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发现那看门的人见到他就跑,也没多理会,径直走进去。许多正在练武的弟子看到邱明,呼啦一下就散开,将邱明包围住。

    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指着邱明喝道:“你是谁,没有通传,谁让你进来的!”

    这人谁啊,领着一头白鹿,偏偏白鹿的身上还画了那么多花纹。你以为这是宠物呢,还给美容?

    进入宗派,九色鹿脖子上的灵符就取下来了。在这里,没必要隐身,带个神兽在身边多拉风啊。

    “我叫邱明,来换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邱……你是邱明!那个邱明?”

    本来围着邱明的弟子,呼啦一下又都散开了。这是那个邱明,难怪能闯入他们宗派,他们哪儿是对手啊,长老都被打废了!

    “白凌天,邱明来访,出来一见。”邱明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看起来没有用力喊,偏偏这声音传遍了整个宗门,每一位弟子都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一些弟子听到后觉得没什么,传音而已嘛,宗门的长老都可以啊。可是那些长老却不这么认为,他们能给某个人传音,能给一个特定的方位传音,但是让声音传遍宗门的每一个角落,在每一个宗门弟子的耳边响起,这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上次邱明来宗门,教训了白家的那位长老一次,他们虽然偷笑,但也觉得丢人,毕竟被打的也是他们宗门的脸面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还想着,如果邱明再敢来,他们就让邱明知道知道他们的厉害。他们还有许多神妙的手段没有施展呢,不一定比白家弱,到时候也可以打击白家的声势。

    邱明可以在宗门之外打白家的脸,他们会偷偷鼓掌,但是不能来宗门打脸。而邱明来了一次不说,居然还来,这就太过分了!

    白凌天走出门,其他姓氏的掌舵人也都一起出现。

    “掌门,那岳阳的儿子还来挑衅,请掌门出手,将其拿下。”

    白凌天瞥了一眼胡家的人,别人来个人,我这个当掌门的就得出手,要你们干什么?不过他也知道,他身为宗门的第一高手,最有把握获胜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个第一高手,可以退位让贤了,现在宗门的第一高手,是站在他身后的儿子,这才是宗门未来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叛徒的孽种,何须掌门出手,我去将他擒下。”白一鸣从白凌天身后冒出来,脸上带着阴狠之色。

    其他家族的长老也才发现,白一鸣的气势竟然如此之盛,已经超过了白凌天,甚至可以比肩当年的岳老门主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还想着,白一鸣听说重伤废了,白凌天这个掌门当十来年后,就该轮到他们某一位来坐,或者是他们家族的优秀子弟,白家下一代没人了嘛。

    白家的资源都倾注在白一鸣身上,让白一鸣进境飞快,可是重伤之后,肯定是废了。但是今天他们看到白一鸣,怎么竟变得如此之强?难道是破后而立?

    可是破后而立,都是在传说中,反正他们是没见过哪个人被废了之后,修为反而还能突破的,除非……白家有什么秘药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暂时他们都不考虑,原本他们还对白凌天能否干得过邱明有疑虑,准备白凌天万一不敌,他们就联手上,现在有了白一鸣,这些顾虑可以消失了。

    白一鸣扫视了一下其他家族的人,昂首挺胸的走在最前面。这次他修为比预计的还好更好,因为上次他那个被邱明打伤的叔叔也被他吸收了。

    他凝聚出来一颗顶级的血丹,实力现在已经远超父亲,他此时是宗门第一高手,他认为自己也是天下第一高手了!

    那个邱明曾经很厉害,但现在绝对不是他的对手。他打听了,上次邱明那些手段,没什么可怕的,他也不是没跟邱明交过手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父亲还将掌门的兵器交给他使用,这样他的实力能得到更好的发挥。他要将邱明活捉,拷问出那些想知道的事情之后,再将其炼化吞噬,让他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至于宗门其他姓氏的,看他们是否老实了。要是识趣的话,以后就乖乖的成为白家的附庸,这宗门永远都是白家说了算。

    要是不识趣,那么男的炼化吞噬,女的留下作为他的宠~妾,以后这宗门就变成白家独掌也没问题!

    邱明喊话之后,不到半分钟,就看到面前出现了许多人,每一个修为都不弱于他父母当初,不过现在嘛,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爸妈的。

    等等,有一个人好像跟爸妈在伯仲之间,还有一个人修为竟然在他爸妈之上,并且他还认识。

    “邱明,正想去杀了你呢,没想到你主动送上门了!”白一鸣狞笑道。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而已,你哪儿来的信心杀了我?你身上血气弥漫,业力缠身,这是用了什么邪法修炼吧?不过能将你残破的丹田修补上,也算是有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那时候我不是你的对手,但是现在,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!”

    距离白一鸣被邱明废掉的时间也不长,邱明上次来宗门捣乱也没过多久,他以为自己对邱明的实力非常了解,自己必胜!

    “你数宗忘典,岳老爷子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子孙,居然改姓邱!”白凌天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邱明皱着眉头,宗门还有一个修为不错的。要是他跟白一鸣一起去,父母还真有可能吃亏啊。

    “老夫白凌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白凌天?那上次被我揍的是谁?身为掌门,上次竟然躲着不敢露面,还有什么可吹的。怎么,你们是要一起上吗?”

    邱明以为上次他收拾的就是白凌天呢,看来是搞错了,还说今天白凌天怎么没露面呢。不过没关系,这次捎带手收拾了就行。

    白凌天大怒,上次他在辅助儿子凝练血丹,怎么就变成躲着不敢露面了?岳家小儿,今天必须擒下,让他尝遍宗门的刑罚!

    白一鸣往前走了两步:“邱明,杀你岂用我父亲出手,我来好好教训你!”

    邱明左手拍了拍九色鹿的后背:“往后退两步,我拿完东西咱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看到邱明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,白一鸣怒火更盛,一剑刺向邱明的胸口。

    等到剑快扎中邱明的时候,邱明才扭过头,似是随意的挥出一拳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白一鸣飞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