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爸妈,你们要回门派看一看吗?”

    邱重山跟爱人对视了一眼,两人同时摇摇头。邱重山搂着爱人的肩膀:“我们就不回去了,那边虽然有不少回忆,但留着回忆会更加美好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听明白了,父母对门派还有很多不好的回忆,比如被赶走什么的。

    古人说近乡情怯,现在也有相见不如怀念的说法。父母曾经记忆里美好的人和事物,或许都已经变了样,不如就让他们停留在记忆中那最美好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明天去一趟,你们有什么想要带的吗,我去帮你们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宗门周围有不少的鼠曲草,这时候应该也开花了,你要是方便,带一些回来吧。”谷伴月露出怀念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我回头带几朵回来给你们栽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栽种,这个可以做一种糍粑,味道很好吃,我跟你爸小时候都喜欢吃。”谷伴月白了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邱明“……”他好像有些跟不上父母的思想了,还以为他们怀念的是什么呢,原来是吃!

    晚上在家住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,邱明溜了一圈道具回来后,冲着爸妈摆摆手,顺着打开的窗户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他飞出窗户的一刹那,已经消失在父母眼中。邱重山跟爱人眼神中有着惊讶和激动,儿子给他们的惊喜,真是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一栋栋高楼从脚下掠过,低头一看,汽车真的都变成了火柴盒大小。想了想,邱明将九色鹿召唤出来,弄了张灵符给九色鹿戴在脖子上,保证别人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咦?邱明,我们在空中干什么,玩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不是总想出来飞么,我这不是出门,就带上你了么。走吧,看看我们谁的速度快。”

    邱明脚踩祥云,九色鹿四蹄踏空,两人速度都是飞快。邱明眼神中有些失望,九色鹿的速度,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快啊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九色鹿比他的祥云要快许多呢,现在看来,也就在伯仲之间。不过九色鹿却在他左右跳来跳去,玩的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九色鹿,看我能不能抓住你。”邱明向着九色鹿扑过去,但是九色鹿每次都能躲闪开,灵活异常。

    看来九色鹿不擅长直线奔跑,但是闪转腾挪,这就比邱明要快的多了。邱明眼睛里都是满意的神色,真是完美的坐骑啊。

    九色鹿发现邱明的眼神好像变了,它警惕的问道:“邱明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九色鹿啊,我飞的累了,你能背我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九色鹿一脸诧异:“你累了?那行,到我背上来吧,我背着你。”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邱明就下来了。九色鹿是不是故意的,邱明怎么觉得如此颠簸呢,这是在空中啊,怎么会有颠簸的感觉?

    他看动画片中那些大能的坐骑都没有马鞍什么的啊,就是直接坐在上面,那些修士的坐骑千奇百怪,但都能保持稳定性,除了争斗时,没有听说过哪个修士从自己的坐骑背上掉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九色鹿,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邱明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你是不是装累?”九色鹿斜眼看着邱明反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九色鹿来说,邱明这点体重,根本不算什么,就像邱明肩膀上扛着道具那小家伙一样,不会觉得累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是想骑一下而已。”邱明实话实说。九色鹿可不到道具那二货,不好骗啊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上来吧,我背着你。”

    这回邱明骑到九色鹿的背上,不再有什么颠簸感了。旁边有一架客机飞过去,九色鹿迅速闪开,还好奇的多看了几眼,这大鸟个头不小,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宗门的地方,邱明来过一次,这次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被阵法笼罩的宗门,都没用他指挥,九色鹿就顺着阵法走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阵法,根本难不住九色鹿,它一直就能感受到其他人残留的气息,只是平时懒得这么做而已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邱明跟九色鹿刚进入阵法,就有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邱明。”

    听到邱明自报家门之后,那人转身就跑。天啊,怎么是这个煞星来了!

    他是白家的弟子,上次虽然没有参与跟邱明交手,但是他堂兄参与了,那结果太惨了。就连长老都变成那样,他们哪儿还有反抗之心?

    虽然白家努力封锁这个消息,但宗门就这么大,几大姓氏之间也都沾亲带故,消息根本没有瞒住。

    没到一天时间,宗派其他姓氏的人都知道了,白家的长老被岳阳的儿子回来教训了一顿。白家长老可还是带着一些弟子使用了合击阵法呢,结果依然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据说岳阳这个儿子得到了当年岳老爷子的传承,实力足以比肩当年的岳老爷子。还有人说岳阳但年离开宗门的时候,带走了宗门的圣药,否则岳阳的儿子才多大啊,就算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,在东北那种灵气稀薄的地方,岂能变成如此高手?

    白家身为执掌宗门的家族,却成为了宗门的笑柄,这件事让白家所有弟子都抬不起头。掌门一直在闭关,大家都知道是在为掌门唯一的儿子疗伤。

    白家人宣称,如果不是掌门闭关,岳阳的儿子来了,也只能饮恨于此!其他姓氏的人对此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都相信掌门实力,认为岳阳的儿子肯定不是对手。可是饮恨于此就不太可能了,对方那实力,打不过跑还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直到掌门出关,大家才不再议论这个话题。现在邱明他们一家,就是宗门的禁忌,谁都不能提。

    今天守门的弟子听到邱明自报家门,可是吓坏了,他以为邱明又来找麻烦了呢,这不是赶紧慌慌张张的回去汇报了。

    白凌天正在打坐修行,忽然听到下属汇报,说岳阳的儿子又来了。他勃然大怒,还没去找他们算账呢,居然又找上门了,这次定然将其斩杀!

    白凌天正打算去教训邱明呢,一个阴冷的声音在他身后传出来:“爹,让我去教训他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