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生堂的东家王永昌忽然亲自来给许仙送了一坛酒,这让许仙受宠若惊,他发现邱明也看到了,马上过去解释:“邱大哥,我没想去大生堂坐堂,我是保安堂的郎中。”

    邱明有些意外,他记得动画片里是蛤蟆精给了王永昌一坛雄黄酒,然后让白素贞和小青现出原形,吓死了许仙。

    可现在蛤蟆精已经被蛙面水蛇吞掉了,那么这王永昌是受到谁的蛊惑?难道是蛙面水蛇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机会就来了,或许可以好好谋划一番。

    “许仙,没关系,这酒你拿回去吧。对了,晚上我到你家吃饭,你别跟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许仙赶紧点头,中午的时候就没在保安堂吃饭,而是跑回家告诉白素贞这个消息。白素贞也有些意外,邱明怎么要来他们家吃饭?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趁着没人注意,邱明悄悄去了一趟金山寺,他出来的时候满脸笑意,这次看蛙面水蛇还不死!

    准备晚饭的时候,小青还对白素贞说:“姐姐,那个邱明为什么要来吃饭?许相公还拿回来一坛酒,今天可是端阳节,我们本身就会受到影响,若是不小心在喝了雄黄酒什么的,恐怕会现出原形啊!”

    这的人都什么毛病,端阳节就一定要喝雄黄酒吗?普通的黄酒不行吗?花雕酒也行啊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不是自己准备了酒么。邱大哥在这边也没有亲人,跟咱们一起过节也热闹。”白素贞一边切菜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小青撇撇嘴:“怎么就没有亲人了,他那不是有个娇俏的女鬼么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声音:“小青姑娘,在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小青愣了一下,马上反驳道:“偷听别人说话更不好,尤其是偷偷到别人家!”

    “邱大哥,里面请。”白素贞也有些意外,邱明怎么来的这么早,许仙还没回来的,不怕别人说闲话吗?

    “我先过来是跟你们说一声,有人偷偷给了许仙一坛雄黄酒,你们准备的酒,被许仙送给了邻居,所以我若不来,你们一会儿喝了酒会有什么结果,不用我多说吧?”

    小青大吃一惊,马上跑去打开那个酒坛,她只闻了一下,就觉得有些头晕,还真是雄黄酒,而且加了许多雄黄,甚至里面还有别的草药,都是克制她们的!

    “喏,我又带来一坛酒,那坛雄黄酒就给我吧。这次很明显,是有人想要你们现出原形,吓死许仙!”

    什么?目的是吓死许仙?

    白素贞急了:“是谁这么恶毒,我们与他有什么仇怨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法海,他一直就想杀了我们。”小青猜测道。她看法海也一直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我猜是蛙面水蛇。”邱明正色道,“你们想想,如果许仙被你们本体吓死了,你们就算能从黑白无常那里抢回许仙的魂魄,那么如何让他复活?”

    “南极仙翁有灵芝仙草,有活死人~肉白骨的功效。邱大哥的意思,蛙面水蛇想要抢夺灵芝仙草?对了,灵芝仙草还能增加功力,这对蛙面水蛇肯定有很强的吸引力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一会儿演一场戏,许仙会假死。你们照常去南极仙翁那里,然后假装拿回了灵芝仙草……我会在中途接应,这次我们必须杀掉蛙面水蛇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邱明就离开了,等到天快黑了,许仙坐堂结束,他们才一起来到许仙家。

    饭菜很丰盛,邱明其实很好奇,白素贞居然会做饭!蛇,不都是吃生的么?难道妖精化作人形之后,都喜欢吃熟的,就像西游记里面要吃唐僧的妖怪一样?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许仙抱出那坛王永昌送给他的酒,热情的给大家都倒上:“今天端阳节,大家都喝杯酒。”

    邱明他们都神色如常的喝光了杯中酒,许仙再次给大家都满上。

    三杯酒过后,白素贞和小青就借口不胜酒力,邱明也说不要让他们喝了,咱们兄弟俩喝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酒度数并不高,许仙也很能喝,两人一起将一坛酒喝光了,许仙已是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邱明这时候说道:“许仙,我给你变个戏法啊?我会变蛇,大蟒蛇,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可怕的,蛇蜕还可入药,有祛风、定惊、解毒等功效。这要是有蟒蛇,我把皮剥下来入药。”

    邱明撇撇嘴,嗯,你确实扒过蛇的衣服,不过真让你见到大蟒蛇,吓不死你!

    “你看好了,这是一个盆,现在里面什么都没有,我扣上了,念动咒语,你再掀开盆看看。”

    许仙大步走过去,里面能有什么啊,顶多就是一条小蛇,他在山林采药,蛇见过的多了。

    盆子掀开,许仙大声喊道:“哇,好大的蛇!”

    邱明打了个响指,许仙歪倒在地,被白素贞扶到床上躺下。不一会儿,屋里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,然后白素贞跟小青就都飞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蛙面水蛇躲在紫阳山的一个洞府中,不一会儿,一只老鼠钻了进来,化为人形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不敢距离太近,只能远远的盯着。我听见许仙大声喊好大的蛇,然后就没声了。许仙家里一会儿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,那青白二蛇已经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太好了,计划成功了!”蛙面水蛇大喜,一口将这个小老鼠精吞了,这小老鼠精,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许仙果然是被白素贞的本体吓死了,白素贞她们应该去弄灵芝仙草,那时候他就可以半路抢夺,从而功力大增!

    他再吞了那青白二蛇,又何必再惧法海那和尚?五百年的镇压,这个仇他还没忘呢!

    蛙面水蛇从来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,他是吞了不少其他妖精,但是之前他并没有吞过人啊,因为人族修士的精血不如妖精,普通人更是没啥用。

    法海多管闲事,竟然还想度化他,这是痴人说梦!我蛙面水蛇,天生异种,岂会臣服于小小的金山寺做护法神兽?

    对了,还有那个用刀的修士,不但刀非常好,还有那面镜子,尤其是那颗宝珠,他都要得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