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郎神又一次从修炼中醒来,哮天犬过来汇报:“主人,沉香和那邱明就住在花果山,这都几年了,还是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继续让梅山兄弟盯着,小心不要招惹那猴子。”那猴子虽然成佛了,却不在灵山修行,待在花果山,很明显猴子更重视的是自己的地盘。一旦那猴子不高兴,可不会顾忌什么。

    “三圣母那边没什么变化,沉香曾经去过一次,按照您的吩咐,我们没有阻拦,让沉香隔着山跟三圣母交流了一会儿。沉香走的时候很开心,应该是知道了点亮宝莲灯的办法,有把握救出三圣母。”

    “有把握?有什么把握?就算他有宝莲灯,又能如何?这世间的牵绊太多了,他又岂能独善其身?”

    杨戬叹了口气,就算能将华山劈开,救出三圣母,可是必然会引来天庭的震怒。到时候天兵天将来捉拿,沉香又能如何?

    而且现在是他在镇守华山,沉香得先能打得过他才行。宝莲灯虽好,也要看在谁的手中。在三圣母的手中,他也要暂避锋芒,可是在沉香的手中,又能发挥出多少威力呢?

    “对了,雕像的事情,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二郎神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凡人的雕刻师,虽然有我们提供的工具,但速度也很慢,如今只是雕刻出一个轮廓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加快速度!”二郎神皱着眉头,他倒是想想要那些会雕刻的仙人来,那样不是暴露了吗?

    这块石头,有哪个不想要?这可是补天石啊,看看孙猴子的成就,估计多少人都想抢。他先抢到了,也要防着其他人下手。

    那些凡人知道什么,让他们做雕刻,这可是一份美差。等到雕刻完成,他可用那具雕像练成身外化身,到时候会吝啬给那些凡人奖励吗?

    现在是少了他们吃,还是少了他们穿?甚至什么灾祸都没遇上,这不比之前村寨的生活好很多吗?居然还有厌烦的情绪,不知好歹!

    “知道了,让梅山兄弟带人盯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亲自去。我去一趟天庭,有事儿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主人去天庭干什么?哮天犬看着二郎神的背影,为什么他觉得主人好像这几年变化很大呢?

    曾经主人虽然不爱笑,但也不总是一张严肃脸,他好像已经好几年没看到主人笑过了,现在不只是它,包括梅山兄弟每天也都是不苟言笑。

    好像这一切,都是从三圣母下凡跟那刘彦昌私会开始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郎神来到天庭,不用通报,他直接就能进去见到玉皇大帝。

    “杨戬,你来有事?”玉帝看到杨戬,并没有像对其他下属一样的严肃,而是面带笑容。不只是因为杨戬战力无双,掌管天庭刑罚,还因为杨戬是他的外甥啊。

    “玉帝,仙人不准与凡人相恋的天条,我认为应该废除了。”杨戬看着玉帝的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果然,玉帝就知道杨戬来了没好事儿,这是要修改天条啊。先不说修改天条有多么的麻烦,带来的后果也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天条制定了多少年,岂是想改就能改的?再说哪怕是他为了杨戬同意,王母娘娘那边怎么办?

    他虽然是玉皇大帝,但王母娘娘才是女仙首领,说起来这个天条,多半也是限制女仙的。

    男仙嘛,就算偶尔下凡,跟某位女子春~风一度,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当做不知道。你可以让你的血脉在凡间修炼,等到修行有成,自然就能飞升仙界。

    想要直接带上天界,那可不行,也没有那个男仙会反对。但是女仙就不同了,嫁给凡人不算太严重,但要是怀孕了呢?

    那些女仙都不可理喻,怀孕了之后,要么就在下界不回来了,要么就想着将孩子也带入天界,甚至还有的想将丈夫也带入天界,当天界是她们说了算吗?

    这天条,就是为了限制这类人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时候已经一去不复返了!仙凡不能相恋,更不能通婚,这就是天条!

    “杨戬,这个天条我可以退步,但是王母娘娘那边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帝也很苦恼,王母娘娘多狠啊,七仙女和织女都受到了惩罚,那可是王母娘娘的亲属,这样一来,还有谁会说王母娘娘不够公正?

    那些女仙对王母娘娘是又敬又怕,现在已经多久都没人敢违反天条了,偏偏三圣母就闹出了这么一件事。

    玉帝感觉很郁闷,你说你想嫁人,找个仙人不行吗?凡间那种穷秀才,就长了一副好皮囊,会两句酸腐的诗词,你怎么就看上了呢?

    看上也就罢了,怎么还怀孕生了孩子?要不是我这个当舅舅的帮忙遮掩,天兵天将早就去捉拿你了。

    在玉帝看来,杨戬亲自捉拿三圣母并镇压,也是对三圣母的一种保护,起码不用被王母娘娘当着众人的面审判了,免得受到屈辱,那样他也没面子,毕竟三圣母也是他的外甥女啊。

    “王母娘娘那里,真的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吗?”杨戬看着玉帝,如果玉帝肯去邱明,王母娘娘应该会给面子吧?

    “杨戬,王母娘娘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都能下得去手,你觉得她会放过三圣母吗?”

    杨戬沉默了,是啊,这样的一个人,当初自己的女儿受到处罚,自己的外孙女受到处罚,现在又怎么会便宜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没什么事儿了。”杨戬转身就走,根本没理会玉帝的挽留。

    玉帝叹着气,他也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啊,可是天条能轻易更改吗?今天可以为了三圣母改一条,那明天会不会因为别的事儿再改一条?以后这天规,还有谁会遵守?

    “太白金星,你说这件事应该怎么办?”玉帝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,老臣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三圣母的儿子在哪儿?宝莲灯又在哪儿?老臣觉得还是要安抚二郎真君,若是二郎真君辞官,这天庭可用之人就只有李家父子了。”

    玉帝一想,对啊,那个孩子在哪儿呢?三圣母的宝莲灯去哪儿了?应该都在杨戬那里吧?

    那么杨戬这次来,是真想要修改天条吗?定天条,可得功德气运,修改天条,却要损伤他人的功德气运了,这件事,不好办啊。