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张老板,这么快就有好消息了吗?”邱明笑呵呵的问道。打电话过来的,就是张百川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不过有点问题。对方不要钱,但是想见见你,或者说是有事情求你。”张百川说到这儿的时候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本想花钱买来,然后送给邱明,顺便让邱明欠他一个人情,这可就相当于一道强力护身符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他想买的时候,对方根本不卖。而且人家在京城也有不小的势力,张百川没本事强买强卖,只能退而求其次,给对方做一下引荐。

    这个人身上患有一种奇怪的病,每天嗜睡,精神不振,总觉得有气无力,还感觉冷,偏偏上医院又查不出来是什么问题,中西医都一样。

    倒是有个老中医说,他这种样子像是精气流失,可能是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。这人就开始四处找高人,想要给自己治病。

    听闻张百川认识一些高人,这不是就说了,只要张百川给他引荐那个高人,这石头他就送给张百川了,一分钱不要。如果不引荐,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卖,反正他也不差钱。

    这人倒是很聪明,邱明反正也没事儿,就答应张百川去看看。对方也展现了诚意,已经来到了冰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翁志坚坐在房间的沙发上,面前放着一个皮箱,他不停的转动着手腕上面手串,怎么还没来?

    这两年真是奇怪了,他本来身体非常好,但是却急转直下。找了一些名医,没一个能看好的,这次他也是听张百川说认识一位高人,无所不能的高人,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来看看。

    房门敲响,张百川领着一个人进来,他站起来往门外看,那位高人呢?

    “翁先生,这位就是我跟你提到的邱先生。”

    翁志坚愣愣的看着邱明,这位就是高人,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?这位说是你的司机我还相信,这也太年轻了,能会什么?

    他有些恼怒,该不会张百川在耍他吧?不要以为到了冰城,你张百川就能一手遮天,虽然你是地头蛇,但老子是过江龙!

    “手串是谁给你的?戴的时间不短了吧?”邱明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进来第一眼,邱明就看出来翁志坚的不对劲。翁志坚身上有着很浓郁的阴气,一个男人,怎么会有如此重的阴气?

    再仔细感受一下,原来主要是因为翁志坚拿着的那个手串,那是聚阴石,许多不入流的修士会用来养鬼,也能炼器和布阵。虽然并不罕见,但也不常见,算是不错的材料,可以给小倩。

    不过凡人贴身佩戴聚阴石,那是嫌命长啊。正常人身体内本身就有阴阳二气,通过服用药物,接触环境不同,性别不同,阴阳二气的比例也会不同。

    可是比例有一个临界点,打破了这个临界点,就会对身体有着不小的伤害。现在翁志坚就是体内阴气太多,导致阴阳失衡,肯定会每天觉得无力,精神萎靡,甚至就连他周围的人都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就比如今天外面很热,有条件的都开了空调,但是翁志坚的屋里却没开,因为这样他还觉得冷呢。

    “戴了有两年多,是一位大师给我的,有什么问题吗?”翁志坚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曾经也有人跟他说过,是不是手串的问题,因为他好像戴了手串没多久,身体就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他也曾尝试着不戴手串,可是那样他连觉都睡不着。再说给他手串的那个大师也是高人,要不是大师的手串给他震着,恐怕他已经病死了,只可惜那大师只能压制,并不能治愈他的病。

    这位肯定也是劝说他摘下手串,看来这位高人,也是假的。想到这儿,翁志坚很失望。

    “这是聚阴石制作的,上面弥漫了不少阴气,你贴身戴着,身体怎么可能好?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人,谁每天跟你时间长,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。”

    翁志坚回头看着自己的司机兼保镖,那保镖点点头:“老板,确实每次靠近您,都感觉有些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摘下来,连觉都睡不着,这又何解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习惯了。你箱子里的白曜石、蓝萤石还有你这个手串给我,我可以救你一命。如果你继续这么下去,不出一年,你就会精气衰竭而死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招手,沙发自动挪到了他身后,他坐下后,那就那么看着翁志坚。

    翁志坚瞳孔一缩,这是什么手段?酒店是他的人订的,绝对不可能有机关,这沙发怎么会自己挪动?

    如此看来,这人真是高人啊。还有自己箱子都没打开,他怎么知道里面有什么?张百川只知道他有白曜石,却不知道他还带着一块蓝色的石头。

    翁志坚对自己的身体很清楚,确实是感觉一天不如一天了。或许这么下去,还真跟对方说的一样,用不了一年就死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,给他手串那个大师,很可能有问题!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那什么时候开始治疗?”翁志坚很果断的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现在。坐那别动。”

    邱明伸出一根手指抵在翁志坚的背上,灵力进去运转了一拳,将阴气驱出来。翁志坚感觉嘴里好像有什么冒出来,他一张嘴,面前的竟冒出了寒气,桌上的热咖啡都结冰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把这个吃掉。”邱明又拿出来一颗元阳果,塞进翁志坚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翁志坚眯了下眼睛,这个果子是从哪儿拿出来的?而且为什么他不受控制的就嚼碎了咽下去?他还没想吃呢。

    旁边的保镖想上来帮忙,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了,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,他头上顿时开始冒出冷汗,太可怕了!

    一股热流从腹中升起,翁志坚感觉就像是泡了温泉一样舒服。他不再感觉身上寒冷,不再感觉精力不振。

    等一下,他的病难道好了?这不可能吧,也太快了点。什么神医,能让他如此快就好?

    “行了,休息两天就没事儿了。东西我拿走了,以后要是还能找到这种奇怪的东西,联系张老板,我可以给你一点惊喜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招手,桌上的密码箱自动打开,里面两块石头飞出来落入他掌心,包括那串聚阴石的手珠,一起收起来,转身走出房间,留下发呆的一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