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穿着白色铠甲的龙太子直接回到湖里,似乎根本不担心他们硬闯。邱明瞥了一眼法海,这货怎么如此怂?

    想当年,四海龙王邱明都交过手呢,虽然只比划了几下,可在他眼里,龙王并不是多厉害。

    后来他也知道了,四海龙王曾为了后代子嗣,多次耗费自身精血,导致实力十不存一,否则绝对不会那么弱。

    四海龙王或许原本很厉害,但这占据一片小湖的龙王,能有多厉害?邱明觉得除了四海,厉害一些的龙族也应该占据江河,次一些的才会占据一片湖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听说过占据一个水井的龙王,可人家那水井下面有一条暗河。再者说了,旁边的西湖不比这金山湖好吗,那龙王为什么不占据西湖?还有钱塘江呢?

    “法海禅师,听这意思,你们金山寺与金山湖龙宫有关系啊,不如你下去将蛙面水蛇赶出来,我在上面堵住他。”不过法海都不敢去,那就说明金山湖龙王实力在法海之上。

    法海看着邱明:“居士不是也与龙宫有旧么,为何你不下去呢?而且为何你要追杀蛙面水蛇?”

    哼,金山湖龙王是那么好惹的吗?那可是天庭册封的六十二位神龙王之一,实力非常强横。

    邱明等了半天,也不见蛙面水蛇上来,看来蛙面水蛇真的跟金山湖龙王是老朋友,那么只能再想办法了。但是白素贞跟小青去哪儿了,怎么还没过来?

    “法海禅师,蛙面水蛇残害生灵,还害死过不少无辜百姓,我想要杀掉他有问题吗?我请了白素贞与小青两位道友助拳,可惜还是让他跑了。而且蛙面水蛇吞吃了自己的下属蛤蟆精,恐怕下次见面,实力定然会更加强横!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那青蛇精盗走镇魔宝珠,蛙面水蛇怎么可能逃脱?让我遇上她们,定然要将她们也拿下!”法海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青是受到蛤蟆精蛊惑,才走了错路。不过她也已经答应了观世音菩萨和二郎真君,会让镇魔宝珠重放光芒,不让蛙面水蛇再作恶,这次她们也不是来帮忙杀蛙面水蛇么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提醒禅师一句,白素贞可是受到观世音菩萨指点,来这边报恩的。她曾在黎山老母门下学道,这一生也没少做善事,你确定要杀了她?”

    听到邱明这些话,法海脸色一变。那白蛇,竟然有如此背景!难怪一个蛇妖,竟能有如此修为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异类想要得道也不是不行,作为佛门的护法神兽就没问题,或者可以作为坐骑,当然,这些也都要求这些异类要行善积德。

    他本想度化那白蛇,让其成为金山寺的护法呢,如此看来,倒是有些难了。不过那青蛇盗取镇魔宝珠,让他因此承担了一份因果,这可不能如此轻易算了。

    蛙面水蛇要除,那青蛇也不能放过,至于那白蛇,还是要度化一下试试。

    “居士如何称呼,为何知道这些事情?”法海看着邱明,他根本看不出邱明的师承来历,甚至看不出邱明的修行路数,连是佛门还是道门都看不出来,莫非是旁门左道的修士?

    就算如此,关于白蛇、青蛇的秘密,他是如何知道的?甚至还有关于观世音菩萨和二郎真君的。

    莫非,这人是上界下凡的?可又不太对劲,如果真是上界下凡,为何不直接亮明身份,跟金山湖龙王协商?该不会这些都是他编造的吧?

    “我叫邱明。至于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,不便与禅师细说。我只告诉禅师,有些事情是天数,禅师莫要逆天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蛙面水蛇的逃走,已经成了禅师的心魔,我们联手除去,你也可抵消罪责,消去心魔,甚至分润一些功德。飞升佛界之后,定然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怎么知道的,老子看过动画片。虽然只记住了大概剧情,但已经足够了。而且白蛇传的故事,已经在现实世界流传了多少年,被演绎成了多少个版本,不过无论那一版的,法海貌似都不是什么正面形象。

    法海降妖除魔,为何还不被人喜欢呢,就因为他手段太激烈了,针对的许仙、白蛇还都是好人(好蛇)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这个世界,法海这几年没少出去游历,主要就是降妖伏魔,可是有几个百姓感谢他了?

    百姓感谢朝廷,感谢上天,但就是没有感谢法海的,甚至连感谢金山寺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比如一个狐妖偷了鸡,回头偿还给人家一些其他的东西,价值甚至更高。这在百姓看来,不但不会怪罪,还会说那狐妖有情有义,甚至将其称之为狐仙。

    但法海见到之后,马上就将那狐妖抓住,废去修为,让其重新变成野兽,这样百姓就得不到这狐妖的报答了,如何会感谢法海?

    还有法海降妖的时候,经常会毁坏一些百姓的东西,又没钱赔偿,百姓怎么会感谢他?甚至还会埋怨法海。那妖怪,又没有害到那百姓头上,可是你法海让我受到损失了!

    法海怔怔的看着邱明,天数,什么是天数?降妖伏魔,就是天数,又何来逆天而行?

    可是他也发现邱明说对了一点,那蛙面水蛇,真的成了他的心魔。若是心魔不除,还真是要影响他的修行了。

    “邱居士好像不是蛙面水蛇的对手吧,莫非你能从那蛇精那里拿回镇魔珠?并让其重新恢复法力?”

    “禅师不就能对付那蛙面水蛇了么,我在一旁辅助即可。我略懂一点阵法和小法术,暂时挡住蛙面水蛇还是没问题的。若是禅师能够定住蛙面水蛇,那么我的宝刀,足以斩杀蛙面水蛇!”

    法海看着邱明的眼睛,这人哪儿来的自信?蛙面水蛇也是异种,其实那么好对付。不过他这次见到蛙面水蛇,确实看到蛙面水蛇的身上有一道刀伤,可见这人的刀,真的能斩开蛙面水蛇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想办法定住他,你来斩杀。不过首先我们要让蛙面水蛇从金山湖出来,你不是要去金山湖龙宫做客么,就有劳邱居士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松了一口气,他就猜到,法海不会放心他来困住蛙面水蛇,肯定要自己来,那么他就有机会杀掉蛙面水蛇了。

    至于金山湖龙宫,就算没有蛙面水蛇,他也要去试试。金山湖龙宫,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