两个,但是只有姐姐要嫁给这个呆子,我可没想着嫁。

    小青的梦想,可是嫁给一个英俊潇洒,威武霸气的修士,或者是龙,怎么可能是这么弱小的人?

    人活一世才多少年啊,她可是能长生的。姐姐也是,报恩就一定要嫁给他吗,给他一大笔钱不行吗?弄点仙草什么的给他吃了,让他多活一些年不行吗?

    不过算了,姐姐认定的事情,她也扭转不过来。反正这凡人的一辈子很短,说不定这呆子四五十岁就死了呢,到时候姐姐也就可以飞升上界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之前,她自己要好好想办法,怎么让那个镇魔宝珠重新放出光芒,她可不想被打回原形,废去五百年功力啊。

    “艄公,就没有更合适的故事?”小青恶狠狠的瞪着艄公,你要是再敢乱讲,我就削你!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们念一首小诗好了,绝对应景。西湖美景三月天,春雨如酒柳如烟。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手难牵。”

    开头还真的很应景,现在真是下着小雨,像是烟雾一样。可是后面一句是什么,无缘对面手难牵,这是诅咒吗?

    小青恨得牙根都痒痒,要不是为了姐姐,肯定要暴打这艄公一顿。

    可是紧接着艄公继续说道:“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若是千年有造化,白首同心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两句,小青顿时变得眉开眼笑,这还真不错,艄公还是蛮会说话的嘛,这首诗真不错,一会儿下船的时候要多给点赏钱。

    白素贞也听出这句诗的意思了,她有些害羞的看着许仙。许仙看到白素贞的表情,那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飞快,没错,他就是想要共枕眠啊!

    不一会儿,西湖已经转了一圈,白素贞说要回去了。许仙喏喏的不敢吭声,不好意思问人家住在哪儿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艄公开口了:“这刚下过雨,路有点滑,公子送二位小姐回去的时候,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许仙大喜,对啊,我可以送她们回家啊,他向艄公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,马上转头对白素贞她们说道:“二位小姐,我送你们回家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