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许仙果然没来保安堂,但让邱明惊讶的是,第三天就接到了许仙的喜帖,时间还就在三天后。

    好嘛,白素贞就这么恨嫁吗?邱明也不明白,为啥报恩就一定要嫁给许仙,或许人家前世也有因缘吧。

    总之许仙是喜气洋洋,直接又请了五天假。这三天要修葺房屋,准备新的家具什么的,至于那些纳彩、问吉什么的程序都省了。

    据说是因为白素贞家道中落,老宅子马上就要被宗族收走,如果不嫁,到时候又不能直接住到许仙家里,难道从客栈送亲?那样不是更不好看。

    许娇容他们竟也都接受了这个说法,反正邱明是没听说过,家道中落,还带来十车嫁妆的!

    金银细软、绫罗绸缎、鸡鸭牛羊、大米白面,看这架势,许仙就算是不赚钱,这辈子也够花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夸许仙命好,也有人说好人有好报的,当然更多的是妒忌,凭什么许仙一个穷郎中,就能娶来如此娇妻?

    大家闺秀不说,长相太漂亮了,还带来这么多彩礼,以后还不用看泰山的脸色,这简直就是所有穷书生梦想中妻子的样子啊。

    婚礼当天,邱明无论是作为保安堂的东家,还是作为许仙的大哥,都是要被邀请坐到主桌的。

    白素贞敬酒的时候,主桌上的那些官吏,一个个眼神都看直了,有几个人本想调笑一番,占点手脚上的便宜,但是小青在后面挥了一下手,那些人一个个就都变得规规矩矩的,甚至都拍着胸脯保证,以后许仙但凡有什么事儿,直接找他们。

    这让其他宾客更是目瞪口呆,以后许家岂不是可以在钱塘~县横着走了?他们更加感叹许仙的好命。

    敬酒到邱明这里的时候,白素贞的手顿了一下。这竟然是一位修士,修为还不弱于小青,为何会在这城中生活?

    城中人多,污浊之气也就更多,根本不适合修炼。除非是下山历练的,否则修士很少在城中呆着,更不要说在城中长期生活的。

    都是找个灵气充裕的深山老林,或者是海外小岛,那种无人打扰的地方。打坐修行的时候,本身就需要安静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娘子,这位是邱大哥,也是保安堂的东家,对我非常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邱大哥,明日我与相公,定然去拜谢邱大哥。”白素贞若有所指的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举起杯子,一饮而尽,神色如常,似乎没听懂白素贞的话一样。酒桌上他喝了很多,但根本不见醉意。

    当晚邱明回到保安堂,明日白素贞他们要来拜访,这倒是需要好好招待一番。他要干掉蛙面水蛇,说不得需青白的帮助。

    本来邱明也想过找法海帮忙的,但是法海这几年四处游历,不太好找。而且邱明也担心,法海万一还想封印蛙面水蛇,到时候两人目的就会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青白二蛇就不一样了,她们就算没打算杀蛙面水蛇,但是跟蛙面水蛇也有大仇,蛙面水蛇可是要吃掉她们的。到时候他杀蛙面水蛇,这两人肯定不会阻拦。

    第二天,许仙与白素贞见过陈彪和许娇容之后,提着礼物,来到保安堂。小青将一大包糖果瓜子放在保安堂,给其他伙计吃,然后才跟着许仙他们一起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我跟娘子还有小青来看你了。”许仙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后院的门自动打开了,许仙见怪不怪,领着白素贞进去,小青却怔了一下,这是法力波动,那邱明真是姐姐说的修士?

    她昨天都没发现,这么说来,邱明的修为至少不下于她,这钱塘~县还有这么厉害的家伙?

    “邱大哥。”许仙与白素贞一起喊道。小青则在旁边站着,一直上下打量邱明,这还真是一个修士!

    不过这修士的气息十分古怪,非道非佛,但又给人一种中正平和的感觉,难道说,这位是上界之人的化身?

    “来了,坐吧。小倩,倒茶。”

    小倩出来,白素贞与小青对视了一眼。这也是一位修士,而且好像没有肉~身。单凭一个魂体,竟然能在白天出现,这是修行了何种功法?她们竟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这邱明的背景不一般!

    邱明这最后一点灵茶,这次也拿出来了。小青喝了一口,眼睛一亮,这茶不错,她一口喝干了,然后冲着邱明晃动杯子。

    茶没了,怎么不知道再来一杯?

    白素贞瞪了小青一眼,怎么如此不懂礼数,到了别人家,哪儿有一口就将茶水喝干的,还有喝完了也不能这么找人要啊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不是本地人吧?”白素贞试探道。她在西湖边上也住了几年,打听过这里只有一个很有名的法海禅师,再就是那蛙面水蛇的手下蛤蟆精,她跟小青还与其交过手,破了对方的法术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也住了七八年,我听许夫人的口音,好像是川蜀一带啊。”邱明反将一军。你不知道我是哪儿的人,可是我知道你是哪儿来的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这句话,白素贞和小青脸色都是一变。她们哪儿有什么口音,这人分明是知道她们的出身。

    许仙傻愣愣的看着白素贞:“娘子,你家是川蜀一带的吗?”

    “父亲曾在那边做过官,我也染上了一点那边的口音,要说川蜀,也算是我的第二故乡,不过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。”

    许仙在一旁傻笑,娘子的意思很清楚,以后就是我们许家人了。

    “许仙,我这也没有什么招待的,你去药铺,取一些红枣、莲子、桂圆什么的干果拿过来。”邱明将许仙支开。

    许仙马上点点头,药铺里面能当零食吃的东西有很多,许多干果都能入药。

    等许仙离开之后,白素贞马上问道:“道友是什么意思,接近我相公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青也警惕的看着邱明,要是这人说的不好,她就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与蛙面水蛇有仇,在这里,不过是等着他出现而已,我想杀他。至于许仙,只是觉得他人不错,传授他一点药理而已。”

    小青不屑的看着邱明:“就凭你?”连姐姐都打不过蛙面水蛇,这人哪儿来的自信?

    邱明毫不介意的笑了笑:“我自己可能不行,但不是还有二位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