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八戒原本以为自己是天蓬元帅下凡,收拾一个妖怪应该很轻松。但是他却忘了,自己是被贬下凡,投胎猪身,其实他现在应该算是猪妖,实力远不如被贬之前,而且还只有九齿钉耙这一件兵器,别的法宝都没有。

    白骨精带着一众小妖围住猪八戒:“猪头,你也想死吗?”

    猪八戒大怒,这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啊,猪头?他是天蓬元帅,是元帅!

    “小小妖怪,也敢伤我师父。今天就打杀了你们,好叫其他路上的妖怪得知,别打我师父的主意,否则我肯定不会放过他们!”

    猪八戒挥动着九齿钉耙就冲上去,那些小妖也都凶悍的冲上来,不过小妖毕竟是小妖,修行时间太短,天赋也差,基本上都是被猪八戒一两招就打飞了,这让猪八戒自信心空前膨胀。

    “妖怪,你要是再不放了我师父,一会儿我就一把火烧了你这洞府!”

    白骨精大怒,展现出带头大姐的风采,拔出双剑大喝一声:“让开!”

    其他小妖马上闪开,猪八戒笑了,这是正主啊,就是那猴子说的白骨精是吧,看我老猪收拾了她。

    交手几个回合,猪八戒脸色就变了,他竟占不到上风。他以为就算自己是被贬下凡,实力比不上当年,但是武艺总还在,招式上应该占据上风的。

    可是白骨精的动作格外的轻灵,招式狠辣刁钻,这样下去,恐怕他要输啊,更何况其他小妖还没帮忙呢。

    猪八戒虚晃一下,转身遁走,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一句话:“你们若敢害我师父,老猪定然要杀尽你们!”

    白骨精没有让小妖们去追,这些小妖的速度根本追不上,勉强追上了也是送死。她倒是可以追,不过也没把握单人擒下猪八戒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打跑了,那么就该准备着吃唐僧肉了。对了,别人不请,但是义母金蝉大仙必须请,没有义母,她也成长不到如今这个地步,或许刚刚成精的时候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小的们,跟我回府,咱们休息一下,回头准备吃唐僧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猪八戒跑了,他感觉非常的憋屈,没想到这妖怪的武艺也如此出众,他堂堂前天蓬元帅,竟然差点没跑掉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办啊,师父和沙师弟都被抓了,他又不能不救。别的不说,如果师父遇害,那么这次西行就失败了,不但一点功德都分润不到,无法重新返回天界,甚至还会承担因果!

    他脑海中忽然冒出来一个念头,如果大师兄在就好了,那妖怪肯定不是大师兄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对,大师兄走了,现在他就是大师兄,营救师父的任务,应该是他来完成。要不上天庭去求助?凭借以前的面子,应该能请来几个帮手。

    可是一来这样时间太长,别帮手还没来,师父就可能已经被吃了。二来这也不是长远之计,西行一路上危险重重,他不能每次都请帮手吧?

    那样不但他面子要受损,功德也分润不到多少,还不如乖乖的跟在孙猴子后面,将来也算有了个强力靠山。

    猪八戒呆呆的站在那里,这时候他才看明白,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天蓬元帅了,手下也没有天兵天将可用,单靠他,是保护不了师父去西天取经的。

    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,那就是请孙猴子回来当大师兄,让他去救师父。他们这西行四人组是观世音菩萨安排的,或许菩萨早就考虑到了这点吧,大师兄才是主要战斗力。

    猪八戒很清楚,就算是他没有被贬下凡之前,也绝对不是那猴子的对手。毕竟当年猴子可是大闹天宫呢,多少天兵天将都拿不下他。

    虽然说许多老牌的大仙都未出手,似乎是在看热闹,但至少哪吒、二郎神什么的也无法擒下孙猴子,最后还是靠着太上老君的金刚镯将其砸晕擒下,偏巧还为孙猴子炼出了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要不是如来佛祖亲自出手将孙猴子镇压,这大闹天宫还不知道结果如何呢。

    光是孙悟空那齐天大圣的名号,就让一路上多少打过他们主意的妖怪避开了,他们曾经路过好几个洞府大门紧闭的山头,分明就是在卖孙悟空面子。

    猪八戒想清楚了,不再犹豫,腾云驾雾,奔向花果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来,邱明老弟,喝酒。我这儿的酒是不是比老龙王的好喝?”孙悟空一手抓个桃子在啃,一手拎着酒壶往嘴里倒酒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是第一次喝这么好喝的酒。”邱明心里补充了一句,重要的是灵气还充足,比什么醉仙酿要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当年水帘洞酿酒的时候,那些猴子还往里添加了一些仙界的仙果,再加上五百年的封存,又吸收了不少天地灵气,这酒比一般的仙界仙酒还要好!

    邱明喝第一口的时候,吃惊可是不小,这比他服用的灵丹效果更好,原本邱明的修为在《水漫金山》的世界就有所进步,如今他感觉自己快能突破到炼虚境了,只要猴儿酒再多喝点。

    当然,邱明也将金山湖龙王那里弄到的酒给孙悟空尝了尝,但是孙悟空并不喜欢。有好酒,谁愿意喝差的呢?

    “邱明老弟,以后你就在这花果山住下算了,要是你还有家人,将家人也接过来。有俺老孙在,没人敢来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孙贤快步跑进来:“报大王,外面有人闹事!”

    孙悟空大怒,这是打脸啊,他刚跟邱明老弟吹嘘完,就有不开眼的找上门了?正好他现在一腔怒火呢,发泄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“是谁?待俺出去收拾他!”

    “大王,是一个猪头的妖怪,他说他是您师弟,叫猪无能,真是好笑,大王怎么会有一个无能的师弟。”

    孙贤一脸的嗤笑,大王就算有师弟,也不会起这种破名字啊。再说了,一个猪头,怎么就是大王的师弟了?

    邱明差点一口酒喷出来,猪无能,猪八戒要是知道自己被这么编排,还不得气炸了啊。

    猪八戒故意说唐僧给他们起的法名,希望孙悟空能念旧情,哪想到居然被人听错了,悟能变成了无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