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们想过两人大战数个回合,邱明还占据上风的情况,事实上所有人都严阵以待。嘴上他们都贬低邱明,但内心可不会真正轻视,他们随时都准备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但是一招白一鸣就飞了,他们连帮忙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白一鸣的实力,可比他们强多了,这样的都被一拳打飞了,其他人呢?更何况刚才他们觉得邱明好像根本没有准备,是很随意的挥出一拳。

    如此随意的情况下,白一鸣都挡不住,他们谁上去,不是一拳被打飞?或许有的人是被一拳打死。

    邱明将双手背后,看着那些人:“还有谁要教训我?”

    TM一帮渣渣,居然叫嚣着要教训他?这次邱明可没有留手,一个是白一鸣肯定是修炼了什么邪法,这样的人不能留。就像蛙面水蛇一样,镇压之后也无法度化,跑出来还会继续当祸害。

    再一个他也要震慑一下这个宗门,看来上一次出手动静还是太小了,这些人没有记性。他要让这些人感到恐惧,让他们永远不敢再对他父母不敬,永远不敢想着去找他父母的麻烦,不能千日防贼啊。

    白凌天飞快的跑去,看到儿子撞碎了两堵墙,整个人瘫在地上,嘴里往外喷着血沫子。

    “一鸣,一鸣,你怎么样?别怕,爹再给你想办法,能治好的。”白凌天颤抖着双手,他知道儿子的骨头都断了,他不能把儿子抱起来。

    白一鸣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爹,孩儿,孩儿不,不甘心啊~”

    是啊,他怎么可能甘心?他刚刚凝聚了血丹,还是比原计划强大许多的血丹。他第一次出手,竟然连别人一招都没能接住。

    他用了兵器,别人还是赤手空拳,他算是偷袭,别人只是随意的一拳。明明他的剑更长,为什么对方的拳头先打中了他的胸口?

    这一次他刚刚凝聚的血丹又碎了,而且血丹中狂暴的能量,开始毁坏他的经脉,这一次他不只是丹田废了,经脉也废了。

    而且断骨插入他的胸口,他已经不可能活下来。除非有什么神丹妙药,可那些都是传说中才有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会是这样?他应该是出关之后,让所有人都仰视的存在,为什么还没等他享受这些呢,就要死了?!

    白凌天刚刚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,却看到儿子的脖子一歪。他感受不到儿子的气息了,儿子,死了!

    “邱明,老夫杀了你!”

    白凌天拎着地上的剑,转身冲出来。但是还没到邱明面前,就被禁锢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要杀我?因为我杀了你儿子?他分明是用他人的气血修炼了邪法,我杀了他有什么问题?他那时候丹田已经被我废掉,修炼这种邪恶的功法你也帮忙了吧?难怪你身上也有如此深的业力。既然如此,你也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掌印在白凌天的胸口,白凌天瞪大眼睛,他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连出手都做不到,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“你,你敢杀了掌门?!”有人指着邱明,一脸的不敢相信。杀了掌门,这就是表示要跟整个门派为敌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用邪法练功之人,我不应该杀掉?”邱明曾想过废掉白凌天就算了,但是想了想,恐怕被废掉的白凌天,也能给他找麻烦,比如将那邪法传给他人。

    他不怕这些麻烦,但是不能让这些麻烦影响到父母。

    咦,那边几个人在干什么,看起来跟跳大~神似的。不过邱明知道,这肯定不是跳大~神,因为那身身上灵力在运转,当他看到某人身上气息忽然发生很大变化的时候,邱明知道这是什么秘法了。

    请神,这种秘法邱明也有修炼之法,可是他并没有修炼。不是不适合,而是他觉得请神上身对自身肯定有影响。

    就像普通人被鬼附身之后,都会大病一场,修士的体内有别人的灵魂出现,这太不可控了。

    邱明并没有打断那人的秘法,哪怕旁边有许多人在辅助,他很想看看,这位能够请下来谁。

    “尔是何人,为何在此行凶?今日我吕洞宾,定然要教训你一番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挑眉毛,请下来的人居然是吕洞宾的一缕分神。不知道这一缕分神,能够发挥出吕洞宾多少的实力。

    即使是请神成功,邱明没把对方放在眼里,因为对方的气势跟他相比还差许多呢,顶多就相当于炼神境。

    邱明比对方高一个境界,还是没用各种秘法的情况下,吕洞宾的剑术是很厉害,但邱明不认为自己会败。

    取出宝刀,邱明指着“吕洞宾”:“纯阳道友,没想到能跟你在这儿见面,你的天遁剑法,可曾完善了?”

    “吕洞宾”好奇的看着邱明,这人怎么知道他在完善“天遁剑法”?他先打败面前这人再说。

    旁边人可都是一脸懵逼,什么情况,怎么这邱明好像认识吕祖?这不可能,肯定是故意用言语套近乎,看,吕祖出剑了,这人必死!

    当~

    邱明横刀挡住,忽然转身挥刀,“吕洞宾”只能退后招架。邱明一刀快过一刀,每一刀都好像专门克制天遁剑法一般。

    不只是“吕洞宾”惊讶,其他人也都惊讶万分。怎么回事,为什么他们感觉吕祖好像是处于下风呢?

    邱明见识过吕洞宾的剑法,也曾被吕洞宾指点过一番。天遁剑法他虽然不会,但见过一些招式。他曾在脑海中思考,如果再对上吕洞宾,该如何施展刀法才能取胜,这在他得到二郎神指点之后,才真正琢磨出几式克制天遁剑法的刀法,如今还真奏效了。

    “吕洞宾”非常好奇,这人对他的天遁剑法如此熟悉,肯定他们之前是交过手的,或者认识,为何他没有印象呢?

    不过这些先放在一边,先打过瘾了再说。他要将天遁剑法逐渐完善,变成他自己的纯阳剑法,这人正好用来磨砺他的剑法。

    一些人看着天空中打斗的邱明跟吕祖,他们知道自己肯定插不上手,不过邱明可不是一个人来的,还带着一头鹿呢。

    这头鹿看似不凡,浑身气血充盈,要是能抓住,定然能用其血肉炼制出不少极品丹药,他们每个人吃了都能突破现有境界,或许还能让邱明分心,从而被吕祖斩杀!

    九色鹿看到有几个人冲着它围过来,一脸的好奇,这些人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推荐一本书《逆行我的1997》,精品老作者的书,值得一看,大家去收藏一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