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跟着小青来到院子里,有些警惕的看着她:“你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看,这镇魔宝珠还在我这儿呢,还是不太亮,你有办法的对不对?”小青掏出镇魔宝珠,递给邱明看。

    “办法啊,我还真有。比如上次法海定住蛙面水蛇的时候,如果你将所有灵力都灌入镇魔宝珠,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,那么我保证镇魔宝珠一定会重新放光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发现许仙治病救人的时候,镇魔宝珠会变亮对不对?看到父慈子孝的时候,镇魔宝珠会变亮对不对?你出去多做善事,镇魔宝珠一样能变亮。”

    邱明已经弄明白了,通俗点来说,镇魔宝珠是吸收正能量的。奉献、孝顺、善良、谦虚、礼让……等都能让镇魔宝珠的恢复法力,这也是为什么小青看到那些尔虞我诈、缺斤短两、欺行霸市的时候,镇魔宝珠会变得更暗的原因。

    自己耗费灵力灌输,这个她试过,但是效果太差,她就算灵力耗尽,宝珠也不会变的跟以前一样亮,还有可能过不久灵力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多做善事?这需要很多钱吧?她哪儿有钱啊,要不去衙门的库房“借”一点?附近好像还有一个梁王府,那里的钱应该更多吧?

    邱明一看小青的表情,赶紧提醒道:“小青,你也不能做恶事,比如偷盗、欺骗、伤人等,都会让镇魔宝珠变得暗淡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小青要是变成侠盗什么的,可对镇魔宝珠没啥帮助。

    小青有些气馁,没钱怎么帮助别人嘛。她又不会治病救人,难道每天上街问别人需要帮助吗?

    邱明回家了,小青还在苦思,应该做点什么呢?她在街上走着,听到有许多人说最近好多天都没下雨了,再不下雨,庄稼就都枯死了。

    小青眼睛一亮,行云布雨,这个她会啊,这算是做善事了吧?

    邱明刚刚回到家,就看到天阴了,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。

    这大雨好像有些奇怪,他怎么好像在空中看到了一个青色的身影呢?那身影……像是一条蛇!

    邱明想到了什么,不会吧,她跑去降雨了?这不是抢龙族生意么!

    小青很开心的回到家,镇魔宝珠果然变亮了许多。照这样下去,她下个十几场雨,镇魔宝珠就会重新放出万丈光芒了,那时候她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吧?

    “小青,这场雨是不是跟你有关?”白素贞看到小青回来,赶紧拉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看许多百姓求雨,这龙王也不管,我就给他们下点雨,你听啊,多少百姓在感谢这场雨呢。”小青很得意,她可很少听见别人感谢她。

    “小青,你怎么乱来。这地界的雨水归金山湖龙王管,你私自下雨,可征得金山湖龙王同意?”白素贞急道。

    “那田地都干旱了,金山湖龙王为何不降雨?他肯定是忘了,我这是在帮他。”小青不以为意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此时金山湖龙宫中,敖威正在大发雷霆。最近杭~州附近都不下雨,这是他决定的。这样等过两天,他再降下一场大雨之后,百姓才能更加感激他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是这段时间,多少百姓往金沙湖、钱塘江里投放贡品求雨呢,过两天肯定会更多。他计划很好的,都让这一场雨给打乱了。

    可恶,小小的蛇精,竟然敢不把金山湖龙宫放在眼里,必须要教训一下!

    敖威越想越气,直接拎着宝剑冲出金山湖,去找小青算账了。

    “青蛇,你出来!”

    晚上小青正在休息呢,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大声呼喊她,这是谁啊。出来一看,居然是一条龙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乃金山湖龙宫太子敖威。青蛇,你没有降雨令牌,竟敢私自下雨,可知过错?”敖威剑指小青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错?我有什么错?百姓需要雨水,我给他们降雨,这是帮助他们,何错之有?”小青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冥顽不灵,跟我回龙宫受罚!”

    小青虽然算不上脾气火爆,但也不会受这种气,马上拎着剑冲上去,跟敖威乒乒乓乓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用的只是普通的精钢剑,几下就被敖威的宝剑斩断,眼看着要吃亏的时候,白素贞飞出来,用水袖拦住了敖威。

    敖威可是真龙,怎会将白素贞和小青放在眼里,在他眼中,蛇类修士都应该是他们龙族的附庸才对,因为天生被龙族克制!

    可是这一交手,他发现竟不是白素贞的对手,他的剑,居然被白素贞一掌打断了!

    敖威败退,这让他格外的不忿。他可是真龙,居然败在了一条蛇的手中,这要是传出去,他岂不是成了龙族的笑话?

    那青蛇这次敢插手降雨之事,下次还指不定要插手什么事情呢。父王闭关,他不便打扰,可这口气却怎么都咽不下!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来,那个蛙面水蛇在龙宫的时候,好像给过他一个盒子,那时候他并未打开,后来也忘了。

    蛙面水蛇跟他说,那盒子里有好东西,可以让他修为更进一步,只是会非常痛苦,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。

    原本他没在意,他是堂堂龙太子,如今父王也开始将一些事情交给他管理,用不了多久,他就可以去钱塘江当龙王了,有百姓供奉,何必要承受痛苦?

    他不要父王的庇佑,那样什么时候他才能被允许出去当龙王?他要靠自己的实力解决,不就是痛苦么,他忍得住!当初他作为龙子化为真龙的时候,也承受了非人的痛苦,那次他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敖威翻出那个盒子打开,里面是一块黑漆漆的东西,他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拿起来闻了闻,没什么怪味,咬咬牙,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刚开始没什么感觉,但很快,敖威就感觉腹中好像是火烧一般。他在地上不停的打滚,却咬着牙,不让自己发出叫声,他是要当龙王的,不能让人看到他狼狈的一面。

    过了快一个时辰,敖威愣是疼的昏了过去,可也没有发出一声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敖威醒了过来,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好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力量的感觉吗?真是太美妙了。等我掌握了这种力量后,青蛇、白蛇,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