蛙面水蛇大惊,法海这老秃驴怎么也来了,这下麻烦了。

    他刚刚吞吃了蛤蟆精,还没来得及炼化呢。对付邱明三个,他自信能够做到,一个受伤的,两个被他克制,他怎么也不会输。

    可一个全盛的法海,本身就与他在伯仲之间,现在他身上还有伤,消耗又不小,再加上邱明三人,他就有些力有不逮了。

    邱明也觉得麻烦了,虽然法海来了,看似他们实力更占优,可是谁知道法海帮谁啊,或许在法海眼里,白素贞她们也是要除掉的,毕竟若不是小青盗走镇魔宝珠,蛙面水蛇根本不会逃出来,也不会背负看守不力的罪名。

    法海身上的圣衣袈裟鼓胀着,让江水根本无法沾身,一手提着擎天禅杖,一手托着降妖钵盂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邱明感叹了一句,这法海太帅了吧,不应该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和尚吗?

    蛙面水蛇转身就走,邱明赶紧追上去,不管怎么说,先干掉蛙面水蛇再说。白素贞和小青也追上去,而五鬼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法海眯着眼睛,那个青衣女子,就是那个将盗走镇魔宝珠,放出蛙面水蛇的妖精,这次要一并除掉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白衣服的女子,身上也有妖的气息,好似还不弱于蛙面水蛇,若放任不管,弄不好就是下一个蛙面水蛇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男的,身上气息极其古怪,竟给他一种上界之人的感觉。可是上界之人,怎么可能如此之弱,莫非是某位上界之人的化身投影,前来降妖伏魔的?可是又怎会受伤呢?

    蛙面水蛇一头扎进了一个门洞,邱明毫不犹豫的就追进去了。他进来之后才发现,这里四周好像镜面一样,他想要退出,却发现出口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一个阵法,而且是邱明从未见过的一种阵法,或许是蛙面水蛇自己创造的。邱明想起了自己的寒冰幻境,他施展幻境的时候,也有一种主宰的感觉,现在恐怕蛙面水蛇正想着怎么偷袭他们呢。

    四周都是自己的样子,看的头晕眼花,邱明索性闭上眼睛,靠着听觉来分辨。周围非常的安静,连呼吸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等了一会儿,还没见蛙面水蛇露面,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。这里面最弱的小青如果被蛙面水蛇偷袭,必然会受伤无疑。

    邱明手举定海珠,催动寒冰之力,周围瞬间都被冰冻。他取出玄光镜,随手一晃,一道白光射~出,前面好多冰块飞溅。

    既然暂时想不到阵法的关键节点,那就用蛮力破除好了,蛙面水蛇不是也这么破除他的寒冰幻境么。

    法海也追进了万镜森林大阵,他直接盘腿坐下,将颈上的无妄佛珠取下,口中念着佛经。忽然佛珠散发出漫天金光,竟然猛地变大,将那布置阵法的镜子砸碎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小青正拎着叉子小心翼翼的行走呢,忽然看到了五鬼冲她招手:“快过来,我知道怎么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青大喜,五鬼还是忠心的,等出去之后,一定不会亏待了五鬼。可是她刚刚走近,就看到五鬼猛地冲她挥出一掌。

    幸好她刚才觉得不对劲,五鬼没有喊她“大人”,所以有所提防。手中钢叉横过来,被蛙面水蛇打弯,小青也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很惨的样子,但其实受伤不重,但是那叉子法宝却毁掉了。

    就在蛙面水蛇想要继续进攻的时候,却听到几声巨响,他感觉自己的万镜森林大阵被暴~力破除了。

    白素贞也在砸镜子,速度飞快,蛙面水蛇一看来不及了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可恨,再有一会儿,他就能吞吃了这条青蛇精,这样他只要闭关一段时间,修为就能再进一步了。

    蛙面水蛇刚从阵法中出来,就看到一道白光射来,邱明拦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蛙面水蛇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邱明高声呵道。

    他这么大声,自然是为了招来法海和白素贞他们。可是白素贞更加关心小青,第一时间先去查看小青的伤势。

    法海的降妖钵盂升起来,里面射~出金光,笼罩住蛙面水蛇。

    “就凭这件法器也想捉住我,做梦!”蛙面水蛇竟然挣脱了金光束缚,这让法海心里也吃了一惊,没想到受伤了的蛙面水蛇,还是如此的难对付,那就更不能放过了!

    法海与邱明在后面追杀蛙面水蛇,白素贞带着小青,落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钱塘江面忽然冒出一个黑影,钻出水面后,奔着远处飞走,紧接着后面飞出两道影子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素贞带着小青飞出来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他们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不能追了,法海也在那,要是蛙面水蛇被抓住,法海肯定要掉过头来对付我们,我们赶紧走吧。”小青急道。

    “法海是高僧,肯定会讲道理的。蛙面水蛇只要被斩杀,你将那镇魔宝珠还回去,也就没事了。若他真的不讲道理,我们姐妹也不是好欺负的!”

    白素贞的实力也不下于法海,虽然没有法器,但旁边还有小青帮忙呢。再说她也觉得,邱明会帮忙。而且法海收拾了蛙面水蛇之后,还能剩下多少灵力?

    “那我们离远点,发现不对,赶紧走。”小青这次说完,白素贞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前面还有一个湖,蛙面水蛇一头扎下去了,邱明有些诧异,这并不是西湖啊,难道这就是金山湖?

    从湖里冒出来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年轻人,头上有一对龙角,这竟是一条龙!

    “大胆!法海,这是金山湖,不是你的金山寺。金山寺与我父亲有约在先,非我们答应,不准进入,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贫僧追着蛙面水蛇来到金山湖,眼看着他钻入湖中,该不会金山龙王要庇护那邪恶的妖精吧?”法海不阴不阳的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这时候却往前一步,身上的玄龟软甲幻化而出,只是胸口已经凹陷进去了:“道友,我与龙宫有旧,身上这玄龟软甲就是证明,还请道友将蛙面水蛇赶出来,免得影响了金山湖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蛙面水蛇是父王好友,这件事也不能听信你们一面之词。这位道友,今日我金山湖龙宫不便待客,下次你来,我请你喝酒。但是今天,谁也不能下湖,否则就是与我金山湖龙宫为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