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仙坐在房间中,念着《大悲咒》,顿时满屋生光,似有禅音缭绕。这一刻他心无杂念,真的有一种皈依佛门的冲动。

    有个小和尚敲门进来:“许居士,外面有人送来一封信,说是你家人的。你还未剃度,先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许仙没吭声,小和尚将信放下就出去了。等了许久,许仙才过去抽出信纸,看完之后,他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刚才想要出家的念头,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法海和尚分明是在断章取义,娘子与小青确实是蛇妖,但却一直在帮助人,而且从未吃过人。

    他曾在前世救过娘子,娘子这才来报恩。就算娘子是蛇妖,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他也认了,娘子给他生了一个儿子,在等他回家呢。

    他马上起身,打算回家。而那个给他送信的小和尚又冒出来,告诉他先去拿一盏“思过灯”,这样才不会被法海阻拦。许仙为了回家,信了这句话,去找“思过灯”了。

    金山寺外面,白素贞与小青提着剑,誓要将许仙救回去。邱明也跟来,打算先跟法海谈谈,度化他人,不能违背他人意愿。许仙如今是个父亲,见过孩子之后,肯定不会出家的。

    “白素贞、小青,你俩先在外面等着,我去跟法海禅师先谈谈。”邱明迈步走进金山寺。

    法海正在潜修呢,听闻邱明来了,就走出来相见。他知道邱明是为何而来,但许仙这种资质,绝对能够飞升佛界,怎么与那两个妖精为伍。

    “法海禅师,你为何抓走许仙?”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,是许居士得知与妖为伴,幡然悔悟,要遁入空门,我不过是一个引路人罢了。人~妖殊途,许居士此行方为正道,他日或可成佛。”

    “法海,这些糊弄人的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。你是看上许仙的资质了吧?可惜的是,他注定要成仙,绝对不会成佛。你强行度化,只会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邱明不屑的撇撇嘴,每一个修行之人都认为自己是正道,比如蛙面水蛇认为吞噬其他妖怪也是正道。可是强行让别人走你认为对的路,就一定是对的吗?

    佛门之中,这种度化行为非常多见,说白了就是以势压人罢了。有本事你去度化太上老君的青牛啊,看看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“此乃佛祖真意,邱居士若是明了,未来也可成佛。”

    邱明差点气笑了,这法海还想度化他?殊不知邱明本身就修行有佛门的法门,但是他凝聚的是己身佛,只拜自身,不拜其他佛。

    “法海,那金山湖龙宫的敖威好像入魔了,你为什么不去度化?为什么你不去度化金山湖龙王呢?你看起来是善意,但却强行扭转别人的意愿,此举难道不是恶行?”

    邱明还在跟法海争论的时候,许仙已经找到了一个思过洞,里面有一盏灯,看起来很普通。许仙费劲千辛万苦,终于是将灯取下来了,带着灯,他走出了金山寺,奇怪的是并没有遇上别人说的阻拦。

    白素贞跟小青看到一个穿着僧衣、戴着僧帽的许仙走出来,都是激动不已,同时对法海更加怨恨了,竟然想要许仙当和尚!

    这时候斜刺里一个黑影窜出来,一把夺走许仙手里的思过灯。而此时法海感觉到思过灯被盗,慌忙从寺里出来,却被灯光一照,直接封印到了灯里。

    这思过灯是菩萨赐下,菩萨说他执念太重,有许多过错,什么时候他悔悟了,就可不再受这思过灯的影响,那时就能飞升佛界了。

    法海这段时间也在思考,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,一切都是为了佛门。可是他被封印在思过灯里之后,他知道自己肯定是错了,但是到底哪儿错了,他还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邱明跟他说了那些话,他根本没放在心上,如今开始回想,似乎那些话,很有一些道理。难道说,自己度化许仙成佛,真的错了?

    “哈哈哈,法海,你也有今天?这金山寺,以后就是我的了!”敖威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真是天助我也,没想到法海竟然抓走了白蛇的相公许仙,还好他略施小计,控制了一个小和尚,就让许仙盗取了思过灯,他趁机将法海封印。

    许仙被敖威一掌打回了金山寺,金山寺的罗汉大阵发动,所有的墙壁上显出一百零八罗汉的身影,邱明竟也出不去。

    “白蛇、青蛇,以后许仙永远只能被封印在金山寺了,你们永远无法相见。”敖威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在金山寺内,看到外面白素贞跟小青好像在大声呼喊,可惜他一点声音都听不见。许仙倒没受什么伤,或许敖威就没打算弄死许仙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怎么办,我们怎么出去?我知道娘子和小青是蛇,但我不怕。”许仙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许仙,别着急,我想想办法停了这阵法。”

    邱明回身问金山寺的其他僧人,阵法该如何停下,总不能大家以后都不离开吧?

    法海弟子能忍双手合十:“邱居士,许居士,这阵法只有家师能够开启和关闭,我们无能为力。等家师参破佛祖真意,从思过灯中出来,自然是可以让你们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可不会将自己的命运交到法海的手里,法海要是十年参不透,他们还十年不出去了?

    他也懂一些阵法,虽然不精,但此时他在阵法内部,只要破坏了阵法的节点,一样可以停掉阵法。

    看着邱明忽然带许仙进入金山寺里面,白素贞急了,难道说他们也放弃了,许仙真的要当和尚?

    “姐姐,我有一个办法,或许可以打破罗汉阵。我们都能控水,我降雨,你调集金山湖、西湖、钱塘江的水,我们来水漫金山寺!”

    白素贞大惊:“小青,这可不行,会影响多少无辜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小心一点,别让大水冲击房屋就可以了。难道你要看着许相公当和尚吗?想想你们的孩子,我们这是为了救人!”小青坚持道。

    白素贞看向金山寺,又回头看了看家的方向,她咬咬牙:“好,你来降雨,我来调集湖水和江水,定然要冲破这金山寺的阵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