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极仙翁的两个弟子在洞府门口打盹呢,忽然看到有两个远远的飞过来,然后又离开了。他们两个没太在意,肯定是被门口那两座山拦住了。

    那两座山对人族修士没什么伤害,但是对于异类修士,尤其是蛇虫鼠蚁之类的修士,伤害就大了。

    蛙面水蛇也曾想来南极仙翁这里盗取灵芝仙草,同样是被门口的两座山拦住了,他能闯过这两座山,但是也要元气大伤,还怎么盗取仙草?

    在他看来,白素贞来盗取仙草成功之后吗,肯定也会元气大伤,那时他来抢夺,不要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至于原本计划抓住许仙胁迫,这点直接放弃了。一个是不确定许仙在白素贞心目中的重要性,另外一个死人对方也未必会妥协,还有可能让对方怒发冲冠跟他拼命。再说了,那个拿刀的不是看守许仙么,他要是去了,短时间没能拿下,恐怕就会惊动金山寺的法海。

    “姐姐,蛙面水蛇怎么还没来,该不是邱明估算错了吧?”小青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慢点飞,记得装出一副脱力的样子。”白素贞提醒道,“再等等,杀了蛙面水蛇,你或许也可以将镇魔宝珠直接还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白素贞跟小青根本没有穿过那两座山,所以时间上比蛙面水蛇预期的快了许多。不过蛙面水蛇为防止白素贞救许仙心切,飞行速度太快,所以也提前出来堵截了。

    小青正不耐烦呢,忽然看到前面半空中有人拦着,而那个人,还带着一条黑狗,怎么是二郎神?!

    小青大惊,难道说二郎神觉得她没有做好交代的事情,要来废去她的修为了?

    “白素贞、小青,你们手里拿着的是什么?你们可是从南极仙翁那里刚回来?”二郎神喝道。

    “二郎真君,素贞是为了救相公,他寿元未尽啊。”白素贞哀求道,同时给小青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她们根本就没有进入南极仙翁的地盘,这个二郎真君,肯定是假的,是蛙面水蛇假扮的。小青也仔细看了一眼那条黑狗,那黑狗看起来很有气势,但狗的眼神呆滞,分明是用幻术幻化出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邱明在哪儿呢,她们两个,可不是蛙面水蛇的对手啊。

    “是啊,二郎真君,姐姐只是暂时借的,将来肯定归还。”小青也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来,别让我动手。我替你们还给南极仙翁,你们的罪责也能免去,否则南极仙翁知道,亲自出手捉拿,你们焉有命在!”

    “二郎神”一副我在为你们好的样子,冲着白素贞伸出手。能不动手,尽量还是不动手。现在他要拿下白素贞与小青两个,也要费一番功夫,若是引来他人插手,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等他炼化了灵芝仙草之后,一个照面他就能吞掉那青蛇精,白蛇想要吞掉也不会太难,那时他才会有仇报仇!

    白素贞怒视“二郎神”:“二郎真君,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吗?我这也是要救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神”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:“罢了,这枚丹药你拿去,救你的相公吧,灵芝仙草还是要还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贞这才乖乖的将灵芝仙草交给二郎真君,接过一个小瓷瓶,却根本没有查看。她知道里面肯定不是救命的丹药,说不定是毒~药呢,暂时不宜打开。

    “二郎神”倒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白素贞给他的盒子,他看到里面的东西时,暗叫一声不好,可惜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轰~~

    “二郎神”顿时被震得后退几步,他恢复了蛙面水蛇的样子,嘴角挂着一丝血迹,脚边那条威风凛凛的狗也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蛙面水蛇,你中计了!”邱明这时候出现在蛙面水蛇后面,法海也从另一个方向冒出来,跟白素贞她们形成了合围之势。

    盒子里面装的当然不是灵芝仙草,而是一沓符纸。盒子上面刻画有阵法,当盒子打开的时候,灵符就被激发。

    一张灵符自然不会对蛙面水蛇造成多大的伤害,但是一沓就不同了,尤其是在蛙面水蛇没有防备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蛙面水蛇,你罪孽深重,私自逃脱封印,不思悔改,还想伤害杭~州的无辜百姓,今日留你不得!”法海也起了杀心,他现在可不愿意再封印镇压蛙面水蛇了,再说没有镇魔宝珠,如何封印镇压?

    “哼,你们竟然联合起来了,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了?我今天……”蛙面水蛇话没说完,猛地冲向邱明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邱明那边最容易。法海和白素贞都不太好对付,邱明实力弱了许多,即使刀法精湛,他也能逃走。

    邱明已经往身上拍了好几张灵符,暂时提升修为。同时就连宝刀也用符纸提升了威力,他步罡踏斗,五雷正法瞬间发动。

    五道天雷落下,速度飞快,蛙面水蛇躲闪不及,只能硬抗。不过天雷临身,他才发现这天雷威力比他想象中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邱明只是暂时的阻隔蛙面水蛇,紧跟着玄光镜射~出一道白光,竟然让蛙面水蛇的身形为之一顿。

    玄光镜的又一功效,定身。

    蛙面水蛇猛地挣脱,但法海的擎天禅杖也已经砸下来。那禅杖金光闪闪,上面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着,竟让蛙面水蛇的灵力运转变得滞涩起来。

    白素贞口中吐出三昧真火,一个火球,撞向蛙面水蛇。小青则控制这手中的宝剑飞去,在旁边骚~扰。

    邱明平复了玄光镜的反噬,开始聚力。他将灵力都灌注到兵器之中,手中的宝刀变得越来越亮,上面的气势也愈加的骇人。

    “法海,帮我定住他!”邱明吼道。

    法海手中的降妖钵盂忽然飞起来,一道金光罩住蛙面水蛇,竟然要将蛙面水蛇吸进去。蛙面水蛇放出紫烟,拼命挣扎,那降妖钵盂上隐隐显出一些裂缝,法海还是没有停手。

    蛙面水蛇却被暂时的禁锢在了金光之中,根本出不来。这时候邱明的气势也汇聚到顶点,一刀用力挥下。

    一道数米长的刀光穿过蛙面水蛇的身体,降妖钵盂的金光也被斩碎了,邱明身形晃悠了一下,差点从祥云上掉下去。不过他脸上却带着笑意,孤注一掷,成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